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31章 蝴蝶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31章 蝴蝶

    周蓝兰的歌又发过来了。

    许广陵再次认真地听了一遍之后,还是给她回复道:“再来一遍。”

    而收到这个回复之后,小姑娘是真的忧郁了。

    第一遍且不说,这第二遍,每一首歌,周蓝兰唱得都极其用心,都可以说,用心到不能再用心!

    不合格?

    小姑娘心里是憋着一口气的,势要发挥到最好,细致到每一个细节,用自己最好的表现来对学长说,“我可以的!”

    犹如一个吹到极致的气球。

    而那气球,现在被一针刺破。

    还再来?

    还能怎么再来!

    周蓝兰非常确定,再怎么,她也不可能比之前那次发挥得更好,那真的已经是她做到最好最好的了。

    周蓝兰的整个精气神,一下子就衰了下去。

    吃饭睡觉学习排舞,都是厌厌的。

    这一次发送文件的时候,周蓝兰是私下发送的,而现在,被几个小姐妹一追问一逼问,私下也就公开了,然后许广陵的回复也就展现在她们面前。

    “太过分了!”

    还是有人这样说。

    但更多的,是对周蓝兰的安慰:

    “许学长不会是应付差事吧,估计都没怎么认真听!”

    “兰兰,他是不是不想理你啊?”

    “他以为他是谁啊,兰兰,算了,他又不是老师!”

    七言八舌,叽叽喳喳,曾经光芒万丈的学长,受到了共同一致的疏离和反感。

    周蓝兰只是默默听着。

    “兰兰,说呀,你是怎么打算的!”

    最后,一个小姐妹这么地问周蓝兰。

    “我会再唱一遍。”周蓝兰语气涩涩,有点艰难地开口。

    说是再唱,但她真不知道,还能怎么唱。

    但小姑娘是个执拗的。

    她。

    不!服!

    傍晚的时候,许广陵接到了老谭的电话。

    医的事。

    在老夫人这里,许广陵得到的是照顾和温情,而在老谭那里,许广陵得到的则是一个汉子笨拙得不知该怎么言表的感谢,也只能是谢了又谢。

    “小囡健康就好!”

    带着欣慰地挂了电话,许广陵觉得,这大概就是医者的快乐之一吧。

    古往今来,也不知有多少医者,因为这种快乐而走入了“不归路”。就以许广陵来说,当初学医纯属偶然。

    回想起来,章老就如一个高明的猎手。

    先是通过养生勾引他入门。

    然而由养生而讲“病”。

    许广陵无可无不可地好奇听着,然后这一听,就莫名其妙而又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老人的入室弟子。

    老人正式的讲医。

    学就学呗,学医未必要从医,就当多学一门技能。

    天可怜见,许广陵真的是这样想的。哪怕后来把周青竹治好,直到从老人那里离开,许广陵也都还是这样想的。

    然而。

    来了北地之后。

    在保护站,许广陵认识了一个热情的汉子。

    这个汉子饱经生活的辛苦,但还是很热爱生活,同时,深爱他的女儿,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儿宝,是一个女儿想要天上的月亮,他就真的能架梯子去摘的人。

    他女儿的身体却不太好,是相当的不乐观。

    许广陵看到了。

    就一句话。

    ——他能无动于衷不?

    答案是,不能。

    如果他不是一个医者,如果他只是一个寻常的医者,他甚至都不能从照片中发现什么,之后的事自然也就无从谈起。

    但可惜事实并非如此。

    他是医者。

    而且是一个用世俗标准来看,很“惊世骇俗”的医者。

    在研究所,许广陵看到了一个熬药的老人。

    寄居研究所,当时见老人的第一面,通过言谈举止,许广陵便判断着,这是一个学养丰厚的标准学者,而后,待他这个“末学后进”,是相当地给予着方便和关照的。

    许广陵对这位老所长的感觉相当不错。

    然后,看到老人熬药,看到那药方不是很好,而他只需一句话,就能让药效提升近一倍。

    这句话,他是说,还是不说呢?

    答案是,看到那一幕,没有任何思虑,他就自然而然地说了……

    这样的事,以后想必会发生很多。

    很多很多!

    许广陵甚至想现在就给老师打个电话过去:“这一切,是不是您老早就算计好的?”

    好吧,对这个情况,许广陵毫无抗拒,但心里真的是升起了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曾经因为梦中见识了太多,让他感觉脚下四面八方都是路,而他不知该如何选择。

    作家,音乐工作者,这两个从父母那里继承的且不说。

    就以梦中获得。

    做一个职业棋手是可以的,以他的水平,不愁没有饭吃。哪怕不打职业,做个象棋教练,也能受到欢迎。

    开一个小陶坊是可以的。

    找一个或临山或近水,风光秀丽,不太繁华和匆促,而又有一定开发度的小镇,比如说周庄就不错。

    然后,半日做陶半日售,三日开业两日闲。

    而闲着的时候,就在小镇上,喝喝茶,听听曲,看南来北往的脚步,在这里交错,在这里放慢。粗犷之音,吴侬软语,俱皆汇集于一方小小的水土之中。

    “这陶看起来挺漂亮的,怎么卖?”

    “十块钱一件,八块钱两件,您看着挑。谢谢惠顾,欢迎再来!”

    ……

    很多很多的选择,都是可以的。

    但现在,不知不觉地,好像,他被老人给拐到了一个他原本没有想到的路上去了?

    这个体验很有意思。

    以至于挂了老谭的电话之后,许广陵都在原地呆立了一小会,这几个月的经历,如走马灯一般,在他的脑海里闪过。

    然后,许广陵摇头一笑。

    ,际遇之后,他所作的第一首正式乐曲,其音符在脑海里渐次响起,直到最终。

    而曲子的最终,伴随旋律一起走向收束的,是许广陵当时安排的几句念白。

    我哀,世界随之而哀。

    我寂,世界随之而寂。

    我笑,世界随之而笑。

    我高歌,世界化而为蝴蝶,展翅飞翔。

    时至今日,再回首着这段话,许广陵心中不胜感慨。

    一路行来,由常人而至宗师,世界,在他面前,确实越来越多彩多姿起来。而在这多彩多姿面前,也许,他的做的,不是选择,而只是领略。

    就如行走在一个百卉千芳竞吐秀的大花园,他又何必非要摘下其中的一朵呢?

    许广陵又想起了一段话。

    里的,也有转述。

    “蜀公居许下,于所居造大堂,以长啸名之。前有荼蘼架,高广可容数十客,每春季花繁盛时,燕客于其下。约曰:有花飞堕酒中者,为余浮一大白。”

    “或语笑喧哗之际,微风过之,则满座无遗者。”

    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夕阳将沉。

    太阳如一金盏,摆放在遥远之处,天地交接的那一方案桌上。金盏微倾,倾倒出来的,是光,是水。

    光似蕴藉,水如佳酿。

    站在窗前,赏着这光,品着这水,许广陵微醉,微醺。

    ==

    感谢“枫一夕”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萧映”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