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149章 一苇渡江

正文 第149章 一苇渡江

    “十年二十年不够,那就一百年两百年。晚辈做事,还是稍微有点决心的。”许广陵道,表示决心的同时,也小小地开了下玩笑。

    两位老人却都没笑,章老缓缓点头,陈老先生却也出奇地嗯了一声。这倒是让许广陵小小地诧异了一下,老师表示赞许这很正常,而陈老先生此时,不是应该“刺”那么一句么?

    其后还是晨练。

    往常都是到公园后双方汇合,今天则是三人一起往公园而去。

    两位老人没什么好说的,许广陵则依旧是穿着拖鞋,一路踢踢踏踏,貌似还很潇洒的样子。

    “拙言,你的脚不冷吧?”走了一段路后,章老关心了这么一句。

    “大小伙子,你还怕他冻着?又不是娇滴滴的小姑娘,哪那么金贵!”陈老先生插话,果然,老先生这个时候的语气才比较“正常”,“再说了,人家可是大宗师,你一糟老头子,就不要吃饱撑着操这种心了。”

    许广陵听得直想摇头。

    他的这位“半师”,啧……

    往不好处说,这是老先生对他有点意见?当然,往好处说,那大概就是老先生对他不见外了。

    又或者,两个原因都有那么一些?

    但许广陵只能还是含笑听着,甚至还不能对这话故作无视,在书上经常有看到说老人有时如小孩,许广陵不知道这话是否真的正确,但不管怎样,还是要稍微照顾一下老人的心情的,所以许广陵回道:“陈老,我现在还不是大宗师呢。”

    这话看似是反驳,但其实是搬个小板凳让陈老先生坐。

    “五个关窍你已经通了四个,伐毛洗髓,不但毛伐了,连髓都洗了,你不是大宗师谁是?”陈老先生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小许,年轻人可不要太骄傲!不实在的谦虚,就是骄傲!”

    许广陵苦笑,这次是真的苦笑,“陈老,我是实话实说。”

    “见鬼的实话实说!”陈老先生仍然是很不屑的语气,“你就问问这天下,有几个达到洗髓境界的人?”

    “不多?”许广陵对这个倒是确实很好奇。

    陈老先生哼哼,根本不回答这个问题,还是章老先生给自己的弟子暖场,“是不多,不可能多。”

    随便说着点话,也就到公园了,从章老家往公园比许广陵往日从租住的地方往公园要近一些,嗯,大概是近三分之一左右。

    “大宗师,今天你先来?”来到老地方后,陈老先生这般对许广陵说道。

    许广陵还是苦笑:“陈老,弟子就算真的是大宗师了,您这么叫我可也不敢当啊,我就算是大大大宗师,可不也还是您的弟子嘛,哪有老师叫弟子大宗师的。还是您先来吧,弟子还要学习呢!”

    “好,难得你小子还算有点良心!看在你这声老师的份子,老夫就不和你计较了,免得你正牌老师不高兴呢,说老夫倚老卖老。”陈老先生道,“也不能让你小子这声老师白叫,老夫今天耍套新的,就算是……嗯,老章,这算是什么礼?”

    “耍你的猴拳去吧,哪来的什么礼不礼。”章老先生道,又转对许广陵道:“拙言,随便看看就行,你都是大宗师了,他那点零碎,学不学都不打紧。”

    许广陵想抱头。

    老师这是被陈老先生给传染啦!

    好在陈老先生没计较,这次甚至都没用哼声表示不屑,反而是笑咪咪心情甚好的样子走向不远处的大松树底下,凝神静气了一小会后,摆开了架式。

    果然不再是太极拳。

    但什么拳,许广陵是认不出来的。——他认不出来那太正常不过了,认出来才奇怪呢。

    要知道,截止目前为止,他惟一会的,惟一见过的,惟一认识的,也就是太极拳,而除此之外,其它真的是啥都不会。因此,单从相关见闻以及积累或者底蕴上来说,他的这个“大宗师”,嘿!

    说一穷二白,一点都不埋汰他!

    陈老先生现在打的这套拳很“飘”,和太极拳完全不同,以至于看了好一会儿,许广陵才看出门道,而这套拳的门道就在脚上,也在意上。

    “老师,陈老这是在‘一苇渡江’?”

    为了确保判断无误,许广陵求证于老师。

    所谓一苇渡江只是个形容,形容陈老先生此时两脚虚浮,整个身体也如同风中柳絮一般地毫不着力,就好像整个被风托着一般。

    “拙言,你的眼光很毒。”章老闻言惊异地看了许广陵一眼,然后带着叹息般地这么说道。

    这套拳,当初,陈老头也在他面前耍过,但耍了好久,他都不知道这套拳的精要在哪里,而现在他的弟子才只看了不到五分钟,居然就已经完全领悟了其中根本。

    一苇渡江,嘿,一苇渡江。

    就靠一套太极拳和那一式散手,就打通了右手心窍,他的这个弟子,是不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一苇渡江”?

    听着弟子的话,看着老伙计的拳,章老先生的思绪一时之间却是有点飘飞,过了一会回过神来却又是心中好笑,笑正在打拳的那人,“陈大狗啊陈大狗,你的那点零碎是真的不够拙言几天学的啊。拙言以前就能见一遍而学一套,现在成就大宗师,其识记与领悟……”

    而待笑完某人,章老先生自个心中也是咯噔一下。

    老陈的困境,也是他的困境啊。

    不!

    不仅仅是这样!

    他才是拙言真正的正牌老师,这以后,一天天的下去,课要怎么上?

    “等以后实在无以为继的话,大不了从一天一课改成一周一课!”左思右想之后,章老先生暗自这般“发狠”道,“老夫还就不信了,一周时间还备不好一课?”

    这一套拳法,陈老先生打来花了大概二十分钟。

    接下来是章老先生上场,无独有偶地,他居然也打起了刚才陈老先生的这一套拳,而见得这个情形,许广陵再次目不转眼地看着,也因此,待章老先生打完,陈老先生才在一边问道:“小许,怎么样,看出什么东西来没有?”

    如果章老先生在场,如果知道老伙计要问这么一句话,多半会阻止他。

    可惜没有。

    老先生来到近前的时候,只听到弟子这么地对老伙计说道:“陈老,弟子也打一套这个拳吧,您给指点一下。”

    ==

    感谢“hidden.quark”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混乱时代2”的月票捧场。(未完待续。)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