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21章 大地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21章 大地

    天眼的能力向地面之下看不远,但可以有另外的笨方法。

    正所谓,山不转,水转。

    山不来就我,我可以就山。

    比如说,到天池底下,人为地降低地理高度就是一个很简便的方法,但此时此刻许广陵可不想再下水了,他可没有另外换洗的衣服。

    所以这个打算要下次才能执行。

    去到山下,在平地上看,地理高度降得更低。

    但从之前在天池底的感受来看,到山下,很可能偏离了那雾气的中心位置。

    不过不管怎么说,看,还是要看的。

    而接下来许广陵做的事,是再次通过天眼的能力,观照八方,探索长白山的草木。

    地面之上,以许广陵自身为中心,直径大约十公里的圆。

    地下之下,两米四左右的深入。

    这个能力其实还是蛮恐怖的,几乎真的能当成“天眼”来使用了,就如许广陵现在用之来观察草木,那真是神器在身。

    这样的一个能力,让所有的地质学家、植物学家等都得跪,膜拜到五体投地。

    许广陵脑海里的,其篇幅及内容再次得到扩展,收入的药草种类,已然达到了两百八十三种,而在这其中,许广陵也终于发现了人参的踪迹。

    长白山,参山。

    但现在这个参山之名其实是有点名不副实的,就像那句对联里说的,“无锡锡山山无锡”,参山也基本没有多少参。

    估计整个长白山的野生人参数量加起来,也不及底下一个人参种植园里的多。

    现在发现了人参,多少让许广陵有点意外之喜。

    那大抵是一种心愿得偿。

    不管怎么说,来到参山,最终没有发现一株人参,到底是个遗憾。

    那人参的生长地点距他大概在八公里之外,许广陵也没有走近。通过天眼来观照,其实走不走近都是一样的。就算走到那里,不把那株人参挖出来,他也还只是能看到一样的东西。

    所以最终,许广陵也只是在脑海里的地图上,做了个标记,一如其它的那两百八十二种药草。

    之后的日子,得空的话,他会继续探索整座长白山,以至于长白山脉,嗯,有一整个冬天的时间可以让他来做这事,而再之后,就是等待春回大地,这些草木的萌长了。

    天明,雪落之前,许广陵返回了研究所。

    在长白山脚,在几十里外的研究所所在地,许广陵两次启动天眼,观照那神秘的“大地之气”,结果是,两个地方的雾气情况,与他在山顶上观照的几乎毫无差异。

    莫非整个九州大地,都有着这样的雾气,而且其浓厚程度是差不多的?

    许广陵心中疑惑着。

    在研究所休整了一天,吃饭,洗澡,整理脑海里新增的内容等,许广陵再次出发,没有去天池而是去到四边,验证心中的疑惑。

    整个东北区域的纸面上的地图,早已被许广陵印入脑海。

    而此际,地图上,一条长长的从东北到西南的山脉走向被着重标示了出来,许广陵现在要做的,是平行着这山脉的方向,从北到南,再垂直着这山脉的方向,由近到远。

    如果是古代,这将同样是个大工程。

    但在现代,这真不是个事。

    火车,汽车,轮渡,再加上双脚,这几个方式的结合,完美实现了许广陵的所需。

    而前后所花的时间,也不过只是三天而已。

    三天,许广陵得到了答案。

    一部分。

    那大地之气,确实和山脉有关。

    远离山脉隆起的平原大地上,有雾气,但极其稀薄,可以忽略不计。

    越靠近山脉,雾气越浓。

    但这个“靠近”的范围,动辙是以百十里计。换言之,在几十里的范围内,这雾气的浓度变化很小,而最疏和最密之间,所差也不过就是三到四倍左右。

    这是远近。

    然后是南北。

    许广陵发现的是,越向南去,这雾气也越稀薄。

    或者也不能说稀薄,而是分散。——和山脉一起,分散于四面八方而去了。

    如果想完全地把雾气与山脉及平原的关系搞清楚,许广陵还需要更大范围地观察,比如说,把整个九州大地走遍。

    这个想法或者说要求,被许广陵初步列入计划中。

    等待执行。

    而此际,许广陵做的事是返回。

    在研究所再次休整,而后,许广陵拨打了老谭的电话,今天,他要去为老谭的女儿作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治疗”。

    当时,第一次的时候,许广陵整个前后,也只是抱了抱老谭的女儿。

    这让送走许广陵的时候,老谭夫妻都有点蒙。

    而这时,接到许广陵的电话,老谭是没半点蒙的迹象,而只有激动,非常的激动!

    激动的原因,是之前一周最少要去两次医院的女儿,在最近的这一周里,活蹦乱跳,毫无感冒咳嗽等的症状,健康到不能再健康!

    老谭在防护站。

    妻子在家。

    夫妻每天都通着电话。

    第一天的电话里,妻子依然对许广陵的这事表示疑惑。如果不是当时许广陵留给她的印象比较好,多半都会被当成骗子之流了。

    第二天的电话里,妻子还是有点疑惑,但这一次疑惑的内容变了。

    小女儿的精神,似乎非常好。

    往常的时候,一天里,要么上午,要么晚上,总有一个时间段,小女儿是表现得蔫蔫得,而那与睡眠无关。

    第三天的电话里,妻子就完全是惊喜了。

    因为直到今天,小女儿还是很好。

    第四天,妻子在电话里继续报着喜讯。

    第五天,喜讯之后,说着话,说着说着,妻子就哭了,而其后,老谭也红了眼眶。

    因为早在半年多之前,医生就比较隐晦地对他们说过。——再生一个吧。

    再生一个吧!

    老谭及妻子都不知道当时听到这话是什么样的感受。

    糊里糊涂地回到家,看着小女儿在妈妈怀里扑腾,然后又张着手要父亲抱,那一刻,真的,老谭觉得这个世界好残忍。

    家境不好,生父早亡。

    老谭十二岁就出来“混”了。

    澡堂里给人搓过背,屠宰场给猪除过毛,至于什么端盘洗碗扛沙包等,都是等闲。

    被人打哭过。

    被人骂哭过。

    自己也累哭苦哭过。

    但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十六岁后,老谭已经挑起了家庭的重担,并最终,把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拉扯着读完了大学。——但他自己,是一个连小学都没读完的兄长。

    ==

    感谢“行路难任平生”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只爱妹喜的桀”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