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138章 曲终万籁此俱寂

正文 第138章 曲终万籁此俱寂

    本来,正常来讲,许广陵是会弹奏《灼灼其华》的,这也是今天等会他打算录制的曲子,但这时,小小意外之下,一时记忆涌起,情怀改变,此时,从他指际流淌出来的,却正是那天晚上与这首曲子同时诞生的另一首。

    《烂柯》!

    曲子的一开始,是背景的铺陈,有桃花,有小溪,而刚才的那一连串泛音,便是一瓣瓣的桃花,悠闲地,一点也不急迫地,在春日的阳光里,在和风中,洒落在小溪里。

    然后,在泛音之后,是一连串的,轻轻浅浅的,拂弦。

    而就在这个拂弦中,小溪,缓缓流淌的溪水,被呈现。接下来的一小段,便是泛音与拂弦的伴奏,两者相随而行,溪水流淌,桃花偶落,而随着落点的不同及交错,风,这个元素也被呈现了出来。

    再之后,随着拂弦的微变,溪水流淌中,被阳光照耀的,那种波光微泛的感觉,也被呈现了出来。

    至此,背景铺陈完毕。

    桃花,小溪,和风,丽日。

    这也是这首曲子的第一段,而就在这第一段的进行中,自然地切入了第二段,视角,又或者说曲子的描写中心,被移到了岸上,从落在溪水中的花瓣,移到了岸上的那棵桃花树上。

    那棵正开得灿烂的桃花树。

    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与红红。满树和娇烂漫开,万枝丹彩灼春融!

    许广陵的两手,在筝弦上,从拂动,变成点按,而随着那一连串极快速的简直令人眼花缭乱的点按,仿佛是一朵又一朵的“白白与红红”,就那么,争芳斗艳地,热热烈烈地,喜喜闹闹地,从古筝的弦音里,“绽放”出来。

    档花,小溪,和风,丽日。

    还是那四个元素,但这时,曲子的气象完全迥异于刚才,刚才只是铺陈,而现在,才是主题,才是浓墨重彩,这不是画笔,但是有一种东西,叫做“通感”。

    通感做到好处,可以让人从画面里,看到文字,可以让人从文字里,听到声音,可以让人从声音里,看到画面……

    其实这个时候,连许广陵自己,都有点沉醉,也有点震惊。

    沉醉是当然的,他是弹奏者,但他同时也是欣赏者,他是作曲者,但作曲的时候,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在脑海里呈现出真实的声音来,所以从某种意义来说,这首曲子,也直到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完成,嗯,或者说正在走向完成中。

    而震惊,是许广陵发现,他现在的弹奏水平,又岂止是所谓的今非昔比?就是过去的一百一千一万个自己加起来,也不是现在自己的一手之敌。

    不论是刚才的泛音,还是后来的拂弦,又或者是现在的点按,许广陵感觉自己两手在筝弦上,其实并无章法,但是,当曲子在脑海中展开时,所需要的一切技法,也便自由地在指间呈现了。

    换言之,他的手指,能完全地随他的心意而动,在筝弦上,随意地呈现出他所需要的效果。

    而且,那效果远超乎他自己的预料!

    在沉醉中,这首曲子的第二段很快便过渡完毕,没错,刚才第一段的背景是铺陈,而这第二段的浓墨重彩也同样是过渡,而并非这首曲子真正的主题。

    真正的主题,还是在接下来。

    接下来是什么?那就是一个人,负手而立,站在岸边,站在丽日中,站在和风里,站在桃花树下,微微仰头,看着那一树灿烂,在微笑,在淡然,在喜爱,在欣赏。

    而后,他背倚桃花树,席地而坐。

    随着视角的下移,阳光,从热烈变成和煦,从和煦变成温暖,从温暖变成透着光斑的荫照,而那一树桃花,也从刚才的热烈烂漫,变成开头那般,偶尔地,一些花瓣飘落而下。

    飘落在溪水里,飘落在草地上,飘落在这个人的头发上,肩上,以及摊开在身前手中的书卷上,还有的,直接就是在和风中飘啊飘地,如同衣袂。

    这一段,也是整首曲子最考验演奏技巧的一段。

    许广陵本人是作曲者,但那天晚上作曲的时候,其实只是完成了这个部分的大体旋律,其中具体安排,因为这不是商业作曲或者为别人作曲,他是准备以后要自己弹奏的,所以在难度上并没有具体设置。

    一切,都可以依照他的弹奏水平来,就如玩某些游戏一般,可以选择简单难度,也可以选择中等难度,当然,还可以是高级甚至是所谓的地狱级难度。

    而这时,不知不觉地,许广陵并无炫技的心态,他也不可能有炫技的心态,但事实却是,极频繁的极花式的难度极高的种种技巧,就在这时,在他的双手间,就那么如同这首曲子中的那棵正烂漫绽放的花树上的桃花一般,在肆意地绽放着,呈现着。

    曲子这一段,从旋律来讲,只能说是悠扬,而半点也不高昂。

    这首曲子真正的“华彩”,其实在刚才,在那个第二段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但这时,进入到这第三段的时候,不但绝没有半点黯然的感觉,反而,像是山重水复,像是柳暗花明,像是春风拂开了一幅绝世的画卷。

    在这幅画卷中,还是桃花,还是小溪,还是和风,还是丽日,但它们和前两段既同又异,最主要的是,它们却已经共同地让出画卷的中心,不再担任主要角色,而主要角色,被一个人接过去了。

    而与其说是一个人,更不如说是一种氛围。

    当然,人是由氛围来呈现的。如何在曲子中表现一个人?这并不难。无法直接表现的时候,间接就可以了。就如一幅画,你画一幅伞,一幅打开的置于雨中的伞,你不需要画它的底下,而看画者会自然地补出,那伞下面,是一个人。

    而如果你再把握伞的手给绘出来,甚至不需五指全绘而只绘一个手指,或者是苍劲的、老迈的,或者是细若青葱的,那么接下来,好了,看画的人不止知道伞下是一个人,那个人的形象,也大抵在脑海中呼之欲出了。

    但这种呼之欲出,和在画上直接绘出来那个人,是两回事的。

    绘出来,具体,但也正因为“具体”,便没有多少空间了。——想象的空间。

    而许多时候,美,正是由想象而诞生的。

    就如此时,哪怕是许广陵本人,也被曲中呈现的那个人、那种意象,给些微地迷醉了。因为曲中所绘的,是纯粹的。正因为虚拟,所以才可以去除尘世间的一切芜杂,而只单纯地表现出纯粹,表现出美好。

    而那种纯粹与美好,是在尘世间找不到或很难找到的。

    这是一段悠扬以至于缓慢的节奏,但与之恰恰相反的是,演奏到这里的时候,许广陵的两手动作呈现出最复杂化,最快速化,许多种细微的意象交织在一起,并行在一起,让曲子这一段的呈现,完全地立体化。

    然后,这一段再过去,就是尾声了。

    尾声是不知不觉中到来的,当许广陵的两手动作由极快极复杂而一点点地简单、缓慢下来的时候,这首曲子也渐渐地向终结进行,直待最终,一连串由快而慢而微的小泛音之后,曲子正式结束。

    曲终时分,琴行里,万籁俱寂。

    明明是在闹市里,明明是在大街上,但这一刻,这个百多平米的琴行,仿佛成了一个独立的小天地。

    ==

    感谢“冥后冰凌”的支持。

    感谢“iv小夕”的捧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