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29章 新生之苗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29章 新生之苗

    第一种草木之气。

    第二种大地山川之气。

    草木之气源于草木,这没有任何疑问。

    而大地山川之气究竟是源于大地还是源于山川,许广陵目前却不清楚。要说源于山川,山川从属于大地。要说源于大地,大地之上,那雾气却稀薄到迹近于无,更像是从山川那里流泻过来的。

    不过,来源不清楚,性质,却清楚了。

    这半个月的徒步式旅行,许广陵基本上全程的无思无虑,但却并非没有任何收获。

    相反,收获相当大,而且是多方面的。

    两种雾气,便是在这次旅行的过程中,被身体感受着,被本能解析着,然后,其作用,一点点地清晰起来,反馈到许广陵的意识之中。

    第一种雾气的作用是优化。

    而第二种雾气的作用却是补充。

    两者的差别在哪里?

    汲取第一种雾气之后,人会很饿,非常饿。——因为身体的运转加速了、全面了,整个身体都在焕发生机,如小孩般的生长,甚至是如胎儿般的生长。

    身体的代谢程度,大幅度地提升!

    是代谢程度而不是代谢速度,当然,速度也有提升就是了,但那并非主要方面,主要的还是原本代谢不良或代谢受阻的地方,重新活跃起来。

    是以,许广陵将之定义为“优化”,而不是单纯的“催化”。

    于生命体而言,前者是裨益,而后者充其量也只能说是中性作用,利害相兼。

    这是草木之气。

    而汲取大地山川之气后,人不会感到饿,相反,会有一种饱的感觉,饮食会有所减少。许广陵甚至怀疑,它可以一定程度地“辟谷”。

    当然,许广陵并没有尝试。

    这样的尝试没有多大意义。

    它对生命体的作用是补充,不止是补充消耗,许广陵怀疑这只是“副作用”,或者说间接作用,它的主要作用,直接作用,还是补充虚损。

    也正因为此,许广陵才能以超越前面几十倍的速度,完成了五脏的归元。

    如果说五脏归元是“返本还源”的话,那许广陵感觉,这大地山川之气,就是某种程度上的“本”以及“源”。扩大言之,地球上的生命,可能就是汲取这种东西,而生成化育。

    当然,这纯属猜想,毫无依据,许广陵也只是偶一想及,然后把这种猜想记录下来而已,随即便抛却于一边,不再理会。

    比较清楚地了解了这两种雾气的作用之后,许广陵对如何利用这两种雾气,自然也就清楚了。

    最初,他是懵懵懂懂地接触了草木之气,然后,惊喜于其作用。

    是既惊也喜,惊和喜是始终都共同存在着的。

    因为体会到其作用,所以喜悦,又因为完全不了解,所以喜悦之余,心头始终是有着疑虑,不太敢怎么充分地利用它,更不太敢把它充分地利用到两位老人身上。

    因为当初在公园里,一截小枯树枝,一夜之间变成一棵小树苗,这实在是太诡异了,真的是,吃催长素也没有那么快。

    事有反常即为妖。

    所以,直白点说,这雾气,当时在许广陵心中,既“仙”,且“妖”。

    后来,接触到大地山川之气,许广陵被它更优越而且优越了很多倍的作用吓坏了,也因此而把草木之气抛到了一边,让它成为“过去”式的存在。

    因为相比之下,它真的是弱爆了。

    但事实上,这是两种不同性质的东西。

    把这两种雾气综合起来,才是最佳的利用方式。

    无思无虑,一灵独觉。

    定境之中,许广陵再次地被雾气所包裹,慢慢地,成为一个“茧”。

    大地山川之气在这天池底下,浓度确实比山顶要浓厚一些,大约浓厚了四分之一吧,但这也完全不足以让它把许广陵包成一个茧。

    许广陵现在之所以成为茧,还是伏羲诀的作用。

    是伏羲诀的运转,让他身体自然地产生了一种汲取之力,把这大地山川之气,源源不断地汇聚到他身边。

    许广陵就在这茧中,攸然忘了身内身外,直到再度地醒来。

    然后,便是活动身手。

    天池中,再度地出现一条暴走的蛟龙。

    但那句话叫怎么说的呢,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吸过du之后再抽烟,玩过蹦极之后再玩荡秋千,那个……没啥感觉呀。

    哪怕是在百米深的水底。

    这水,也始终只是水,它有压力,它是阻碍,但它既不会闪避也不会对抗,更不会主动出击,更更不会形成合围,形成各种战术性的打击。

    换言之,许广陵还是想打人,不想击水。

    再拨打一次客服电话?

    这用着人就找,用不着人就抛在一边。陈老当初将之形容为客服,是说不用指望它有什么用处,他不可能真的将之当成客服来看待啊!

    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没有这样的。

    所以之前双方互殴过程中,他也有所反馈,算是某种意义上的有来有往,或者说“心照不宣”吧。

    总之呢,这时,许广陵是有点不太好意思再拨打这个电话了,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并不是必须。——他就是一点小小的念想而已。

    不能惯着。

    虽然没多大感觉,但许广陵还是在天池中暴走了好久,而后,来到睡觉的地方,再次地,向下挖!

    目的?

    没有目的。

    暖意从下面透出,硬要说目的,许广陵就是想再深入一些,他睡的床可以再温暖一些而已,许广陵决定以后,一天向下挖一米,当然,上面的范围也要扩大。

    至于挖到几米算够,看情况吧。

    或许挖一天两天三天,就差不多了呢。

    待今天的工程完毕,许广陵离开天池,回到半山腰,换好衣服。

    嗯,这都是很熟练的工序了。

    往常,这之后,他就会下山而去,返回研究所。

    但今天,在换好衣服之后,许广陵又做了一件事。

    一截老松的枯枝被他从树上取下,然后埋到土里,埋了一米多深,而后,许广陵就静静地站在边上。

    大地山川之气,草木之气,二气交相汇集。

    就如同人的走路一般,左脚、右脚,左脚、右脚……

    三分钟后,枯枝从沉睡中苏醒。

    十分钟后,有三颗新芽,分别从枯枝的前后及三分之一处的一个疤痕处绽出。

    三十分钟后,新芽萌长壮大,破出土面。

    一小时后,许广陵轻伸手指,而指尖所触,是一株新生的生意盎然的红松之苗,松针柔柔,都不能说是“松针”,接触之下,许广陵心头亦升起一种难言的轻快和柔和。

    “小家伙不要怕。”

    “我会守护着你,直到这个春天的到来。”

    ==

    感谢“现代大博士”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横行1314”的月票捧场。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