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161章 大、宗、师

正文 第161章 大、宗、师

    站着别动?

    于是许广陵就如木桩一般站在那里。

    但在两位老人眼中他不是木桩,就算是木桩也是一根扎在地下已经开始生根发芽的木桩,并且根已经很牢了,芽已经很盛了。简单来说,就四个字——

    玉树临风!

    许广陵静静地站在客厅内门口不远处,两脚稳稳撑地,两手自然下垂,而就这么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姿态,让两位老人却是打量了好久好久,久到差不多都有十分钟的样子!

    “拙言,你的顶窍还没有开吧?”章老问道。

    但其实老人应该知道的,因为许广陵如果顶窍开了,不可能不告诉他,所以实际上这并非询问,而是一个开头。就如古人吟诗,在正式开始之前往往会来个“啊!”一样,“啊!啊!啊!……”然后诗的正文出场,当然也可能因为啊多了而把正文给啊不见了。

    说完这么一句话,待许广陵轻轻点头之后,章老道:“拙言,纵然五心还有一心未通,但你现在已经卓然大宗师气象了。”

    许广陵不由自主地把目光转向陈老先生。

    他的这位“半师”,按往常的一惯反应,这时多半会阴阳怪气那么一下,让他感受感受“真实”。

    但今天,却是奇了怪了,这位老人反而是喟然长叹一声,然后这般对许广陵道:“小许,你的老师说的不错,你现在,神淡意闲,息敛气蕴,隐隐然,已经有那么一点渊停岳峙的架式了,老夫是不服也不行啊。”

    还以为他们具体指什么呢,许广陵哑然失笑。

    息敛气蕴?

    这不就是指伏羲诀么,所以他现在大抵是一只披着狼皮的羊?这应该是伏羲诀的效应,让两位老人错以为他步入了某个层次,但其实,并没有。

    不过才刚转过这个念头,许广陵心中就是咯噔一下。

    为什么息敛气蕴就会被他们认为是大宗师气象?这两者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或者说,这一步,是步入大宗师的必由之路?

    不知道就要问,面前的两位老人,一位是他的老师,一位是他的“半师”,所以许广陵自然而然地就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章老先生不答反问:“拙言,你认为什么是大宗师?”

    大宗师这个词,源出庄子,这许广陵知道,而且庄子的〈大宗师〉那一篇他也看过了,但能理解的并不多,换句话说,看了那篇文章之后,并不能帮助他理解什么是大宗师。

    然后,华夏自古以来,各行各业,对于那些成就极大的人物,许多时候,多称一声“一代宗师”。

    就譬如苏轼苏东坡,把他称为是一代文学大宗师,没问题,没毛病。

    此外,许广陵在脑海里真正地建立起“大宗师”这个概念,还是此前不久,在章老这里,在这间书房里,老人给他讲过,五心俱通,就是大宗师,这是最原始的没有任何引申的大宗师。

    许广陵还想到了其它一些东西,此时,相关的内容在他的脑海里纷纷而过,在章老问话大概一两分钟之后,许广陵还是这般回道:“老师,就是您说的,五心俱通就是大宗师啊。”

    这是硬指标!

    许广陵这么说,不是耍赖,更不是要讨巧,从某种意义来说,也算是“正本清源”。

    听了他这话,章老先生微微摇头而笑,不知为何摇头,也不知为何而笑,但接下来他这么说道:“这样吧,拙言,我们姑且就从字面来理解,什么是‘大’,什么是‘宗’,什么是‘师’?”

    大好说,大个子,大胖子,大傻子,大山,大海,这都是大。

    简单来说,超出一般,就是大。

    宗,宗派,开宗立派,但在华夏来说,其实还有一个更直接的名词,“祖宗”!所以这个宗,应该是指根,指源头。

    前两个字,许广陵瞬间厘清,但在理解第三个字的时候,一开始却是出现了困难。

    师,想着这个字,许广陵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老师。

    但这个联想却坑了他,让许广陵感觉自己简直像是走得好好的然后一脚就踏入了泥潭里。老师?老作何解,师作何解?这真的是个坑啊!然后浮现于许广陵脑海中的,就是韩愈的那句话,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但这好像和原始的大宗师没有什么关系。

    五心俱通就是大宗师,而没谁规定大宗师就要为别人传道授业解惑,更不可能因为某个星球上只有一个人,其想传道授业解惑都找不到对象,就因此而剥夺了其成就大宗师的可能。

    所以,大宗师的师,无关传道,无关授业,无关解惑。

    然后突然地,另一个词闪现在许广陵的意识之中,厨师!

    其实这个词都有点被用烂,或者说用滥,严格来讲,这一行业的人,一般来说只能被称为是厨子,只有水准达到了一定地步的厨子,才能被称为是“厨师”。

    而就在想到这一点之后,许广陵豁然贯通。

    师,确实无关传道,无关授业,无关解惑,但达到了“师”这个层次的人,是足以传道,足以授业,足以解惑。

    大,超出一般。

    宗,根本,根系,源头。

    师,达到一定的高度和层次,堪为他人仿效。

    至此,许广陵回过头来,重新回顾了一下这三个字,然后他把这个总结,说给两位老人听。

    听了他的回答,章老却是并没有直接作出回应,而是道:“拙言,先做饭,老夫肚子饿了,吃过再说。”

    也果然是吃过再说,做得很快,而吃的时候,他们三个人都不说话的。

    许广陵做的还是好多天都不变一点的粉条汤,“其实我是一个厨师”,厨师做到他这个地步也是醉了,好在两位食客都并不计较,反而是每天都吃得津津有味,当然许广陵更不会嫌弃自己。——这已经是他当前最拿手的一道菜了。

    如果换一样,水平保证立马出现一个大滑坡。

    甚至章老如果一时兴起,让他给弄个炖猪蹄什么的,估计许广陵都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才能把猪蹄给炖好!

    然后他炖的猪蹄,很可能让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三位食客,全都把牙都吃崩掉了!

    ==

    感谢“星空月夜下”的支持。

    感谢“星空祭礼”的捧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