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06章 风绝山巅看天池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06章 风绝山巅看天池

    所谓针叶林带,其实主要也就是松树和杉树。

    长白山的针叶林带是这样,其它山的针叶林带也是这样。国内的山是这样,国外的山还是这样。或者说,只要在地球上,就基本都是这样。最多也就是大同小异。

    松树也罢,杉树也罢,它们共同的特点是叶子缩小,退化为针状。

    在气候常年较为寒冷的情况下,不允许它们有阔大的叶子。——树的叶子,就相当于人体的肺,或者反过来。

    不需要太低,只要零下二十多度,人在这种环境里待超过十个小时,肺部是会因为冷空气的侵迫而出现隐痛的。人的肺还是在体内,受到一定的身体保护犹是如此,树的叶子却是直接暴露在空气中的。

    所以阔叶树移到寒带区,那真的是活不过三天。

    但能在这样的环境里生长,不论松树还是杉树,都会被赋予一种特点。——收敛、聚集。

    用松根、杉根煮水泡脚,能疏通并强化气血,对老年人极好。

    老关节、老寒腿的,用这个方法治疗,效果会相当不错。但这也是一种昂贵的养护,一般人家却是不具备这个条件的。但部分山区或农村的人家可以。

    用松木、杉木烹制食物,比如说烤鸭什么的,味道是其次,主要还是食物会被附加上一定的滋补之效。

    它们的果实,松果也罢,杉果也罢,都会是相当不错的滋补药材,全面补益五脏。而至于直接战斗在寒冷第一线的松针,这种滋补的效果更是被强化到极致。

    简而言之,松杉之属,在如章老又或许广陵这般的“药师”面前,一身皆宝。

    不过,收敛、聚集的特点,既赋予了松杉于人而生滋补的特性,同时也赋予了它们固涩、难以化解的特性,在章老的讲述中,一般的从药者,是用不好这种东西的。

    许广陵踏着不厚的雪层,穿过了针叶林带,然后,来到了岳桦林带。

    松树越来越少,渐渐不见踪迹了,只有杉树还在顽抗着,但它们也已经不是主角,主角是开始大片大片出现的岳桦。

    岳桦树也就是白桦树,或者说,是特殊的白桦树。

    就像同是猴子,生活在陡峭山区的猴子学会了登山,生活在森林的猴子学会了爬树,生活在海岛的猴子学会了游泳。假如命名的话,也可以把它们分别命名为山猴、树猴、水猴。

    岳桦树之于白桦树,和山猴树猴水猴是一样的道理。

    许广陵眼中的岳桦树,除少数之外,大多已难保持挺拔,或者说,它们挺拔的特质还留存着,但相当恶劣的环境,已然不怎么允许它们生长得过于笔直凌云。

    曲折、斑驳、沧桑、倔强,这样的几个词,可以来概括这岳桦林。

    岳桦无语,但它们用自己的身形和姿态,在告诉着许广陵,此地的风雪和严霜。

    其实不用它们告诉,站在这里,许广陵自身便有了体会。

    此刻,他的脚下,是厚达十厘米左右的雪层,这雪层覆盖了树根,覆盖了地上的落叶,也覆盖了地面上所有的生机。只有些许的那么一点苔藓等,因地形关系,才得以露在外面。

    他的身边,是三到四级左右的风。

    这级数的风还不能说大,但伴随着寒冷又或者说寒***在人身上,如果是一般人,是会瑟瑟发抖的。

    伴随着这风的,还有雾。

    淡白色的带着水汽的潮,姑且说它是雾吧,但这不是许广陵天眼视野才能看到的那“雾”,而是肉眼可以直接看到的白色气流。

    这雪,这寒,这风,这雾,组合在一起,形成锁链。

    而被锁链封锁的区域,名为生命禁区。

    许广陵抬头,映入眼中的,不是高远蔚蓝的天空,而是低矮暗沉的浓云笼罩。

    应该,是要下雪了?

    他的预测,不,是判断天气的本领,在这里基本失去了效用,至少也变得不准确起来。

    就如此时,判断告诉他,这里会下雪。但具体雪什么时候下,下多大,又下到什么时候会停,这些,许广陵居然都判断不出来。

    对这个,许广陵倒并不奇怪,也没什么失望或者说沮丧。

    之前,他能判断天气的本领来得本就有点莫名其妙,不像是神农诀又或者天眼,它们赋予的口、鼻、眼的能力很明确,这种判断天气,应该也是一种感觉,但它太综合了,至少对现阶段的许广陵而言,还嫌有点玄乎。

    此刻,出现这种情况,许广陵不会怀疑是自己的能力下降,原因应该只是,这里的气流变化,有点太过“调皮”。

    不像是内陆平原地带那么循规蹈矩,让人很容易便能作出判断。

    许广陵继续向上。

    渐渐地,便连再耐寒的岳桦和冷杉,也都扛不住,它们开始止步。

    还能陪着许广陵继续向着山顶进发的,除了脚下越来越厚的雪,也只有身边越来越大的风了。

    三级、四级、五级、六级、七级……

    许广陵其实是没怎么见识过大风的,过往的经历中少许的那么两三次大风,风肆虐的时候他也都是在宾馆里什么的,未曾直面大风过。

    他见过树因风倒,但没见过树被风吹倒的当场。

    他见过树因风折,但同样地,没有现场目睹的经历。

    所以此时,许广陵也判断不出这风力究竟有多大。但关于风的数据他知道,所以此刻,他知道这风大,但不能准确判断出,这风力究竟是七级还是八级、九级。

    直到许广陵登上山顶,身边再无任何遮掩。

    寒风肆虐,也凛冽。

    其力度,更是一下子大了很多。

    这时,许广陵确定,风力当在八级以上。

    寒风带着呼啸,裹胁着白雾及冰屑雪屑,在这片天地间,席卷涤荡,就如一个不可一世的大魔王。

    山顶,除了许广陵之外,没有任何的旅客和人迹。

    一山鸟飞绝,三径人踪灭。

    或许本来是有人的,还可能不少,但被这恶劣的天气吓下去了,不论是导游还是天气预报,又或者他们自己的判断,应该都告诉他们:此地不宜久留。

    眼都有点难睁且不说,许广陵甚至都怀疑,他只要稍微抬起手来,作大鸟展翅的姿势,下一刻,是不是就能趁着这风,飞翔起来。

    但在这些许的杂想之下,许广陵的视野,却是着落在了不远处下方的一片白雾茫茫之地。

    如果没错的话,那个地方,应该叫做天池。

    如果不是丽质天生

    你也不会一尘不染

    如果不是千锤百炼

    你也没有不朽容颜

    ……

    李玉刚所唱的,如此言道。

    但那应该是夏秋之际,澄澈如镜的天池,而许广陵此际眼中的天池,被云封,被雾锁,便连天眼,穿过这云封雾锁,所看到的,也只是一片冰封的雪白。

    ==

    感谢“水云月天”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流年Faye”的月票捧场。27...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