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146章 别人的大宗师

正文 第146章 别人的大宗师

    把许广陵扶上楼梯,送入房间,退下来后,坐在客厅中,两位老人目光交错,都是无语。

    一时间,竟是分外静谧,直待良久之后,才是陈老先生率先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道:“老夫活了快一百年,一生不知道嫉妒是什么滋味,却不想今晚,居然有幸体会到了,真他奶奶的!”

    “我可早就体会到了,在你身上。”

    章老先生心神本来也是处于失守状态的,或者用那个词来说,“魂不守舍”,但这时听了陈老先生的话,一愣之后,却反而是语中带笑地这般说道。

    听他这么说,陈老先生很是瞪了一眼老伙计,才颇为不服气地道:“章老秃,难道你就不嫉妒?”

    嫉妒谁当然是不用特指。

    “嫉妒,怎么会不嫉妒?老夫毕生追求而不可得的东西,对别人来说却是垂手可得,老夫追求了几十年都不见半点影子的东西,对别人来说却是不到一个月时间的事情,老夫怎么可能不嫉妒?”

    章老先生淡淡说着,也淡淡而笑,“但是,嫉妒有什么用呢?”

    “老夫一生不知被多少人嫉妒,在入师的时候被师兄师弟嫉妒,在出师的时候被同行嫉妒,那么多嫉妒老夫的人真是数也数不清。”

    “但最终,老夫是千年第一神医,而他们却什么也不是,老夫集百家绝技于一身,而他们一个个的多抱残守缺,得两三门传承的便已是极了不得之辈了,老夫最终在医术上远超先师,而老夫的那一些师兄弟们却只能是当个守门之犬。”

    “今时今日,老夫又怎么可能向他们学习?”

    听着这番意恳词切的话,陈老先生却是颇为不屑地哼了一声,然后道:“我看,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这小子是你的弟子吧?”

    “他也是你的弟子,不要忘了,他现在的成就追根究底还是全部来自于你,我教的那点东西,还没到发挥的时候呢。”章老先生说道。

    “老夫后悔了!”陈老先生再次哼了一声,“他奶奶的,一辈子以天才自居,不想到老来才知道,老天爷让老夫有这么一番造化,却是为真正的天才而准备的!老夫不是天才,只是用来供养天才的化肥!”

    “莽夫就是莽夫,陈大狗,看来那么多的书你是白读了,读到头来也还是这个犟脾气。”章老先生摇摇头,然后也不多说,只是看着对面笑。

    绷着脸半晌,陈老先生终于也开始笑,一边笑,一边轻拍着腿道:“娘的,老夫嫉妒是假,不忿是真!老秃,你说么,老夫两人也不比谁差了,要机缘有机缘,要根骨有根骨,要刻苦有刻苦,怎么到头来,几十年的成就,还比不上一个毛孩子三两天的瞎耍,老天爷这不是太欺负人了么?”

    “不比谁差,但就是比拙言差啊。”章老先生意态悠悠地说道:

    “我们有机缘,但是拙言的机缘比我们更好。你比你家老爷子要高一大截,我也比我的老师要高一大截,何况拙言还同时遇到了我们两人。我们有根骨,但显然拙言的根骨也在我们之上。我们有刻苦,但这些天来你也看见了,不论是早上还是晚上,拙言可有半点轻忽懈怠的时候?”

    “这个小怪物!”哑然了半晌,陈老先生重重地道了这么一声。

    “伊吕两衰翁,历遍穷通,一为钓叟一耕佣。若使当时身不遇,老了英雄。”章老先生缓缓地念叨了这么一句,然后道:“人生万事,首重机缘,机缘不遇,一切休谈,仅从这一点来说,拙言是有气运的。”

    “有气运还要有禀赋,禀赋太差的话,气运再好也是枉然。就以我当年的那些师兄弟来说,他们的气运可是不逊于我的,甚至我的一个小师弟才八岁就被先师收入门下,先师当时还说这就是他的关门弟子了,听着这话的时候,我和一干师兄弟可全都是有点眼红的,可是最终呢,呵呵。”

    最终怎么样章老先生并没有具体说,只是摇了摇头,“机缘第一,禀赋第二,刻苦第三。”

    “这些,拙言一个不缺,所以,才认识不到三天,老夫便已断定,此子将来必有一番造化。”章老先生淡淡说着,而说完这句,他又摇了摇头,“只是,老夫同样也没有想到,那个‘将来’来得会是这么快,那个‘造化’会是这么的大。”

    陈老先生也是无语。

    超凡、宗师、大宗师。

    这其实还是幼年的时候,他家老爷子便给他讲过的话,而这话也从那个时候,便被他深深地刻在心上,牢牢地记在脑海里,片刻不忘,这句话,或者说这几个字,也是他一生都在追求的东西。

    不论春天、夏天、秋天、冬天,还是早晨、中午、下午、晚上,都是这几个字在激励着他。

    武家历来讲究“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这话说来简直,听来也简直,但落到现实,又岂止是那么简单?直到现在,陈老先生还深深记得,九岁那一年的时候,冬天,有一次雪下得特别大,早上起来,积了有大半人深,是成年人的大半人深!然后他家老爷子就拽着他,让他只穿一条小短裤,赤着脚,在院子时从这头走到那头,走了三个来回!

    那一次之后,他是发了整整三天的高烧!

    为的是什么?

    为的就是“冬练三九”,这个趟雪,不是打熬身子骨,而是打熬心气!

    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其中一桩桩一件件,说血泪有点严重,说凄苦也有点不是很切合,但如果说那些很轻松……哪怕铁打的汉子,都不会认为那些很轻松……

    但就在三十五岁那一年,习练秘传散手的时候,突然地,他感到身体的气血上贯头顶,然后下一瞬间,耳中听到轰地一声……

    片刻之后,当意识到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时,以前所有的打熬,在那一刻,都只化作一个感受:值了!

    真的值了。

    不但值,而且是太值太值了!

    那一步,他成就“超凡”,又十几年后,他成就“宗师”。

    成就宗师后的几十年来,其实,前路已经有点黯淡了,这个他自己有数,就算以前没数,这么多年下来也有数了,而今年今日,此时此刻,一位大宗师,对的,“大宗师”!就那么地诞生于他的面前……

    ==

    感谢“软泥怪12”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倒霉老猫”的月票捧场。(未完待续。)mz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