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145章 阳关易破,阴锁难开

正文 第145章 阳关易破,阴锁难开

    说绽放其实也不对。

    严格讲来,这几朵花,都是欲绽未绽,或者说,在绽与未绽之间——已经不是花苞,但也不算是开放的花。

    而且,第一眼看去,它们是纯色,红白青黄黑,但是再仔细看去,它们又并不太纯,每一朵花上面,其实都隐隐有着一些杂色。

    许广陵似醒非醒,似梦非梦,意识和感知于此时处在一种奇特的状态中,既感觉自己像是如现实中一样,站在某地,看着身前不远处的一株花草,又感觉恍恍惚惚中,自身就是那株花草。

    而后,他的注意力,从整株小草,到小草分枝上的五朵花,不由自主地又转换或者说集中到了其中的一朵花上面。

    那朵红色的花。

    日出江花红胜火!

    这是白居易的一首诗,此时,感知切近这朵红花,许广陵才分外感觉其花红欲燃,但与此同时,莫名地又感到一些遗憾,因为在这朵大红花上,却是夹杂着一些红中泛黑的花瓣、花丝,而除此之外,还有红中泛白、泛黄的。

    细察下来,那黑白黄的杂色其实并不算多,但是一处处、一点点地分散于整朵红花上,却是让这朵红花在“花红欲燃”的气象上,相当地打了一个折扣。

    就如同是……

    明珠蒙尘。

    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想法或者说情绪,让许广陵很想把那“尘”给拭去,同时,他也很想看看这朵花绽开时的样子,那一定是很美很美的吧?

    莫名地,许广陵这么觉得。

    但这朵花现在,是欲绽未绽,是明珠蒙尘。

    要怎么办才好呢?

    随着这个念头的泛起,下一刻,许广陵的感知自然而然地再次深入,深入到了这朵红花的内部,或者说,沿着这朵红花的花托一路向下,然后,他的意识进入了这棵小草的分茎。

    一瞬间,这个分茎的内部情况,清晰了然。

    从上到下,当然也可以说是从下到上,一样的,其上下一路上大体是平滑顺直的,但是其中,分散着一个又一个的“结”,就如一根绳子打了结一般,这些结,既是这个分茎的承托,却也在分茎内部,形成了一种滞碍。

    滞碍什么?

    滞碍“水”的流动。

    许广陵看到水在这枝分茎上既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地缓缓流动着,许多时候是流动的,但当到了那些结点的时候,却是以一种渗透的方式极其缓慢地通过,通过之后再次恢复流动,直到再面临另一个结点……

    在这枝分茎上,一共分布着九个结点,又或者说节点。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句话,一句许广陵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话,从来没有在任何书籍中看到过的话,无中生有地浮现在他的意识之中,“阳关易破,阴锁难开。”

    而紧接着,许广陵莫名地突然明白了,眼前这枝分茎上的那九个结点,就是所谓的“阴锁”。

    阴锁难开。

    那要怎么开呢?

    许广陵意识中不自禁地闪过这个念头,然后同一时间,一大段的信息,嗯,也不能说是一大段了,但也不少,好些信息再一次地浮现于他的意识之中,那是一个叫做“伏羲诀”的东西。

    伏者,潜也;羲者,息也。

    伏羲,便是潜伏、休息、蛰藏,在蛰藏中积聚,等待惊蛰到来的那一刻。

    云气聚,春雷生。

    春雷生,惊蛰至。

    惊蛰至,阴锁开。

    阴锁开,……

    这么一段信息于许广陵意识中闪过,而后,阴锁开之后,呈现在他意识中的,是一朵肆意绽放的大红花朵……

    也就是这个时候,许广陵意识一动,然后,他醒了过来。

    醒过来的第一时间,许广陵还未等为这一次的“梦”中所得而发呆,便感到口鼻喉咙以至于整个心口处都窒闷的难受,不由自主地张张嘴,许广陵立马就必现喉咙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没有多考虑,许广陵直接下床,打开房灯,然后推开了不远处的小门。

    小门后是浴间,也是卫生间,昨晚进来时章老已经给他说过了。推开门,许广陵紧走几步,来到水龙头面前,低下头,就是一阵咳嗽,而伴随着这阵咳嗽,好多浊物甚至血迹被吐了出来。

    陡然见得这个情形,许广陵一时间竟是有点心惊。

    不过那些血迹基本是呈暗黑之色,连续咳了十好几口,终于,随着最后一下的重重大咳,陡然地,许广陵感觉从心口到喉咙,这一路之上,所有的滞闷尽皆消失,代之以说不出的灵动和轻松。

    不过紧接着,小腹处又有不适传来……

    上吐下泻,真正的上吐下泻,这就是许广陵这次醒来,还什么都来不及想,便骤然迎来的第一、第二件事,而接下来的第三件事,便是洗澡……

    全身上下,说不出的难受,极度的难受。

    给许广陵的感觉,就像是整个人被塞进了垃圾筒里密封了半个月,不论是身体上的感觉,还是手摸在身上的触觉,又或是鼻子闻到的自己身上的嗅觉,这一切,都让许广陵简直有点发狂。

    在不由自主的第一、第二件事之后,这可自主的第三件事,却是让他同样毫无选择地进入甚至是奔入浴间之中,稍一打量,便打开了水。

    花洒中,立时有水喷了出来。

    见得这种情形,许广陵才大松了口气,但下一瞬间,冰冷的水打在身上,让他骤然地“清醒”了一下。

    现在还不是冬天,又兼这段时间的锻炼终究不是瞎耍的,所以这等凉水,稍一刺激之后,许广陵便适应了,但紧接着很快地,热水也开始到来……

    洗,狠狠地洗。

    许广陵感觉全身上下简直是任何一个毛孔,都需要清洗,也因此,习惯性地从右手臂开始,伴随着花洒喷下来的水流,他用左手在右臂之上,一点点地揉搓。

    为什么要特意强调这个?

    因为真的是“一点点”地揉搓,哪怕是用“一寸寸”,在此时都不适用,以至于,就这一条胳膊,许广陵就洗了至少二十分钟!

    然后,从右臂换到左臂……

    这真的是个大工程!

    也是在今天,在这个时候,许广陵才真正认识到,人体的表面积,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

    感谢“情人之心”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等你吃饭”的月票捧场。(未完待续。)mz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