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129章 他年我若为青帝

正文 第129章 他年我若为青帝

    开天步。

    显然,这个开天,不是“盘古开天”的那个开天,而是章老之前说的“天门开,地户闭”的那个。

    而下一刻,陈老先生也确实是由淡然转为带着苦笑地道:“说是开天步,但老夫一日不懈地走了几十年,也没能把天给开了,小许,为这个步子正名,还需要靠你了。”

    章老先生早已经收拾完了那边的锅碗,刚才都已经站在这边不远处看好一会儿了,此时听得陈老先生这个话,便插言道:“怎么没开,你的左右两手,是摆设么?要是没有这个步子,嘿!”

    “没有这个老夫也照样开两手心窍!老夫的天才难道是假的不成?”陈老先生道。

    “你的天才是不是假的,以前我不知道。”说着这话,章老抬了抬头,用下巴仰着示意了一下许广陵,“现在么,喏,天才这里还有一个,你俩比比看?”

    比就比!

    这话陈老头还真说不出来。

    所以此时他只能是无语,看看章老头,又看看站在面前的这个小家伙,看了好一会儿,才又展颜笑道:“老夫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和小辈比什么?赢也罢,输也罢,都没什么意思,老夫要比的,就是同辈人物。”

    说着同辈人物,但他指的分明就是章老先生一人而已。

    对这种无耻的行为,章老先生也是无奈了,偏他在这位老伙计面前同样也硬气不起来,正所谓金钢石划玻璃,玻璃扎手,章老先生这一刻就有被玻璃扎到了手的感觉,然后同样地转移目标,问许广陵:“拙言,刚才的这个步子,你走起来什么感觉?”

    这个问题其实也是陈老先生想知道的,所以大方地暂且放了某老家伙一马,把目光转向许广陵。

    许广陵如实地向两位老人描述了他刚才的体验,主要强调了走起步子来,身体内的那种如同大海潮汐一般一起一伏的感觉。

    而听了他的这个话,不论是章老先生还是陈老先生,两位老人都是无语了。

    这个步子,两个老人都是走了几十年了,可为什么他们就走不出这种感觉?其实说完全没有也不对,还是有一点的,但在程度上,那是太轻微太轻微了,轻微到简直都可以忽略不计。

    照这个小家伙刚才说的情况来看,他走一天,说不定就比他们走一个月甚至一年都要更有效果!

    这是为什么啊为什么。

    没有天理啊!

    这个时候,两位老人目光交错一眼,不约而同地忘了刚才的相互拆台,而都是把对方引为知己,彼此结为同一战线,一种叫作“我辈皆凡人”的战线。

    陈老先生淡淡点了点头,然后道:“嗯,还不错,看来这个步子对你还是有用的。小许啊,你以后可以多走走这个步子,说不定就靠这个步子,你就能把其它几个关窍给打通了。”

    这真是陈老先生的肺腑之言。

    太tm的肺腑了!

    好在也真的是长了两三辈,如果确实是同一辈的话,陈老先生不确定他会不会在这一刻突然暴起,把对面的这个小家伙给一脚或者一拳砸昏,然后在地上挖个坑,又或者找个麻袋来套着,然后扛肩上,直接走到东海去,朝里面一扔……

    这种妖孽,理当人人得而诛之,岂能容其祸害人间!

    “老陈说的没错,当然了,太极拳和那八式也不能真的偏废了,最好还是和以前一样,全都练习为宜。”章老先生作着稳重之言。

    “是,老师您说的是!”许广陵点头,又极其郑重地对陈老先生说道:“陈老,多谢您的传授!”

    无私传授?

    慷慨传授?

    都不妥,所以许广陵话在嘴边略作斟酌了番,才什么形容词都没加,就是一个感谢传授。

    其实许广陵也知道这个话很轻飘飘,毕竟,再怎么没有见识,许广陵到现在也该知道了,不论是那八式散手,还是这个步子,都应该是外间绝找不到的东西。

    这也绝对不是简单的健身或者养生的东西。

    绝对不是!

    尤其是这个“开天步”,光听这个名字,就能感受到其了不起之处。是,这不是盘古开天的那个开天,但这丝毫也不损其凌厉高绝之处。而且,这还是一个针对性极强的步伐。

    刚才练习时的那种体验,不是假的。

    而那般强烈的感受,练太极拳时没有,练散手时也没有,许广陵毫不怀疑陈老先生的话,那就是,他说不定真的可以就靠这个步子,就把手足的另外两个关窍给打通了。

    因为直到现在,虽然身体内的气血已经差不多平复下来了,但他的四肢,两腿两臂,尤其是这两腿两臂的末端,也就是左右手心、左右足心,都还是有一种鼓涨涨的感觉呢。

    那是气血灌注的表现。

    这也足以说明,刚才的这个步伐,确实是对于体内的气血调动,有一种相当的不可思议的效果。

    这个步伐,是宝贝么?

    必须是!

    价值多少?

    许广陵不知道,他不知道该用什么价值体系来衡量这种东西。

    世间一般衡量一种东西的价值,多半是用“金钱”来作为参照,但金钱如水,对沙漠里的人来说,一滴都是珍贵,一杯、一碗、一袋那是多、很多、极多,贵重,很贵重,相当贵重。

    但待从沙漠一步一步向绿洲走去,向江河湖海走去,其价值的贬值,也将越来越厉害。

    华夏古代,有所谓价值连城的“和氏璧”,但在许广陵看来,陈老先生传授给他的这个开天步,要比那什么和氏璧珍贵多了。就是拿十块一百块一千块一万块和氏璧来,问陈老先生,换那个开天步,换不?

    多半是不换的。

    但就这样的一个东西,陈老先生现在没有任何条件地传授给他了。

    据说古代师徒相传往往都还会留一手呢。

    而他分明还不是对方的弟子。

    说半师之谊、半师什么的,到底也只是半师,他也没开口叫过对方一声老师。

    这个礼,太重了。

    重到许广陵不知道该怎么来还。

    其实对于章老先生也是,虽然说他现在认了对方作为老师,但这位老先生,是从一开始就对他好的,而不是在他认师之后。之前,如果说随手送他的那御厨菜单珍贵归珍贵,也只是世俗之物的话,那最近这些天晚上的传授,却和这开天步一样,是非世俗的。

    哪怕退一步讲,就算教授的那些知识是,但教授这些知识时的用心,不是。

    所以他欠这位老师,同样也是很多。

    看着面前的两位老人,许广陵的脑海里这时却突然地想起了一句话,或者说一句诗——

    他年我若为青帝。

    ==

    感谢“余人双”的支持。

    感谢“宋家大弟子”的捧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