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16章 酣睡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16章 酣睡

    步随流水觅溪源,行到源头却惘然。

    看到一条小河,或者山溪之类的,一时兴起,便追踪它的源头,向上游行去,但最终却可能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源头。

    停在目的地上方,感受着一点点微温。

    这底下是有温泉渗出还是只单纯的热量渗透?

    许广陵天眼仔细观照,但也只是能看到泥淖下方一米略多一点的地方,而视野所及,与周边浑然一体,什么都看不出来。

    这也是很正常的。

    停留了片刻,许广陵又转向别处游去,但游了半晌,也还是一片静寂和空旷,没有一株草,没有一条鱼,连随意的一片枯叶什么的都没有。

    视野中,除了水,就是泥。

    而除此之外,就是山壁了。

    又转了半晌,许广陵还是转回了之前让他感受到微温的地方。

    不是这个地方好玩,以至于让他生出兴趣,而是除了这一处之外,其它的地方,真的没有任何可看。

    哪怕一条鱼出现在这里,都能让他观赏半天,但事实是,并没有那么的一条鱼。

    所以,疑似底下有热源的地方,便成为唯一可供“停留”之处。

    停留在这里干什么?

    最初只是停留,无意识地。

    而接下来许广陵心中却陡然升起一种奇怪的想法。

    他想把这个地方清理一下,把那些浮烂的泥淖清理掉,清理出一块“干净”的地方,然后躺在这里,“睡觉”!

    他现在不是只通四心,顶窍还没开么?

    所以许广陵就想测试一下,打通了两手心窍加两足心窍,究竟可以在水底待多长时间!

    验证过后,下次再和两位老人会面,就有谈资了。

    不至于事事都只能充当个理论派。——这是许广陵和两位老人之前每天晚上客厅闲谈中的主要角色。

    相比两位老人,他的各方面阅历,不论是世俗的还是非世俗的,任何一个方面,几乎都可以忽略不计,约等于零。或许,这也正是老人最后把他赶出来的原因吧。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是古人早就说过的话。

    说干就干。

    但怎么干还是要略微思量一下。

    许广陵现在手里没有任何工具,比如可以挖土掘泥的铁锹啊之类的,小刀倒是有一把,但把它扩大个一百倍,或许才能派得上那么一点用场。

    但要说任何“工具”都没有,也不对。

    他的身体就是工具,手或者脚,此外,下水的时候许广陵并未脱掉衣物,所以一身从上到下,贴身内衣且不说,上面有一件衬衫,下面有一条裤子,而脚上还有一双麻鞋。

    想了想,许广陵脱下衬衫。

    下一刻,“八卦游龙掌”被许广陵使了出来。

    好吧,陈老先生教许广陵的那百多套掌法身法中并没有这么一个玩意儿,许广陵现在其实就是挥着衬衫在瞎耍,但很有力度,同时也很有速度。

    在他的挥舞下,身下,水底,那些淤积的泥淖,向四处散开。

    同一时间,水变得污浊不堪。

    不过许广陵早早地便闭上了眼睛,天眼的使用也并不需要眼睛睁着。

    如此这般,许广陵挥着这个衬衫牌扫帚,挥扫了足足近半个小时的时间。一是这个扫帚不是很给力,不,是很不给力,二是水底比较大的压力,也影响了许广陵的发挥。

    不过这一番动作后的效果便是,水底,被许广陵清出了一块直径约在三米左右的“大圆床”,而清出的淤泥,约有一米见方。

    被去除掉一米,许广陵的天眼视野又得以向下深入,但一米之下,还是什么都没有。不过许广陵也因此而发现了,他大概还要再清除八十公分,才能真正地让这“床”躺起来较为舒服一点。

    那就再清理呗!

    这次,手脚并腰带共用,最后小刀也都被用上了。

    直到最后,衬衫被用来打扫。

    前后一共花了大概两个小时的时间,一个非常规整的“大床”,终于被他给清理了出来。

    当水完全地恢复澄清之后,站在这个大床的中央,许广陵左看看右看看,心中升起一种相当的满足。——这可是个大工程。

    而这个大工程的完毕,其成就感,完全不亚于他掌握了针,掌握了药,又或掌握了伏羲诀。

    果然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许广陵满足地叹息着。

    当然了,只是在心里叹,嘴巴可还是不能张开的。

    此时此刻,距许广陵口鼻呼吸完全断却,已经有三个多小时的时间了。

    许广陵还没感到憋闷,但却感到肚子有点空。

    饿了!

    这真是一件让人哭笑不得的事。

    你个吃货!

    许广陵如此鄙视着自己。

    但此时饥饿感也并不是很明显,再说了,床都清理出来了,不躺在上面好好地休憩一下,那怎么可能吗?

    所以许广陵就把衬衫和鞋子当成简便的小枕头,鞋子作枕芯,衬衫为枕套,然后,轻轻地躺了下来。

    这真的是一张很舒服的床!

    甚至都可以说,比许广陵以前睡的任何床都要更舒服,舒服得多!

    之前,水面上只是些许的一点点微温,在此际变得相当明显。

    许广陵躺在这张“大床”上,两膝竖起,脚心微贴着床面,手心微贴着床面,除此之外,整个背心也都贴着床面。

    然后,丝丝缕缕的热气,便沿着背脊,沿着两手心,沿着两脚心,从下到上,从外到内,缓缓地,一点一点地,渗透了他的整个身体,然后是意识,然后是心神。

    许广陵竟然是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进入了伏羲诀的运行状态。

    感知渐敛,一灵独觉。

    换言之,他进入了“梦境”。

    再换言之,他真正地睡起了觉!

    在两三百米深的水底!

    五色花,静静地呈现在梦境里,看起来似乎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更安宁,更璀璨。

    明明是花,却如星辰。

    恍若亘古便在,也恍若可以继续延绵到亘古。

    而那光,既在发散着,又在收敛着,既照耀着,本身又被润泽着,有一种天地静止、休养生息的意味。

    许广陵的心神意识极度放松。

    睡得很酣,睡得很沉。

    而就在酣沉之中,依稀地,一点点雾气从大床之下升起,又或者说,在周边的空间中亮起,就如同从黄昏到夜晚,天空中一颗颗星辰点起。

    由少到多,由多到繁。

    直至漫天都是星辰。

    不知多久之后,许广陵被越来越浓厚的“雾气”包裹着,依稀看来,竟像是在那个“大床”的地方,形成了一个茧。

    ==

    感谢“愿伴海”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禹玉天”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