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18章 检点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18章 检点

    包裹里有准备好的衣物,甚至连毛巾都备着。

    换上一身干衣,顺便穿上厚衣厚裤,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寻常人的模样,许广陵返回研究所。

    老所长正一副悠闲地从不远处的街道过来,两人打了个照面。

    “小许,你的药,很管用!”老所长第一句话,便是这般说道,然后还抬起一只腿,膝盖轻轻晃动着,意示很轻快很灵活的样子。

    许广陵笑了笑。

    当然管用。

    用衣服来说,老人之前穿的是套版,而现在是量体裁衣,并且这量裁的人,水平还真的,嗯,不是很一般。

    不过还是那话,再管用,也不可能只靠这外敷的药而把关节炎治好。

    拔下任意一棵禾苗,可以是小树苗,可以是小草苗,也可以是小菜苗,真的任意都可以,然后将之随意弃置在一个接触不到水土的地方。

    这禾苗将渐渐枯萎。

    但问题是,这禾苗离开水土,并没有就此死去,而只是一步步枯萎。

    而其枯萎的过程,是从外围到中心。

    它必是最外层的苗叶当先枯萎,然后生机一点点地向内收缩。

    其枯萎的部分,是单纯的外界的侵蚀,还是这禾苗因为环境的险峻恶劣而主动地撤离外围的养分用以供养中心?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也是章老先生通过“滋补”这条途径走向大宗历程中遇到的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人的衰老,一如那禾苗。

    其“枯萎”的过程,先四肢而后脏腑。

    具体而言,其实先是第五肢,男女都一样,而后是脚,而后是手,再后面是头脑,最后才是脏腑。

    大脑对人来说似乎是最重要的。

    但事实上,它也只是“外设”,脏腑才是生命运转的核心。

    而最后到脏腑,这两者也还要分而论之,脏为实,腑为虚,脏为主,腑为从,脏如果没有问题,腑就不会有问题。所有腑上的不适,都缘于或者说意味着脏上的亏损。

    就以胃来说,所有患有胃病的人,都是脾虚。

    不补脾而只治胃,就算一时“治好了”,也终是动辄得咎,稍一个没注意到,它便会又犯。

    相反,如果脾很强盛,则任你重盐嗜辣,任你或饥或饱有一顿没一顿的,这胃都不敢吭一声,而是乖巧顺从得很。

    总而言之,就一句话。

    五脏,为人身之最关键。

    这或许也正是伏羲诀的习练,会让许广陵最先进入到“五色花境”的原因。

    回到居处后,许广陵依然以站立于窗前的姿态,在伏羲诀的继续运行状态中,作着盘点。

    五色花尽绽,这是成果。

    算是意外惊喜。

    但这意外惊喜,来源于新的“雾气”,那么接下来他所面对的问题是:

    一、好好探索一下这雾气的来源及性质,它是来源于山还是来源于地?

    来源于山的话,长白山有,别的山有没有?来源于地的话,这里有,别处有没有?以及,是否越向下去,这雾气便越浓厚?

    二、这种新的雾气,能否为两位老人带来裨益?

    对许广陵来说,后者,或许比前者还要更重要一些。

    曾经痛失过,所以再得的温暖,许广陵无比珍视。

    两位老人对他首先是肯定和认同,而后就是几乎毫无保留的给予,而这给予不涉半点所谓利益的交换。——他们是真的对他,毫无所图。

    实在点说,哪怕是许多父母,对儿女都还是有所求的呢。

    所以虽然只是短短几个月的相处,但两位老人已然成为许广陵心头的羁绊。

    他喜欢这羁绊。

    因为有它在,许广陵才感到自己不是身如飘萍,在时隔数年之后,也可以说是恍如隔世之后,才重新在这人世间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也正因为有它在,许广陵才有了一个向医道高峰、顶峰以至最巅峰进军的理由。

    不是为了超越老师,不是为了从老师手上拿过那什么第一人的称号。

    而是。

    他年我若为青帝。

    我若长生,彼必不老。我若不老,彼必长寿。我若长寿,彼必康健。我若康健,彼必安宁。

    我之所有,尽当共享。

    没有上限。

    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许广陵自身的变化。

    五色花尽绽这且不说,对身体内部的感知深入且细致了许多这也且不说,两个明显的改变:

    一、心跳变缓了。

    曾经最高的时候两百多次,后来一百多次,而现在,一下子变成十多次。

    由此而带来的,是仿佛整个世界都宁静了许多,宁静到,许广陵只静静地站在这里,就自我感觉到了一种不动如山的况味。

    宁静到,伏羲诀的运转,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更自然,更深入,

    深入到,清醒与梦境,仿佛可以等同。

    二、呼吸变缓了。

    如果是刚出水,呼吸缓慢还好说,而现在离他从天池中上来已经很长时间了,口鼻处的呼吸依然还是极其的细微,甚至一念之间也可以让它完全地断绝,而身体没有任何不适。

    许广陵都有点怀疑,以这样的一种状态,在水中,他是否都可以一直地待下去。

    而不像老人说的,只能在水中待上几个小时。

    之前看过时间,他这一次在天池下应该是待了大约七八个小时,但最后的憋闷是否是因为呼吸的原因,有很大的疑问。

    不过这个问题很好验证。

    只要再来一次就知道了。

    另外,在天池底,睡觉之前许广陵感觉很饿,但醒来后,直到现在,他却没有丝毫饿意,身体也没有传达给他任何想要进食的想法,这是颇值得寻思的一件事情。

    同样的情况,之前发生过,那就是大雪中,在长白山顶。

    两次的共同点是,他都沐浴在那“雾气”中。

    所以,这种新的雾气,还真的是值得他好好地探索一番。

    还有就是,五色花尽绽之后,又会如何?

    会止于此,还是会有新的变化发生?

    许广陵很期待。

    至于天眼观照的范围从原先的一千八百米左右一下子扩展了一倍还多,极限观照范围达到了四五千米左右,许广陵并不以为意。

    这种扩展以前就有过。

    而至于大范围的观照,体验过,体验多了,也就如同寻常了。

    许广陵以前用之观照过很多人,用来建立人体健康指数,而在任务完成之后,基本上,就很少大用了。——好奇,已经得到了满足。

    一夜静静过去。

    第二天,许广陵继续上山。

    目标,天池。

    ==

    感谢“信仰无为”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赵开锦”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