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22章 小试牛刀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22章 小试牛刀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对老谭来说,他不仅要早当家,还要以兄代父。

    老谭家里至今还收藏着小学一到四年级的奖状,从一年级到四年级,老谭语文数学,全是满分。虽然小学的成绩向来算不了什么,但这总不是辍学的理由。

    辍学,是因为他的弟弟要读书,他的妹妹要读书。

    三个人,总有人要受苦。

    这个苦谁来受?

    有个词,文雅点说叫“兄长”,通俗点说叫“大哥”,身为兄长和大哥,背起家庭的这个担子,天经地义。

    这一背,就是二十来年。

    终于苦尽甘来。

    上天却又开了个很大的玩笑……

    电话里,老谭的声音语无伦次,而所有的语无伦次,都是源于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许广陵只是淡淡笑着,然后温和安慰着。

    一个小时后,老谭家里。

    许广陵第一次来的时候,老谭妻子的招待算是周到,而这一次,就是殷勤了。

    殷勤到过分,主要是态度上,简直有把许广陵当菩萨供起来的意思,这让许广陵再一次地回想起老师所说过的话,“医生这个职业,普通,也不普通。”

    小丫头还记得许广陵。

    或许不是记得,而是本能。

    许广陵只是张开怀抱,然后小丫头就挪到了他的怀里来。

    老谭夫妻收拾着做饭,妻子升火、烧水,老谭杀鸡、杀鱼,而许广陵则抱着小丫头,在院子里颠啊颠,晃啊晃,并不时用着外星语,咿咿呀呀地,和小丫头作着交流。

    一大一小,都交流得很欢乐。

    然后小丫头再一次地在许广陵怀里,睡着了。

    “谭哥,来,给我和小囡拍一张。”趁老谭短暂地空出手来,许广陵这般说道。

    小丫头伏在许广陵怀里,小脑袋紧贴着他的怀抱,嘴角口水晶莹,睡相憨态十足。

    “喀!”

    一幅画面,就此定格。

    定格在老谭的手机里,也定格在许广陵的脑海里。

    哪怕回到了研究所,许广陵的嘴角也依然还挂着笑意。

    老所长特意地过来许广陵的居处,还拎着包茶叶,没有启包,但许广陵只是用鼻子轻轻一嗅那散逸的味道,就判断出这是品质相当不错的茶叶,堪称中品。

    嗯,之前在老师那里喝的茶叶,被许广陵定义为上品。

    “小许,喝茶不?来,一点友人送的茶叶,你可以抽空尝尝。”把茶叶放到桌上,老所长这般说道。

    “徐老,您太客气了。”许广陵微微苦笑,“客气到我都不好意思了,您可是地主啊,我没有给您上贡就算了,还劳烦您给我送东西过来……”

    “哈哈哈,谁让你是大能人呢!”老所长一阵爽朗大笑。

    笑完,也客套完,老所长说出正事:“小许,你给我改过的那份方子,别人能不能用?”

    还真不能。

    量体裁衣的方子,换了使用者,甚至可能还不如套版的那种。

    套版向来都是中规中矩,就如中药店里的成品药一样,“质量优越”这种评价是永远都当不起的,但与此同时,它们往往也都很平和。

    你哪怕瞎吃,往往也都要吃好多好久,才能吃出毛病来。

    许广陵给老所长略微解释了其中原由,然后主动问道:“徐老,您想把那方子给谁用?如果方便的话,最好让他过来,让我过目一下。”

    “我老伴,她也是老关节,和我一样。”徐老伸出一只腿,大手拍打着,然后又道,“那好。她在南方,我让她过来。错过了小许你这一个村,我怕没有下一个店啊!”

    许广陵微微笑着,却并未客套。

    下一个店肯定是有的,但对于一般人来说,却确实不容易找到,那个难度和大海捞针也差不了多少。

    所以老所长的这话,倒也不算错。

    不过紧接着许广陵却是道:“徐老您要是相信我的话,我倒是可以为您的腿辅助针灸一下,那样效果会更好一些。”

    为什么许广陵这个时候提出针灸?

    当然不是被一包茶叶给贿赂了,而就是,“相信”。

    老人之前的举动,就代表着信任。

    所以许广陵也就投桃报李,适时跟进。

    听到许广陵这话,徐老惊讶并惊喜:“小许你还会针灸?什么时候方便?”

    现在就方便。

    不过地点从许广陵的居住换到了徐老的居住。

    许广陵让老人直接躺坐在床上,然后开始针灸。

    “擅针者一人,擅药者万人。”

    为什么这么说?

    还是那话,因为药可传而针不可传。擅针者,必为宗师。

    其中因由不必多说。

    而就这一个门槛,就拦住了近乎于100的人。

    其他的习针者,最多也只能说“会”,不出大谬就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

    针灸花了许广陵大约二十分钟的时间,待针完,老所长居然在床上歪着睡着了。为老所长拉上了被子,许广陵退出了房间。

    其后的几天,许广陵的生活平静而又充实,他的足迹在图书馆-研究所-长白山这三者中流转。

    第三天,徐老的夫人到了。

    很慈祥也很知性的一个老太太,看得出来,很有修养,同时,一手家常菜也烧得相当不错。

    许广陵受到了如子侄般的照顾,只要他回研究所,每天都有老夫人亲自给他做的加餐,这份待遇简直羡煞旁人。

    不过许广陵却遇到了麻烦。

    这麻烦来自于身体内。

    天池,许广陵每天嬉耍兼宴卧,拳法身法方面的技能点那是唰唰唰增长,而睡梦之际,伏羲诀的运转也是越来越深入。

    五色花,在梦境中混而为一,然后从光亮中有星点四逸。

    麻烦就出在这星点的四逸上。

    刚开始的时候,身体的感觉舒服到不能再舒服,但没过多久,许广陵就发现身体痒了起来。

    不是皮肤的痒,而是来自于身体内部。

    有时,像是无数的小蚂蚁在血管、骨头等地方爬,这其实还是好的,许广陵完全能够忍受。——他忍受不了的是,经常地,他不知道身体内到底哪个地方痒。

    反正是痒。

    非常痒。

    但他无法定位。

    他以为是腿那里痒,但伸出腿来,才发现不是。把怀疑点转向胳膊,然后发现同样不是……

    许广陵被折腾得简直有点神经错乱。

    然后他亲身体验了两个字,非常深刻的体验。

    抓狂!

    ==

    感谢“非真武不足”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沐良悠”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