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177章 铜墙铁壁

正文 第177章 铜墙铁壁

    刚才,第一个对手,为什么要迫不及待地补士呢?

    其实也并不是毫无理由,而是,这是许多新手的一个通病,那就是巴不得把自己的阵营巩固得厚厚的,一层防护还不够,还要再加一层,有时再加一层还不够,还要再再加一层……

    总之,巴不得把全身上下都给套上盔甲,滴水不漏。

    用一个词语来形容这种现象,就叫“未战先怯”,其实也可以说,只要有这种心理,基本上,对局还没有开始,就已经输掉了。——战场上,怕死的人,都会死。

    只有不怕,才能冷静,才能最大限度地站在一个比较客观的角度,来审视敌我双方,从而选择最佳的应对。

    换言之,怕和不怕,皆无助于事况。

    事况需要的,只是冷静。

    然而事实是,往往一怕,就不冷静了。

    刚才对手是业零,属于菜鸟中的菜鸟,许广陵对接下来的对手实力大抵也有了点数。

    不可能从业零一下子跳到业九,那太戏剧性,所以他是稍微放松了一下的,但当然,不会轻忽大意。任何一个业七以上的棋手,甚至也可以平推出去,任何一个相当于业七棋力阶位的其它行业的人,在涉及到“本职”的时候,都不会轻忽大意。

    如果不是这样,他们也不可能晋入到那个位置。

    取个名字好难啊1,这第二位对手,嗯,还是对手先走,他先平了步炮,但不是平在中路,而是平在士角。

    这也是可以的,士角炮,进攻无力,但是防守稳健,而且同时对对手的布置也形成一定牵制,比如说有这个炮看着,对面的两个马就不能都往中间跳了,一不小心就会被这炮给打了个串。

    对手不攻,那许广陵就要攻了。

    如果他也摆出一个防守的布局,那防守对防守,这个局就太乏味了,而且一旦遇到棋力稍微可以的,倚仗先手优势,很容易搞成和局。

    所以他架了个中炮。

    对手补士。

    这是必须的,要么补士,要么上象,要么上马,要么再平个中炮,总之不管做什么都可以,就是要给中间加一防护,不防,就是中门大开,许广陵一个炮打过去,对手基本就算是死了80%,剩下的那20%,也只是苟延残喘而已。

    不过这其实是常识,几乎所有会下棋的人都知道,所以也没什么好说。

    第一步士角炮,第二步紧接着上士,加固阵防,顺便给炮生根,这是很稳妥的防守布局,一点毛病都没有。这和刚才第一位对手的那上士,同样是上士,但性质完全不一样。

    前者是自相矛盾,而后者是目的明确。

    我就是要防守!

    这一二步,中规中矩,却也可圈可点。

    对手这第二步其实最常见的是两个选择,一个就是如现在这样上士,而还有一个就是上马,上马把中兵防住了,上士却只是加固阵营而并没有防住中兵。

    谁优谁劣呢?

    在业三以下看来,上马更好,而在业六以下看来,则是上士更优。

    就因为上士,可以勾引对方把炮给打过来!

    有些棋力不高的对手,还真受不了这个诱惑,往往一下子就把炮给打过去了,从而轻易地吃掉对面的一个中兵。

    看起来占了便宜。

    但事实上就如前面的那一局展示的道理一样,开局,是占据“高位”,抢占有利地形的极重要时机,一步不容有失!而这步炮打过去,从子力方面来说,占优了,因为得子了嘛。

    但在接下来的抢位上,就要落后于对手了。

    一个中炮过去,并不能构成实际威胁,然后其它的棋子,如车马等的出动,却受到了对方先行一步的压制。

    说得明白点,对方这个中兵,就是诱饵,引诱对面去吃。

    一吃,就中套了。

    这个套子,是无形的,一时半间并不会显示出来,但慢慢地,中套的这一边,走着走着,就会感到呼吸困难,步履维艰,直到最终,彻底窒息。

    这个不是陷阱的陷阱,对业三以下的人往往有效。

    所以在许广陵看来,对手这一二步,既是中规中矩,也是可圈可点,表面看来,中规中矩,甚至不甚严密,但是内藏机锋。认真点说,这就是属于“绵里藏针”布局,你一不小心,就会被扎了手。

    许广陵当然无视,顺手跳起了马。

    轮到对方走棋的时候,他把那个士角的炮给降到底下去了,也就是降到原本士所在的位置。

    许广陵一愣。

    下了这么多盘棋,他居然是第一次看到有棋手这么走棋!

    按照棋理,嗯,按照他所理解的棋理,对手这个时候是应该上马把中兵给保住的,因为他这边已经上了马,把车道给畅通了,下一步立即就可以把车给开出来,所以对手也应该上马,一保中兵二开车。

    但是没有。

    对手他把炮给降底了!

    那许广陵自然再不客气,中炮翻过去,把对手中兵取了,对手上象,这一步是必须。

    许广陵出车。

    对手上马踩炮。

    许广陵退炮,这一步也是必须,不退就要被吃。

    然后对手还是没出车,他把第二个炮给平到士角了。

    许广陵呵呵,他现在知道对手是怎么想以及怎么做的了,对手这是在摆铁桶阵,就不进攻,所有的子力都用来防守,把自己防守成铜墙铁壁,“我看你怎么攻进来!”

    表面看,这种阵还真不好攻,因为对手很快就会像是一个团起来的刺猬,全身上下都是刺,你的子力和他差不多,或者说力量差不多,根本没法咬他。

    但是对手有两个最大的弱点,一是中兵丢了,二是先手也丢了。

    所以这个布局,看似妥当,其实并不合理,从棋理上来说,是不成立的。许广陵这边,只要不贪功冒进,而采取一种缓慢推进的方式,就依靠那一个中兵的优势,就可以一点一点地磨死对手。

    对手会比较坚韧,不太好啃,但从一开始,这个布局,就是一个死的布局。

    对局当中许广陵一般很少和对手聊天,但这一位对手让他起了点兴趣,他当先打字问道:“兄弟,你是业几水平?”

    对方有可能无视,不回答,也有可能嘲讽什么的,比如来一句你管老子是业几的,这些都有可能。

    许广陵的运气还算不错。

    几秒钟后,对面回道:“业三。”

    过了几秒,又补充一句道:“偶尔也能上到业四,但站不住。”

    许广陵想了想,打字道:“我想和你说一句话,但要等到三十六个回合之后。”

    ==

    感谢“鼓手破”的支持。

    感谢“nielei00”的捧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