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17章 五花尽绽!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17章 五花尽绽!

    红色、黄色、青色、白色、黑色。

    这是许广陵早就开始接触而现在也一直在沉浸着的五色花的世界。

    红色,最早完成了花开。

    黄色次之。

    这两朵花都是按部就班地在一日复一日的伏羲诀习练中完成了蜕变,然后花开。

    青色,是前天在长白山顶,意外地提前花开,比许广陵预计的时间,要提前了十八天左右。

    至此,还余白黑二色,含苞待放。

    从早已完成绽放的红色花那里,延伸出一道泉流,其实说泉流并不恰当,因为既没有泉也不是流,而就是如烟如雾如露般的笼罩,但看起来,红色花确实像是一个花洒般,把“水雾”洒向白色花苞。

    这是这一天,在天池底下两三百米深处的“大床”上躺下时,许广陵通过伏羲诀进入五色花梦境后所看到的景象。

    基本上,按往常惯例而言,这是一个定境或者说静境。

    也就是说那水雾虽然一直处于细微的流动之中,但那花无限静止,要隔上几日才能看出些许的变化,直到最后的绽放。

    但这一天,情况不一样。

    很不一样。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还是一样的,但没过多久,那水雾的流动便加速起来,直到形成如同真实的水滴,滴落在那白色花苞之上。

    一滴,一滴,又一滴……

    而那白色花苞,就以明显可见的速度,在发生着变化。

    之前,白色花其实是杂质最多的一朵花,又或者,是因为它是白色,其上的杂质分外明显?

    而这时,花苞内外,那些星星点点的黑点、灰点,种种不规则形状的黯淡纹理,俱皆如被清水冲刷一般,先是整体变得润泽,而后,就在润泽的过程中,那花苞,一点点地向外舒展。

    花苞舒展的过程,也是那些黯淡及杂质如雪遇沸的过程,极快地化为乌有。

    未几,完成了全数的蜕变,白色花,盛开!

    紧接着,那水雾移向黑色花。

    几乎是同样的过程在黑色花上演绎了一遍,最后,黑色花,盛开!

    至此,五色花俱皆绽放!

    而就在黑色花完成了绽放之后,许广陵从一灵独觉,陷入了真正的、完全的沉睡。

    不知过了多久,许广陵悠悠醒来。

    而在醒过来的第一时间,许广陵感到了胸口的憋闷。

    “这是,到时间了?”许广陵思忖着。

    因为之前真正沉睡过去的原因,许广陵也不知道自他下水到现在一共过了多久,但这时也没闲心思量这个东西,许广陵第一时间,穿好鞋子,然后把衬衫系在腰带上,手脚划动,一路向上而行。

    水深,两三百米。

    从水的深度来说,这个数字很了不起,甚至很惊人了,但单纯地说两三百米,其实也就是那么点远,大概也就是一个学校小操场半圈的距离。

    许广陵很快就来到了顶部。

    而且是他之前下水的那里。——在下水的过程中,在脑海里勾勒出整个天池的大概地形图,对许广陵来说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都不需刻意去做。

    不过此刻,那个打开的缺口,又被冰封了。

    大概二十公分的厚度。

    这上面看来是真冷啊,许广陵暗自咋舌。

    但这时,他的第一要务还是上去,胸口憋闷的感觉越来越甚,似乎就在这上浮的过程中,体内的氧气已经被完全消耗光了一样,让许广陵甚至都感到有点头晕。

    当然,极轻微的。

    只是许广陵现在对身体的感觉相当敏锐,哪怕只是极轻微的不适,也能第一时间被他感知到。

    二十公分的厚度,而且是刚结的冰。

    这就不需再劳烦小刀出场了,许广陵伸出手掌,嗯,不是拳头,然后整个手掌贴着冰面倏一用力。

    下一刻,轻轻的一声脆响,冰块裂开。

    紧接着,许广陵把头伸出了水面,唔,也可以说是冰面。

    口鼻处从呼吸断绝到陡然接触空气,似乎有着很大的不适,而这不适甚至超出了许广陵的控制,几乎是在他的头伸出水面然后口鼻接触空气的那一刹那间。

    最多也就是一秒钟的时间,其实真的不到一秒。

    短到许广陵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陡然地,许广陵咳了起来,而这一咳,就是连咳,以至于咳个没完。

    咳本身没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是,许广陵是在咳血!

    连续的几大口血被许广陵咳了出来,暗浊色,紧接着,大口的咳血变成小口咳血,而那咳出的血,也由暗浊渐渐地变得鲜红。

    许广陵简直触目惊心。

    一时之间,他甚至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因为深入水下,身体受压却不觉,导致脏腑受了伤甚至是重伤?

    这是升起在许广陵脑海的第一念头。

    属于“普通人”的念头。

    但就在这个念头泛起的瞬间,便被许广陵给否定了。以他现在对身体的感知程度,不可能有伤而不觉。

    绝不可能!

    那么,是缺氧,窒息?

    从而导致脏腑受损?

    这个情况和前面的情况如出一辙,同样是不可能,许广陵随之一样否定了。

    那现在这是?

    也就在许广陵的短暂茫然中,他之前胸口的憋闷,消散一空,而此时,那咳也停止了下来,但喉咙处还是有点不舒服,一种“不干净”的感觉主导着许广陵的神经。

    也无多思考,下一刻,许广陵直接缩回头,喝水!

    一大口水,深入喉咙,再然后,被再次探出头的许广陵狠狠地喷吐了出来。

    紧接着,一种极致的清凉和舒适,溢满了许广陵的身心。

    那是一种以前从来都没有体会过的感觉。

    此刻的许广陵,身子在水下,就露一个头在冰面上,而就在他身前的不远处,是很大的一大块血迹,看起来简直吓人。

    这情形,怎么也说不上……嗯,体面?

    但偏偏地,此时此刻,许广陵觉得自身简直如在天堂。

    他的心在跳着,有力,但却缓缓地,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五下、六下……

    许广陵默数了下,一分钟,心跳大概在十到十二次左右。

    随着心脏的跳动,血液在身体内周流,从四肢,到脏腑,任何一个地方,都像置于眼前,感受中,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然后是呼吸。

    两手心两脚心仍然在微微翕动着,这意味着它们仍然处于呼吸状态,而口鼻处同样恢复了呼吸,但很轻微。

    与此同时,却是每一呼吸,真的直入肺腑!

    许广陵无比清晰地感受着,伴随着口鼻处的呼吸,气息,如雨,如雾,在肺叶间,滴注。

    随之整个脏腑,包括整个身体,好像都在呼吸着。

    就如一株小小的新生的苗,在吐纳天地。

    ==

    感谢“新人报道这名字好吧”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亲情的过客”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