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167章 归根,复命

正文 第167章 归根,复命

    其实严格来说,这首曲子名不副实。

    曲名叫做大宗师,但曲子却只是描绘了“大”和“宗”,后面的“师”是没有的,因为这一首曲子基本上是许广陵描绘章老的平生,而章老所述的,就是大宗,而非大宗师。

    最后的那个“师”,具体为何,许广陵不知道,便是想象也想象不出来,毫无头绪。

    但许广陵在思索了一番之后,还是把它给命名为了大宗师,不仅仅是“大宗”显得有点怪异,“大宗师”更符合用语习惯、更好听,其中,也还是有着许广陵的一点寄托,又或者说自我勉励。

    有这首曲子在,就是提醒他,他还欠老师一个“师”。

    这首曲子完成后,许广陵顺便也把下午的那首世界扉页抄写到稿纸上,还是那句话,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短时间内他肯定不可能把自己创作的曲子给忘记,一个音符都不可能忘!但时间一长,就不好说了。

    待把这两份稿件放到专门存放稿件的文件盒里,许广陵微微一怔,因为不经意间,却是已经有了九份稿件了。

    《父亲》《妈妈》《也无风雨》。

    《大梦千秋》《圣贤之路》《灼灼其华》《烂柯》《世界扉页》《大宗师》。

    这是九首曲子,也是那天晚上的变故之后,他的经历或者说心路历程。而此时蓦然回首,许广陵才发现这半个多月的时间,似乎比过去的那好几年都要更漫长,这是从身心变化上来说的。

    不论是身,还是心,比之当日,都已经是翻天覆地。

    一时间,许广陵思如潮涌,说不出是喜是悲,而下一刻,他干脆端着文件盒来到书桌边坐下,然后,一份一份检视着这九份文件。检视的过程中,这些天来的所有经历,也在许广陵的脑海中慢慢地回放了一遍。

    一遍过后,说不上沧海桑田,但也确实是恍如隔世。

    而在这种情绪下,直接催生了许广陵今天的第三首曲子,完成之后,许广陵也是直接将之命名为《隔世》,却没有在标题后缀上数字编号。这一首曲子,和前三首,是一样的。

    不会问世。

    只会在他自己的心里回响。

    “妈妈,突然又一次地想你,很想。如果你能再出现于我的面前,哪怕只是一秒钟的时间,我也愿意一无所有,然后在你的目光注视下,重新起步。”

    “父亲,哪怕是在另一个世界,你也当谨记,她是你永远的爱人。你要担待,你要关怀,你要爱,你要为她撑出一片新的天来。”

    “祝福你们。”

    放回稿件,许广陵坐于黑暗,待良久之后,情绪完全平复,才重新开灯,做起例行的听课笔记来。

    今天不是正课,是另一道“开胃菜”。

    但这道菜,又不知够他吃到什么时候,才能吃完。

    这位老人,一次又一次地刷新着许广陵对他的印象,而今天,毫无疑问地,又是一次巨大的冲击和刷新。这一次聆听的,虽然只是“大宗”,但毫不逊色于上一次听闻“大宗师”时的震惊,甚至还犹有过之。

    不过事实上两者性质不太一样。

    上次,是新世界的开启,而这一次,是章老用自身经历告诉他,在这个世界上,可以怎么走,走到一种什么样的层次。

    之前的“圣贤之路”,对于许广陵来说,是悬挂于天际的启明星。

    而当下,老人的经历,对于许广陵来说,却是可以让他提在手里的一盏灯笼,没有那么高远,但是,却可以切实地引领着他,一步一步地前进。

    今天之后,许广陵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笔记做完,也意味着晚课的完结,许广陵略作洗涮之后,便在房间中进入了晚间的习练,习练内容也还是章老所教的五指戏以及陈老所教的八式散手。

    那八式散手现在他多半能一口气做完,不论是难度上,还是力气支撑上,应该都难不到他了,但许广陵还是没有尝试更多,依然是把前面的那三式给习练着。

    一者时间不够。

    二者,受章老今天所讲的启发,许广陵感觉那前三式,依然还可以让他体验更久、体会更多。

    四心俱通的结果就是气血在两手两足与脏腑之间畅通无阻,但因为梦中的经历,许广陵知道这种畅通无阻还只是浅层次上的,在更深入的一个层次上,他的体内,并非畅通无阻,而是有着一个又一个的“结”。

    只有把那些结全部打通,才能进入另一个天地。

    而这正是梦中的内容。

    散手之后,待气血平复,许广陵躺到床上,片刻之后,没有任何意外地,他再一次进入了梦中,嗯,姑且以梦来称呼意识所处的那种奇特的境况吧。

    再一次地“聚集”,再一次地“落坠”。

    但这一次落坠之时,许广陵的意识多了些清明,而清明之中,映现着的是一句话,那是许广陵今天下午在图书馆中查找到的:

    木有根则荣,根坏则枯。

    鱼有水则活,水涸则死。

    灯有膏则明,膏尽则灭。

    人有真精,保之则寿,戕之则夭。

    “木有根则荣,根坏则枯。”是开头的这一句,让许广陵把这句话深深铭记。

    梦中,他看到的是五色花。

    花下是茎。

    茎下,又是什么?

    那也是他的意识,聚集着许多的“飘絮”之后,落坠的所在。

    落坠之后,一夜沉沉。

    再次醒来,意识不再如上次一般,仿佛仍然停留在落坠的状态之中,而是仿佛安然地休憩于一个极幽深的所在,以致于,醒来之后,许广陵感觉外面的整个世界,都很清澈,都很宁静。

    隐隐间,许广陵若有所觉,似有所悟。

    世界肯定还是那个世界,应该没有变化。而他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感觉,多半是因为他的感觉本身,变了。人的感觉从何而来?

    从身而来,从心而来,从意识而来。

    感觉变了。

    当是意味着,此时此刻,他的身变了,他的心变了,他的意识变了。

    变得或许并不甚大。

    但是,他体察到了,而且显然地,这应该是一种可喜的变化。

    良久之后,感觉依旧。

    许广陵也因此确定,那个神秘的“伏羲诀”,以及同样神秘的梦中习练,将会带他,带着他的整个身心,一步一步地,步入一种全新的境界。

    ==

    感谢“风晨辉”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偶是天坑哥2带”的月票捧场。(未完待续。)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