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20章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20章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

    直到醒来,许广陵还依然沉浸在那种沉静及悠扬之中。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时间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外面的天地是白天还是黑夜也不知道,许广陵此时却依然没有丝毫憋闷的感觉。

    相反,呼吸之际,每一吸,一种清凉同时也温热的气息从两手心及两脚心处聚集向脏腑,而每一呼,这气息复又散向四肢百骸。

    感觉中,脏腑成了大的湖泊,而左右的手心、脚心处,都成了小小的湖泊。

    “水”,就在这五个湖泊间,随呼吸而作着来回的流注。

    这与手脚心处本身的内外呼吸交换,互不相干,又或者说,并行不悖。

    许广陵又把注意力转向心脏,转向身内血液的流动。

    心脏一如昨日,在缓慢而又有力地跳动着,随着它的跳动,血液在身体内周流,脏腑处,肢体处,无处不达。同样地,它与前面的气息流注,并行不悖。

    一时间,许广陵沉浸于身内的这种种流转,安然,而又自然。

    这样的感觉让他就那么呆呆地躺在那里,脑海中没有任何思绪,不是那种一灵独觉的定境,但却同样地忘了外界,忘了自己,也忘了时间。

    这一躺,又不知躺了多久。

    在许广陵非常清醒的情况下。

    许多时候,尤其是处于定境中,许广陵都感觉自己是一棵树,但他终究不是一棵树,而是动物。

    动物,顾名思义,是“动”。

    所以,大概是静极之后,不知什么时候,许广陵终于回过神来,然后大大地伸了个懒腰,一时兴起,还把两脚从“床”上抬起,然后举着,直到依靠两只大拇指点地,完成了头下脚上的身体倒转。

    这样的动作,在地面上,许广陵也能做。

    但绝不像现在水底下这般,几乎毫不着力。

    于是接下来,穿好鞋子,系好衬衫,许广陵又在水中打起了拳,并一路打着,就这般上到水面。

    被许广陵猜对了,时间确实过去了好久。

    之前,他是早上从研究所出来,大概上午十点左右下的天池,而现在,从天池中出来,站在出口边上的雪层中,抬起头来,许广陵只看到了繁星满天。

    嗯,应该是半夜两点左右。

    看着漫天星辰,许广陵微微一笑。

    这是他之前和水生生物一起,补充学习的“初级天文”一课。

    这也是时间的进展之下,人类文明的成果之一,嗯,三千弱水中的小小一勺,甚至一滴,渺小到微不足道。但若是在古代,这多半是占星师才能掌握的本领。

    在自然面前,人类确实渺小,由人类所发明发现的“文明”一样渺小。

    但这种渺小却可以累积。

    一年、十年、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十万年、一百万年……

    又有谁能轻视这种累积呢?

    假若人类能不灭绝,文明虽有波折却始终能曲折向前地滚动,一百万年以后……

    于人类而言,那真正是无法想象的华美乐章。任何现在的人类所能想象的壮丽与激烈,在那样的一个乐章面前,都将黯然苍白。

    怀着这种对人类文明的想象和憧憬,许广陵上到了长白山顶。

    夜黑。

    风高。

    劲风凛冽。

    带着雪屑的寒风劈头盖脸地吹到许广陵“一衣带水”的身上,那感觉,真叫一个酸爽。

    比山西老陈醋还酸。

    比四十度高温天在大太阳底下吃火锅还爽。

    “这么晚的天了,还刮这么大的风,不科学啊!”许广陵吐槽着。

    不过事实上他的这个吐槽才不科学,刮不刮风,刮多大风,和白天黑夜可没有一毛钱关系。但下一刻许广陵却知道,这场大风,是大雪的前奏。

    又一场暴风雪,就要来临了。

    具体时间,应该是明天中午以前。

    纵然一路疾驰,如乘雪橇,在奔到放置包裹的地方时,许广陵的头发还是成了冰雕。

    好在他的头发很短,如果是像某些艺术家那般的飘飘长发,那现在可有得看了。

    倒是身上的衣服,由于一路的奔驰及活动,甚至是自带脱水功能,却只是结起了细碎薄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换好衣服,打理好头发,然后许广陵就终于从酸爽变成了清爽。

    夜深人静,也没有地方好去。

    许广陵复从半山腰的山林回到山顶,嗯,近山顶处,随便找了个石头当掩体,然后那风就没奈何了。

    处此清凉境,许广陵仰卧于山坡,仰卧于雪层。

    不需抬头,而漫天星辰,映入眼中。

    一颗、两颗……八颗、九颗……一百颗……五百颗……

    许广陵就这么躺在那里,数起了星星。

    脑海里,一张星图被虚设了出来,而这张星图上,星星一颗一颗地出现,然后从中央不停地向四周铺展。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许广陵现在正在把天上的这“周天星辰图”,给拓印到自己的脑海里。

    最终却只拓印了一千四百二十一颗。

    不是记忆或者精神什么的吃力,再也拓印不下去了,而是天上的星星已经隐没。

    水气,无处不在的水气,覆盖了这片天空。

    这水气将化为云,而云将化为雪。

    星星没得玩了,而此刻看到天上的水气,许广陵又想起了地下的“雾气”,于是思绪渐敛,不几时,整个身心状态,便沉入了某种定境之中。

    外面的世界,渐渐虚化。

    虚化只是许广陵权且想出的一个名词,其实并不准确,但他也没有更好的词来形容。

    天不见了,地不见了,山不见了,水不见了。

    唔,好吧,没有水。

    一切都变得虚化,然后虚无,与此同时,肉眼所看不到的如是白色又如是水样的雾气,却在天眼的视野中,缓缓地浮现出来,并由疏到密。

    由疏到密不是它们越来越多,而是许广陵的感应一点点清晰稳定。

    换言之,当前阶段,许广陵对这种雾气的感应,还不清晰,还不稳定,还做不到感应草木之气那般的,得心应手,念到即来。

    但究其实,也只是多花了一点感应时间而已。

    这雾气,遍及四周,遍及六合上下。

    许广陵天眼彻照。

    但很遗憾,他现在天眼的极限视野也只四五千米左右。

    而那雾气,超出了这个范围。与此同时,在这个范围内,那些雾气并没有疏密之差,最前和最后,最左和最右,几乎是一样的密度。

    不过最上和最下却是有密度差的,而且差距很大。

    上面很稀薄。

    下面则浓厚了很多。

    这让许广陵再次清晰无误地知道,这雾气,来源于地下。

    但是,虽然那大地虚化了,实际上却依然存在着,并成为许广陵天眼向下观照的阻碍。——他只能向脚下,看出两米多远,具体而言,两米四这样。

    “这能力,用来观人,是足够了,用来观天,还差得太远太远啊!”

    许广陵微微叹息一声,然后退出了这种状态。

    一直以来,许广陵对于天眼的这个神通都是淡然随之,不惊不喜,或者说,略带着一点喜悦吧,但也只是一点而已。

    然后,对于它的进展,也同样是漫不经心。

    而现在,第一次地,许广陵希翼着这能力,能再更强大些。

    ==

    感谢“我是老乡啊”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几处思归俱难言”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