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183章 一个音乐评论者的自白

正文 第183章 一个音乐评论者的自白

    京城,一个相当讲究的私人琴室内。

    窗外,红悠着从半空飘落,女子伸出手指拈过,尔后,就那么怔怔地发呆出神了。

    直待原先放置于藤椅侧的手机叮地一声,才让她回过神来。

    是微博上的提示,拿起手机后,女子先看的却并不是提示的新内容,而是之前停留在的那个页面。

    “指法超神,这位大哥一定是劲舞团高手!”

    这是被新置顶的一个评论,女子看到这个,摇了摇,好看地笑了笑,下一刻,她却还是点了进去:

    “噗,小盆友你别逗,不过你说得其实也没错,大神小时候多半是玩俄罗斯方块长大的。”

    “和野蜂飞舞比起来怎么样?”

    “我这辈子只会佩服三个人,一个已经死去,一个还未出生,剩下的那一个,就留给你吧。我是说视频中的那位帅哥。”

    “待我长发及腰,大神娶我可好?并非花痴,但真的沉迷了,我感觉我已经中毒了,博主,你知道我要问什么的!@钢琴让我很不美丽”

    “男神你真是太帅了,我要给你生猴子!qbsp;  ……

    各式各样的回复。

    “肤浅,真是肤浅!”女子喃喃着发表自己的意见,那个说生猴子的id,她很眼熟,点进去才发现确实没看错,就是一个还很有名的后起之秀,一个得到过不少知名人士称赞的年轻钢琴家。

    “傻女人,你的矜持呢,你的节操呢?”

    女子再次摇了摇头,又看了半晌,终觉乏味。

    其实微博就是这样的,一个“微”字,让它备受青睐,但也同样是这个“微”字,让它只能传递信息,而不能担负表达,好在,还有一种东西叫做长微博,尽管它如同夹生饭,有点半生不熟。

    点开微博页面上的红色提示,跳转过去的页面,接下来,也正是一条才发布的新微博,嗯,长微博。

    博主,梁一歌,知名音乐评论家,也可以说是相当知名,至少在业内圈内是这样的,而其微博粉丝数,是一千两百万。这肯定是比不上一些歌星影音等红人的粉丝数的,但作为一个音乐评论家,可以说,这个粉丝数,已经足以堪称为逆天!

    这其实从一向不甚关注花边的女子都关注了他的微博,就可见一斑。

    半躺在藤椅上,女子静静看去:

    昨晚被朋友拉出去喝酒,他和老婆吵架了,这一次吵得有点狠,互相伤害,没喝几杯就醉了,也许对一个想醉的人来说,喝白开水也会醉的。

    醉意朦胧中,这个年已近四十的老男人说的两句话让我印象很深刻,一是,想当年,她也温柔如水,二是,这狗日的岁月。

    是啊,我也陪他叹息了一声,这狗日的岁月!

    年近四十的老男人拉我喝酒,找我倾诉,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三件事,一,我人好,二,我人缘好,三,我是个垃圾筒?不,不不不,绝不是这么回事,各位朋友,我相信你们肯定也不是这么认为的。

    三,我他妈的也是个老男人了!

    想当年,我也风华正茂,想当年,我也志比天高,想当年……

    这狗日的岁月!

    真的。

    我明明感觉自己才刚刚从青春走过,怎么才一眨眼间,就已经向中年,不,向中老年迈进了呢?时间都到哪儿去了呢?

    我还年轻,我在心态上一直很年轻,朋友们,这后一句,此处本人绝不是要自我夸奖,而是想说,心态上年轻并没有什么卵用,其实不止是心态上年轻,每次照镜子,我也感觉,我真的很年轻,我没有华发早生,我依然英气勃勃。

    直接点说,我依然很英俊。

    我只要微微一笑,千万少女为我倾倒。(你们如果想吐,请注意场合,注意卫生。)

    但是。

    在微博上,在朋友圈,在现实中的很多场合里,我经常看到大幅的宣传,某零零后新人出道,光芒万丈,如日初生!

    零零后!

    零零后都已出道,我这个八零后还敢说自己年轻?

    不,我真的已经不年轻了,年轻曾经属于我,但现在属于他们。而再过十年二十年,也终将不属于他们,而属于另一个他们。

    那个时候,我,我们呢?

    想到这里,我也醉了。

    我还年轻,我在心态上一直很年轻,但是,周边的一切参照,都告诉我,我已经不年轻了。

    在网络上,就在这条微博之后,会有很多人安慰我,“大叔,你还年轻!”也经常会有人私信我,“前辈,请教你一个问题!”在现实中,在小区里闲逛的时候,会有一些认识的人对他们的儿女说,“囡囡(毛蛋),问叔叔好!”

    大叔!

    前辈!

    叔叔!

    我微笑着,但我的心里在滴血,真的。

    这狗日的岁月!

    在这里向大家分享一首词,哦,是曲子,原谅我,作为一个外行,许多时候我分不清词和曲子的差别。有能分清楚它们区别的人举起手来,待会我拿块板砖,把你们的胳膊从前到后一个个敲断。

    这首曲子是这样的:

    “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

    落灯花棋未收,叹新丰孤馆人留。

    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忧,都到心头。”

    这首曲子你们听过吗?

    会看我微博的人,会经常为我表现出的才情睿智而倾倒的人,我从不怀疑你们的见识,我从不怀疑你们的知识积累,我从不怀疑你们的素养,但我也相信,这首曲子,你们绝大多数人没有听过。

    因为它并不是名曲。

    真的,它并不能算得上优秀。也许对古典诗词方面不了解的朋友会诧异,这写得还不错啊?

    是不错,但也仅此而已,它的句子,它的意象,它的一切,都似曾相识,是的,连我这个外行,都感到“似曾相识”。

    但看到这首曲子,我却真的很有感触,所以也就把它列入了我的词谱库。在这里有必要向一些新朋友们自我介绍一下,本人虽然是音乐评论人,但我更愿意有人称呼我为作词人先生。

    还是回到这首曲子吧,不止是我看了很有感触,我相信很多人到中年的朋友看了,都会和我一样,很有感触。

    确实如某位江湖人士所说,岁月是一把杀猪刀。

    它会割断风筝的线,让我们再也难飘。

    年轻的时候我们可以高高地飘飞到天上,俯仰天地,胸怀四海,指点圣贤,臧否世事,但当那根线被割断被收起之后,我们只会担心自己会不会被风吹雨打,会不会残破凋零,会不会被人踩踏,会不会被人遗忘弃置在一个无人问津的角落,会不会……

    当你需要的时候,才发现钱包空空。

    为五斗米折腰,为稻粱谋,为父母为妻子为儿女的事而操前忙后,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生活,这就是如我如你,大多数人的现实和生活。

    我们并非出身大富大贵之家,才刚刚出生,就有长辈在为之开设的儿女成长帐户里存入一个亿,然后道:“这是第一年的压岁钱。”

    我们并非天生大才,受老天爷的额外青睐,注定领先同侪一个半个时代,注定要受到芸芸众生的敬仰和崇拜。

    我们并非被崇拜者。

    我们只是那“芸芸众生”。

    想当年,我也曾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但是现实狠狠地割了我一刀,不,是割了很多刀。

    我想当一个大作曲家,巴赫海顿舒曼斯特劳斯那样的,但是谱写了很多曲子,连我自己听了,都激动不起来。

    我想当一个有名的作词人,对,《青花瓷》的作者方文山那样的,@方文山,但是我把我填的很多词呈送给一位大名鼎鼎也是我个人很敬仰的词坛前辈过目后,他很认真地对我说:“小伙子,你填的词还是挺不错的,当个业余爱好很好。”

    你们看,前辈就是前辈,这么有眼光,这么慧眼识才,他居然说我填的词“挺不错”,我得意了半天,才注意到后面的那几个字,“当个业余爱好很好。”

    什么意思?

    当时妻子给我换了杯茶水,我把这句话给她看,她似乎比我更聪明,我没看懂的话她居然看懂了,然后吭哧吭哧笑。作为一个大男人的我不好意思示弱,所以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这话究竟什么意思,我亲爱的各位朋友们,你们知道不?

    好了,不开玩笑了。

    这就是我,你们眼中才华横溢的知名音乐评论家。

    这也不成,那也不成,那我究竟干什么才好呢?愁了很久之后,我才想起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知道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话,“如果你什么都做不了,那就去做一个评论家吧!”

    看,老天爷其实是很慈悲的,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嘛!就算你什么都做不了,还可以做一个评论家!

    哈哈哈,我仰天大笑三声,然后投笔从戎。(好像哪里写错了?)

    真正干起了评论这一行,我才发现其实也不是那么好干。

    你客观,人家说你没有人情味,你有人情味,人家说你不客观,你既客观又人情味,人家说你神经分裂。你粉,人家说你舔,你黑,人家说你毒,你不粉不黑,人家说你写的什么玩意,重心呢,重心在哪里?

    重心是,你必须要粉,或者黑。

    不粉不黑,谁看?

    所以到了现在,江湖上,有人称呼我为大粉刷,有人称呼我为大毒蛇。

    其实,这就是生活。

    我本翩翩君子,世道让我狂狷。

    这一次,我又要举起我的大刷子,开始疯狂地粉刷了,我先预告一下,前方高能,极端高能!承受不了的朋友们还请撤退,火速撤退!

    ==

    感谢“梦中依稀见”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风中城市”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