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144章 久违的第五个梦

正文 第144章 久违的第五个梦

    但是,思维再怎么迟滞,总还是能运转的。

    而待好一会儿之后,两位老人终于较为明确地意识到,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他们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继分别打通右手心窍、左足心窍之后,在这其后的不到十天的时间里,又陆续,不,是同时地打通了另一边的手足心窍。

    至此,已是四心俱通!

    离五心俱通的“真人”、“大宗师”的境界,已经仅仅是只差一步,而且是怎么看都可以轻易地一抬脚就能迈出去的一步!

    换言之,哪怕是此刻,提早地称面前的这位年轻人一声真人,又或者大宗师,都已经不算是过分了。

    这就是真人!

    这就是大宗师!

    哪怕现在还不完全是,但基本上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再怎么都跑不掉的。

    说真的,两位老人之前已经有预想过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而且那所谓的“迟早”还不会太迟,但是,当现实真的到来的时候,而且是到来的这么快速的时候,两位老人还是有点难以接受,难以相信。

    这速度,真的是太快太快太快了!

    而结果就是,接下来,两位老人的心神明显有点失守。

    这一晚的讲课,也是没有了,一方面是在院中耽搁了不少的时间,另一方面是两位老人的精神状态都不太对头,其实也还有另一方面,那就左手心窍及右脚心窍也打通之后,许广陵感觉身体之内,简直是洋流汹涌。

    气血在四个手足心窍以及脏腑之间,来回地频繁交换流动着,以至于,许广陵感觉自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又或者晒多了太阳,既昏沉沉地,又轻飘飘地。

    总之身体内的感觉很强烈,也很复杂,无法用言语来作准确详尽地描述。

    许广陵把身体内的这种感觉说给两位老人听,而后章老大手一挥,道:“拙言,你今晚不要回去了,就在这里留宿,你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往家赶,也不适合做别的什么。”

    当即地,章老把许广陵引上二楼,甚至还和陈老先生一边一个,如同搀扶病人或者小孩一般地搀扶着他,把他带到早先就有专门准备好的房间中,让他休息。

    许广陵也感到自己需要休息。

    身体内,正天翻地覆。气血的涌动,如同长江大河在奔流,而脏腑的位置,就仿佛是几座大山,仿佛火山又仿佛是冰山,气血流注到这里的时候,引发极强烈的感应和变化,就如同倾江海之力砸在冰山上,又如同是一股炽热洪流,灌入到了火山里,引起火山的大爆发。

    这种感觉,在许广陵于床上躺下之后,变得越来越明显。

    此时,如果除去衣服,将会发现许广陵的胸前,脏腑的位置,有明显的较为频繁的大幅度的起伏,就好像是一个人在极其剧烈的运动之后,正大口大口地喘气一般。

    但事实是,许广陵一点都没有大喘气,甚至,他口鼻处的呼吸还有越来越微的征兆。

    这一刻,许广陵感觉自身有点失重。

    像是得了重感冒的感觉,但也并不是十分像,因为并不难受,一点都不难受,不过,头晕晕地,身体沉沉地,又飘飘地,明明是躺在床上,而且是硬板床,有时却如躺在云端一般,过一会儿,这种感觉却又变了,像是飘浮在水上,如同静止,又如同是正顺流而下,再过一会儿,又好像是逆流而上……

    总之,这个时候,许广陵身体内的感觉,很错乱。

    这种错乱,也带来了许广陵意识上的错乱,他有时感到眼前一阵光芒闪过,就是所谓的“头晕眼花”,有时又感到两耳内部嗡嗡嗡的,一直持续着,而且幅度很大,让他完全听不见外界的声音。

    至于嗅觉,许广陵一时半间没有感觉,但是嘴里,有时异常干涩,下一瞬间,却又突然似乎毫无征兆地大量分泌口水。

    章老是有先见之明的,他现在的这个身体状态,确实是不适合赶路。

    这是躺下之后,如果没躺下,许广陵不知道身体的种种反应会不会也是这般地强烈,如果是的话,那他很可能真的如同醉鬼走在路上,必歪歪斜斜,行走不稳。

    但这种假设没有意义。

    现在的情况就是,许广陵越来越感到自身就是一叶小舟,而这个小舟,此时,正处于一个暗夜沉沉的大海之上,而且,天际之间正风雨大作,大海之中,也正是明浪暗潮,处处汹涌。

    在这种情况下,小舟将如何?

    答案是,飘来荡去,翻覆连连,流离失所,无有定时。

    除了脏腑处的频繁起伏之外,许广陵的两臂两腿,也是不时的微颤甚至是较为明显的大颤,就仿佛触电一般,而这种状态,在一直地持续着,一秒钟、一分钟、十分钟、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

    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

    老子的《道德经》中有一句话是这么说道。

    许广陵身体内这种异常的、极为剧烈的变化,随着时间的过去,也终究是慢慢地止息下来,而不知不觉地,他口鼻处的呼吸,已经是完全地断掉!

    此际,若拿一簇极细微的绒毛,置于许广陵的口鼻前,将会发现,那绒毛,一毫不动!

    不过早在这之前,许广陵其实已经睡了过去。他的心神意识,之前感到自己就如一叶小舟,被风雨以及浪潮席卷着,或在海面,或在天际,或在海底,总之,就那么被裹胁着,而且完全地身不由已,终于,奔波闯荡,疲累至极,在昏昏沉沉中,不知不觉地沉睡过去。

    而就在沉睡之中,已经很多天都没有再出现的,差不多都要被许广陵给遗忘了的“梦”,再一次地出现了……

    许广陵梦到自己变成了一棵小草,一棵极奇形怪状的小草,小草的颜色是朦胧的,形状也是朦胧的,呈示不清,总之就是一种奇形怪状,但就在这棵小草上,其茎上分散出的五个枝系上,每一枝,都正绽放着一朵小花。

    红色的,白色的,青色的,黄色的,黑色的。

    五色花。

    ==

    感谢“饮水醉梦”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梓缘絶”的月票捧场。mz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