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04章 奔跑

第四卷 长白守山人 第304章 奔跑

    一木为树,十木为丛,百木为林。千木万木,则为丛林森林。

    许广陵是见识过千木万木的,云南的西双版纳,那就是一个原始大森林。不过彼时,他游览热带雨林,也只是作为一个寻常的旅客浮光掠影地随便看一看,新奇是有,更深入的体验,却是谈不上的。

    除了少数的出游,其它大部分的时间,许广陵都待在都市里。

    而都市里,是没有什么山水丛林可言的,哪怕他之前待的那个公园有个后山,后山上的树木也实在谈不上茂盛,更谈不上有多广的范围。

    而这时,映入许广陵眼中的,向左,向右,向前,一大片漫漫的,都是树木。

    白桦树。

    人工种植的白桦树林。

    如果早来几十年以至于几百年,许广陵看到的应该是一片原始丛林,可能是红松林,也可能是美人松林,当然也可能是杉树林之类,但最近这几十年来,长白山周边的丛林,一直在经受着过度的采伐。

    这也是许广陵在研究所了解到的信息之一。

    没办法,这里的树木太好。

    较冷的温度,干净的空气,以及适宜的湿度,以至于在这里生长起来的树木,皆可称“良木”,是受到普遍青睐的。——所以它们也就遭罪了。

    许广陵眼前的这片白桦树林,叶子绝大多数都已脱落,只有少数零星的那么一点红叶,还倔强地挂在枝头。

    但这样的白桦树林,依然是美的。

    没有叶子的点缀,白桦树分外挺拔,而一大片挺拔的白桦树所组成的白桦树林,则让人一看,就有精神。

    那是漫山遍野的挺拔!

    它们不是很高,但伫立在这里,有一种向天问道的豪情。

    但这豪情也是沉默的。

    许广陵很快就走进了这片沉默,在天眼的视野下,前面,后面,左面,右面,上面,下面,四面八方六合地,全都是白茫茫的雾气。

    这雾气其实并不浓厚,甚至都可以说稀薄,但架不住范围实在是太广,广到许广陵幸福得如同一只掉进粮仓的耗子。

    好吧,这个比喻实在是不怎么优美。

    但情况差不多也就是这样了。

    吸吧,那还等什么?

    于是。

    吸!吸!吸!

    许广陵并没有停下脚步。

    刚开始,吸纳这种雾气的时候,许广陵需要定心屏意凝神,在一种心神极度空灵的状态下,他才能感受到这雾气,然后吸纳这雾气,稍一不慎,就会从那种状态中跌落。

    但慢慢地,那种状态的进入和保持越来越容易。

    而发展到现在,对许广陵来说,已经无所谓状态不状态了,只要心念稍注,行坐住卧,都是状态。

    所以此时,他不但没有停下脚步,找个地方静站或静坐着,反而迈开脚步,开始在丛林中狂奔了起来。

    风声渐起,在耳边呼啸,雾气汹涌,在身周围绕,而许广陵,身心沉浸着,与此同时,体内的气血却在从头到脚遍及全身上下内外地奔流,同一时间,身周的雾气,从四面八方,向他身体内汇集、倾泻。

    许广陵就如一道箭,在丛林中穿梭。

    但就他自己的感觉而言,在气血周流及雾气灌注的双重作用下,他更感觉自己像是一条瀑布,又或是一道汪洋,在一往无前地向前奔涌。

    所以不知不觉地,许广陵的速度越来越快。

    一棵棵的白桦树,唰唰唰唰地,被他所越过。

    自从特殊际遇以来,许广陵还从来都没有奔跑过,更不用说这种毫无限制地恣意地使出全身力气地狂奔。

    用夸张点的说法,他现在不是跑得太快,而是飞得太慢!

    真的,跑了几分钟之后,速度快到无法再快时,许广陵已经感觉自己不是在跑,而是在飞,或者至少也是滑翔。

    脚尖在地面轻轻一点,他就飘了起来,由飘到落,然后另一只脚尖再次点地……

    如此循环往复,许广陵感觉身体越来越轻。

    但当然,他不可能真的飞起来。

    他是人,不是鸟人。

    虽然此时,他确实有那么一些类似于鸟的感觉。

    只是,还没等许广陵怎么尽兴,这片丛林便已到了尽头,而他此时,也已经来到了长白山的脚下,真正的脚下。

    长白山现在是国家景区,但景区目前主要也只是在北坡有所开发,如果从高空俯瞰的话,就会看到一个庞大的长白山脉,在其边上有一个小点,从上到下形成一条通道。

    那就是旅游通道。

    整个长白山的地图,都在许广陵的脑海里,当然只是宏观的。

    避开这条通道,许广陵从侧边登山,在山脚的一个森林保护站,许广陵亮明了身份,并顺便把随身的包裹寄放在这里,包裹里是换下的衣服及干粮,嗯,也就是一些面包等。

    “你就这样上山?”

    保护站里许广陵只看到一人,三十多岁的小伙,好吧,小哥,嗯,也可以说是老哥,自我介绍姓谭。

    此时,谭护林员对许广陵的一身单衣,莫名惊诧,其惊诧程度,绝不亚于看到了外星人。

    其实对常居此地的人来说,别说零下几度,就是零下二三十度,也就那么回事,正常来讲,不会感到太冷。零下二三十度的时候,白天,在城市中,你随便出门看看,遍地都是人。

    人们该怎么活动就怎么活动,并不会感到怎么受天气寒冷的影响。

    这一是人的适应性,二也和空气湿度有关系,更不用说室内普遍设有暖气,人首先在心理上就不会怕冷。——来自寒冷北方的狼,到温暖南方却被冻成了狗,这可绝不是胡说和笑话,而是实有其事。

    由此可见一斑。

    但无论怎么说,在这样的天气里一身单衣,还是太过惊悚了,更何况,这是要上山啊!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山上会很冷。

    对护林员,许广陵其实是有一种别样的感情的。

    因为在梦中,他有一段经历,便是护林员。

    所以此时看到老谭,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但对许广陵来说,这却可以说是“半个同事”。

    “谭哥,你握下我的手。”

    许广陵右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把左手伸给他。

    老谭就握了。

    然后下一刻,他就见鬼似地松开了许广陵的手,不过很快又再握了起来,然后道:“你的手怎么这么热?”

    “我是异能者。”许广陵笑着道,然后右手竖指在唇,“谭哥,给我保密啊!”

    ==

    感谢“徐清凡”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飞肥匪费”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