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08章 高山之上,苍穹之下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08章 高山之上,苍穹之下

    自从在章老那里接触太极拳以至随后的一系列进展以来,许广陵的力量有提升,速度有提升,整个身体的反应都有提升。

    而且这种提升,不是小幅度,甚至也不是大幅度,而是超大幅度。

    判若两人!

    用这个词来形容许广陵的半年前和现在,是极其恰当的。

    这是身体素质的提升,而前段时间的特殊训练,则如同是为老虎添上了翅膀。

    若是在地面上,现在的许广陵不怯任何生物。不论人,还是其它动物。

    力量比他大的有,速度比他快的有,但在这两个方面同时超过他,以至于让他毫无还手之力的,许广陵不觉得有。就是上古远古的什么霸王龙之类来了,许广陵也敢斗上一斗。

    但若是在水下,就不一样了。

    只说一种东西,电鳗。

    据说,其可以释放出好几百伏的高压电。

    对于这种非物理性的魔法攻击,许广陵无话可说。他力量再大,速度再快,被电上一下,估计也要完球。

    就如同很多年前,王莽和刘秀对决,王莽自信自己的几十万大军可以轻易虐杀刘秀的几千草头兵一样,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想怎么虐就怎么虐,虐打的同时还可以搞搞表演秀什么的。

    结果,刘秀从天外召来了流星火雨……

    这怎么玩?

    没法玩!

    当然,电鳗是有缺点的,比如说它的速度就不快。

    以许广陵的天眼能力,肯定早早地远远地就能发觉,根本不会让它有靠近自己身边的机会。

    但这只是一个例子。

    电鳗的存在,告诉了许广陵水下生物的多样和复杂,以及神秘。

    人类截止目前,对水中生物的了解毕竟还是有限的,远不如对陆地生物的了解。而具体到许广陵身上,这种了解就更有限了。

    他根本不知道这天池底下,会有着什么样的生物。

    在这种情况下,赤手空拳下水,是要冒着一定风险的。

    特殊训练中,许广陵一开始受训的便是人体结构了解以及弱点攻击。接触了这个之后,不需要任何外在的工具,比如说枪刀箭索之类,只依靠人体本身,就能发挥出极大的威力。

    手中有刀还是没刀,在有一定腾挪空间的情况下,说实在的,区别真的不是很大。

    但那个项目是只针对人体的,换成不知名的水中生物,就算不是完全无用,也至少废了一大半。

    有用的也只是些许的借鉴而已。

    这个时候,手中有一把刀——哪怕只是短刃小刀,情况也会大有不同。

    在面对可能有的危机时,会多出很多的余地。

    这么说吧,若有一把刀在手,许广陵的战斗力至少提升十倍!这个倍数不是信口胡言,而是来源于经过训练之后,许广陵对自己身手的高度了解。

    想着这些,许广陵的目光渐渐从下方的天池那里移开,然后放眼四顾。

    长白山的海拔并不高,就如他现在站立的这里,海拔大抵也就在两千五百米这样,和珠穆朗玛峰什么的一比,简直逊爆了。

    但这才恰恰好。

    珠峰许广陵没登过,海拔五千米以上的山他都没登过,但登上山巅后的光景,大略可以想见。

    往下看,应该是什么都看不到的。

    不像此际,“一览众山小”。

    放眼六合,天被云压低,山因雪白头,然后向东、向西、向南、向北,下望,见山,见水,见尘寰。

    大地连绵,群山纵横,江水激荡,人间多姿。

    视线弥四野,意气全无遮。

    天眼的能力,也第一次地被许广陵运用到了极致。静立山巅半小时之后,许广陵的脑海里多了一幅新的地图,又或者说图画,。

    说它是地图,因为它很精确。

    说它是图画,因为只要把它画出来,落于纸上,那就是一幅美轮美奂的图画。

    也就在许广陵完成这幅地图之后,雪,从天际飘飘而落。

    最初,是很稀疏的雪粒,如是半融化的冰雹,又或者说透明镂空的白色沙粒,慢慢地,这雪粒变得扁平,也变得越来越大。

    燕山雪花大如席。

    直至,整个天际都变成一片雪白。

    但此际,风仍然很大,并且没有半点止息的意思,所以,漫山遍野,都是飞琼洒玉。

    既美丽,也狂野,既潇洒,又肆虐。

    许广陵就这般,静静地站在山巅,微仰着头,看着天地的这一番表演。

    风声呼啸。

    四野静寂。

    天地苍茫。

    只是寻常的天地,只是寻常的山水,只是寻常的风雪,只是寻常的时日。然而,这些,组合起来,此时此刻,却让许广陵分明地感受到了一种肃穆。

    那大抵,是一种天地无言,岁月苍茫。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千百年前,一个叫崔颢的诗人,在黄鹤楼上,应该是傍晚,暮色降临的时候,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日暮,天寒,人欲思归。

    而此际,风雪弥漫,暮云四合。

    许广陵却感受到了一种分外的宁静。

    天地有大美,或清新,或高旷,或冲淡,或浩荡,或素雅,或豪放……形形色色,种种状状。而此际,一种苍茫,一种野旷,就渐渐地贯穿了许广陵的身心。

    高山之上,苍穹之下。

    天地与人,在这一刻,既交融着又对峙着。天,苍茫成永恒,地,连绵成亘古,而人,静默成仿佛可以与天地一直交融和对峙下去的沧海桑田。

    所有的杂念和浮想都渐渐远去。

    这一刻,许广陵没有运行着伏羲诀,但他的身,但他的心,却比过往的任何时候,都更沉静,都更空灵。

    然后,他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那里。

    有风,但风不碍雪。

    雪渐次落下。

    落在他的发上,落在他的眉上,落在他的鼻尖,落在他的唇角。

    落在他的胸前,落在他的肩上,落在他的后背,落在他的腿脚。

    由疏,到密。

    由薄,到厚。

    渐渐地,许广陵被雪所覆盖,一身单衣的许广陵,也变成了一个臃肿的大雪人。

    这是山巅,而在这个时节,这里,无草木,无生机。

    按理来说,也不当有“雾气”。

    那种由草木所散发出的,通过天眼才能看到的雾气。

    但是偏偏的。

    不知什么时候,许广陵感受到了一种更细微也更轻薄的雾气,从脚下,从整个的大山轮廓之上,慢慢慢慢地,升腾而出,弥漫了整个山野,也弥漫了他的整个身心。

    ==

    感谢“幻想一二三”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虚幻之界”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