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125章 赤脚真人许广陵

正文 第125章 赤脚真人许广陵

    “古之所谓豪杰之士者,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这是苏轼的话,而他这话说的,是张良。

    而不论是苏轼还是张良,也都是章老前些天给许广陵列的那张名单上的人物。

    章老先生自己呢?

    章老,陈老,两位老先生其实都能称得上是处变不惊。

    他们的过往经历,许广陵不知道,但他们的身心状态,他们的学识气度,许广陵知道。

    一个人如果身体状态很好,那他就不会很畏惧天气的寒署,然后相应的,如果一个人的心理状态很好,那他对于外界的很多事,也都有一种较为淡定的应变。

    两位老人,应该是身心俱强的,毕竟,一个超凡、一个宗师嘛。

    但是,此时此刻,不论是超凡也罢,还是宗师也罢,在许广陵刚才的那句话面前,全都破功了,两人如一地都是呆若木鸡。两位老人甚至俱都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也因此,呆怔了一会之后,他们差不多同一时间地问道:

    “什么,拙言,你说什么?”

    “小许,你刚才说什么?”

    看看,两位老人家便连问话,都这般地大同小异!果然不愧是老伙计。

    许广陵于是再重述了一遍刚才发生的事情:“老师,陈老,刚才练习第四式的时候,我的足心窍,好像通了,是左脚。”其实前天右手心窍打通的时候,他是感到如同天上有一盆水从抬起的左腿倒下来的,所以此时,通了左足心窍,许广陵倒也并不奇怪。

    只是为什么左脚对应的是右手呢?

    难道人体其实是一个“x”形,造物主造人的时候图省事,直接拿两块小木板交叉着,然后在中间把钉子一砸,就算完工了?

    若非如此,无法解释他在身体上感受到的情况,以及现在发生的情况。

    这真的是一个很懒惰的造物主啊!

    人家做模型,还都知道四肢分开做呢,真是的。

    许广陵脑海里一时间不知所谓地胡思乱想着,然后他看到陈老先生又把目光朝他的左脚打量。亏得穿了鞋子,不然许广陵这一刻都怀疑陈老先生会不会如昨天那般,直接把他的左脚给扯过去仔细瞧一瞧了。

    “拙言,你确认?感觉真的没错?”章老先生无比凝重地道,比之前粉条的那会儿,要凝重多了。

    其实老先生也知道许广陵不可能弄错。

    他的这个弟子,本就不是轻浮毛躁的性子,甚至都可以说,和那些毫不相关!但明知如此,这个时候,他还是情不自禁地这么问了一句。实在是,这事真的是太令人震惊和难以置信了。

    震惊在哪里?难以置信在哪里?

    一是在打通了第一窍之后,这么快地就打通了第二窍,这完全不合常理,不,这根本就是挑战老人家对于人体的认知!二是,二还是挑战老人家对于人体的认知!

    说好的第一个打通的是头顶心窍呢?

    说好的第二个打通的是右手心窍,第三个打通的是左手心窍,最后才轮到左右脚的呢?

    而现在发生在他弟子身上的情况,这是完全地不按套路来啊!

    完全地!

    不按!

    也可以说,眼下的这个情况,已是彻底地把他以往的很多理论和猜想给推翻了。但问题是,那些理论猜想,并非凭空而来,而是基本他对人体的多方面的认识,一点点地累积而来的。

    如果他的理论猜想错了,那意味着他以往的对于人体的很多认识,也都错了!

    如果他的理论猜想没错

    但是,他的这个弟子身上的情况,根本不符合他的理论猜想。

    是理论要为事实让路,还是事实为理论让路?这还需要问么?

    也因此,老人家此时的心绪,一时之间甚至都有点茫然,而就在这种茫然中,他听到自己的弟子如此这般地说道:“老师,应该没有错。还有,我现在好想把鞋子给脱了。”

    说着这话,下一刻,许广陵居然还真的把鞋子给脱了。

    为什么?

    因为他有一种“闷气”的感觉,并且,这种感觉还越来越甚。

    不论是章老,还是陈老,两位老人这时一是震惊,二是茫然,俱都如同看外星人一般地看着许广陵,对于他把鞋子给脱了,一时间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或者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能是那般地看着。

    许广陵先是脱的打通了左足心窍的左脚的鞋子,然后又感觉这样子很怪异,所以顺带着连右脚的鞋子也脱掉了,嗯,当然是连着袜子一起。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许广陵是赤着两只脚站在院中的。

    这个院子,不是泥土地,也不是石灰地,而全是由大青石铺就的,还有不少小草从青石缝里钻了出来。

    中秋时节,又是傍晚,对,此时暮色已经开始降临了,地面还是很凉的,弄不好青石的地面很快就要凝结露水了,所以许广陵赤着两脚站在地上,还是很“刺激”的。

    尤其是左脚,刚打通了足心窍的这只脚,这只脚朝青石地上一落,许广陵只觉一股凉气从脚心直冲而上,沿腿一路入心,那感觉,啧!

    比被人冷不丁地用冷水泼了一身,好不了多少。

    这时,两位老人也终于是把目光放在了许广陵的脚上,具体地说是左脚位置。

    “小许,什么感觉?”陈老先生道,他的语气还算沉稳,但感觉神情相当急切,一副迫不及待想知道的样子。

    章老没问这话,但也在此时把目光转到了许广陵脸上。

    许广陵如实向两位老人说了他此时的感受,但说了这话之后,他的脸色却渐渐怪异了起来,因为他发现,刚才的那凉气,居然还不是一下子就过去的!

    而是一直在持续着!

    如果说刚才左脚落地的一刹间像是被人从下到上给泼了一盆冷水,那么现在,感觉没有那么强烈了,然而,许广陵感觉自己就如在冷风中一样,是赤身遍体的那种!

    凉飕飕的感觉从脚下一路直上,身上的衣服,不论是裤子还是上衣,好像都没起到半点遮掩作用。

    我的天!

    这般强烈的感觉,比前天打通了手心窍时,不知要超过了多少倍!

    感谢“查无此人,,,,,”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馍馍1324”的月票捧场。未完待续。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