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122章 留将根蒂在

正文 第122章 留将根蒂在

    说起名存实亡,说起中医西渐,章老神情闲淡自然,就如同说着一件极寻常的茶余饭后之事一样。

    以至于许广陵一时间,都把粉条的事给忘了,或者说暂时放到后面,而是情不自禁地问道:“老师,您说到这些,好像并没有……”

    并没有什么?

    郁闷、气愤、伤感等之类的情绪。

    章老笑了笑,然后颇为语意深长地道:“拙言,如果你了解中国历史,只须了解一点点,就会知道,对太多的东西来说,兴兴衰衰,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说的可不止是建筑。”

    “中医西渐,无论如何,对中医本身来说,是一件好事。尽管未来,在其大兴之后,它有可能不叫‘中医’。将来,不管它是取得自身独立的地位,还是被并入西方现代医学体系之中,对中医本身,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对民众来说,同样也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而至于中医在国内的情况,”说到这里,章老略微顿了顿,然后问许广陵道:“拙言,清朝有个叫翁格的人写过一首叫《暮春》的诗,你读过没有?”

    “莫怨春归早,花余几点红。留将根蒂在,岁岁有东风。”许广陵缓缓念道,然后道:“老师,您说的是这一首?”

    章老点了点头,然后道:“留将根蒂在,岁岁有东风。这就是我对中医的态度。“

    “当年,国家大力推广中医的时候,从情感角度来讲,我是乐见其成的,但从理智角度来说,以对中医的了解,我并不抱乐观的态度。如今,国家对于中医其实是一种坐而旁观的立场,民众对中医的认同度也在逐年下降,但我的态度也并不悲观。”

    “中医,其实是一种很特别的东西。”章老在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神情很奇怪,其中蕴含着一些许广陵看不懂的情绪,“特别在哪里呢,那就是中医最讲经验,又最不讲经验。”

    “我们还是以高血压为例子吧。比如说研究高血压药物,在西方现代医学体系下,怎么知道哪种药物对高血压有效和没有效呢?答案是,不知道,惟一的手段就是试,试过这一种,哦,没有效,换另一种,就如当年爱迪生试验白炽灯的灯丝一样,一种一种材料地试。”

    “所以美国人对于这方面的研究,那就是抓瞎,其研究情况及研究进度,并不比大海捞针好多少。”

    “但是日本的研究不一样,对于日本的相关研究人员来说,哪种药物可能对高血压有效,哪种药物可能无效,他们在试验之前,就基本有数,不会相差太大。换言之,他们可以相当有针对性地,从浩如烟海般的药材中,把‘可能对高血压有效’的药材,事先初步地筛选出来,然后再对筛选出的药材,进行试验及研究。”

    “这样的结果就是,其研究进度,要比西方快十倍不止。”

    “当然了,在全球一体化之下,没有哪个国家的任何哪一项的研究,能真正地比其它国家快十倍以上。”章老又说了这么一句,在说及“全球一体化”这几个字时的神情语气,颇为耐人寻味。

    顿了顿,老人又道:“为什么日本可以做到这一点而美国不行?就因为日本可以中医为体,西医为用,而美国不行。美国近些年间虽然也在研究中医,但因为文化内核及思维方式的不同,或者说极大差异,他们的研究成果,极为有限。在这一点上,将来还是要靠美籍华裔人员的,总的来说这并非一朝两夕之事。”

    “国内目前,主要还是在中药研究或者说中成药这一块,有所进展,而对于中医理论本身,则别说研究,别说进展了,便连继承都做不到。”

    “而事实是,中医理论,才是中医的根。”

    “但是!”

    说到这里,章老的神情凝重到近乎于肃穆,“中医理论,是空中楼阁,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也是海市蜃楼。”

    许广陵不解。

    “老师您的意思是?”许广陵不会认为空中楼阁就是假的什么的,何况他的这位老师自身就是“千年第一神医”啊,虽然这话只是章老自己说的,而且说的时候也不怎么严肃,但许广陵心中并不怀疑。

    这些天来,每天晚上章老给他讲的那些课,已经使得他对自己的这位老师佩服到不能再佩服,那真的是,每过一日,佩服便增加几分,增加到现在,简直已经是增无可增了。

    综合这些天的听课记录,许广陵感觉自己都可以提笔写一本《诸病源候论》了,而且绝不是粗浅的泛泛而谈,但章老前天却告诉他,这些,只是“常识”。

    换言之,对于他的这位老师来说,目前传授给他的这些东西,仅仅相当于国家教育体系中的“学前班”内容。

    学前班之后是什么?是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然后还有研究生,并且研究生也是分好几级的。再然后,研究生是不是就到顶了?——不是。

    研究生到顶,那才是真正研究的起步。

    所以说,当许广陵知道这些天他所听讲的都只是“常识”之后,心里的那种震撼,真的是难以用任何言语来形容的。

    唯一能说的就是,他的这位老师,强到有点非人。

    海市蜃楼,也是有实体存在的。

    空中楼阁,如非虚假,那多半是跃到空中,才能接触到这楼阁?

    许广陵这般地想着。

    而下一刻,章老所说,印证了他的这个胡思乱想,“拙言,如果我前几天告诉你,你的手心会呼吸,你是什么态度?”

    “弟子不敢否定,但也不能肯定。”想了想之后,许广陵这般说道。

    不敢否定,是鉴于老师的学识渊博,深广如海,其所言纵然匪夷所思,但必然有其理由。不能肯定,就因为这事太过匪夷所思,而且事实明显与这不符。所以综合来看,许广陵会是持一种将信将疑态度的。

    “那现在呢?”章老又道。

    许广陵若有所思。

    “拙言,你现在就是在沿着台阶一步一步地向上走,走在通向那个‘空中楼阁’的路上。”章老看着许广陵,这般地说道。

    而听到这里,这会儿一直就是在作壁上观的陈老先生忍不住了:“他哪里是一步一步地向上走,他根本就是插着翅膀朝那里飞好不好!”

    ==

    感谢“董兆基”的支持。

    感谢“冷色系里的一抹暖色调丶”的捧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