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116章章 过去

正文 第116章章 过去

    从公园回来便是睡觉,这是许广陵这些天来固定不变的流程。

    而开了右手心窍之后,睡觉,仿佛也变成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在对右手及整个右手臂的关注中睡着,睡醒之后,许广陵整个身体的感觉都很好,惟独右臂,是既好也不好。

    好,是感觉右臂如同种着庄稼的土地被小雨滋润过一般,说不出的一种惬意舒爽以及清新。

    不好,是这右手臂似乎又要专门地清洗一下,不然,许广陵总感觉有点不太对头。——所以接下来,连带着,他又沐浴了一次!当然,重点是右臂,其它地方则只是稍微兼顾了一下。

    接下来便是粉条的事了。

    给大傻送一份,给佳公子送一份,这是早就决定好的事,需要的只是发货。而许广陵考虑了一下之后,摸过手机来,拨打了记忆中的一个号码。

    好几年没打过了,事实上他也从来没打过这个号码,所以这时也不知是否能打通。

    “嘟嘟嘟……”

    许广陵拨打的是固话,所以只有这种古老的回应,而没有铃声什么的。

    响了大概有七八声,就在许广陵以为打不通又或者没人接的时候,电话那头被拿起来了:“喂?”

    这个声音,许广陵很熟悉的,虽然隔着几年的时间,又兼是在电话里,显得有点变声,但一个音乐从业者对人声的辨识是要在一般人之上的,所以只这一声喂,许广陵便确认了声音的主人。

    许广陵此时脸上不自觉地泛起一些温暖,道:“是师母吗?我是周老师以前的学生,许广陵。师母,您还记得我吗?”

    “许广陵?”电话那头明显迷糊了一下,但也真的就是一下,然后很快地转为恍悟和一点点的惊喜,声音也不自觉地提高了一下:“小许,是你!我当然记得你!小许,你最近怎么样,现在回来了吗?”

    “师母我很好,我现在还在外头,没回去。”许广陵道。

    “哦,好,好,没事就好!”那头一连好几个好,然后道:“老周就在边上,我把电话给他。”

    “广陵?”电话那头换成了一个温和的中年男子声音。

    这个声音以前一向是连名带姓地叫他许广陵的,叫广陵也是第一次,这也昭示着彼此身份上的变化。但是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许广陵的某些心情已经回到了几年以前,“周老师,是我,许广陵。是这样的,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我最近做了点粉条,纯手工无添加的,想顺便给您和师母寄点。”

    “什么,做粉条?小许你做粉条?!”电话那头的声音陡然大了一截,也不自觉地变得严厉了一些,下一刻,又转为温和:“广陵,你现在从事什么?”

    “周老师,您不用担心,我很好,真的很好。做粉条只是兴趣,我自己做来吃的,您把收货地址和手机号码给我。”面对电话那头的反应,许广陵心中泛起一股暖意。

    事实上,这也正是他会拨打这个电话的原因。

    周老师,是他高二的班主任,也是高三的,是见证了他家庭变故的人,也是见证着他从一个三好学生变成一个再不会听课的人,同样,也是在那差不多一整年的时间里,一直地给予着他关怀、开导以至于斥责的人。

    但是那个时候,不论是关怀也罢,开导也罢,还是斥责也罢,对于许广陵来说,都是一样的。——他什么都听不进去。

    此时回想起来,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却是他感冒的时候。

    那一次,感冒很重,许广陵也完全不想去医院,就躺在宿舍的床上,甚至连一整天的饭都没有吃。后来,还是周老师强行押着他去的医院,也是在接下来差不多一整周的时间里,每次饭时,或者在宿舍,或者在教室,把他给“押”到自己的家里,嗯,也就是校内的家属楼,和他们家一起吃饭。

    也是因为这件事,许广陵认识了师母。

    “广陵,如果回来的话,到我这里来一趟,我想看看你。”这是结束通话之时,周老师似温和似严厉的话。

    也让许广陵心中欣慰,这个电话,终是没有白打。

    这也是时隔多年,许广陵第一次主动地和“过去”联系,但能让他破例地打这种电话的,在老师中,也就是周老师这个人了。

    其实小学、初中以及高中,其他好多老师也都很好,而且因为成绩及其它表现的关系,说实话,哪怕是对学生再刻薄再不上心的老师,在对上许广陵的时候,也都是非常热情的。

    至于那些本来就对学生比较好比较负责的老师,自然是更不用说。

    但他们都不是周老师。

    在那个最特殊的时间段里,也只有周老师,适逢其会,给予着他关怀。——尽管那时他没有表现出接受。

    电话那头。

    放下电话,周老师摇了摇头,又情不自禁地叹了口气。

    没等夫人问什么,因为中秋放假在家,刚才也在客厅里的女儿便发话了,事实上小姑娘刚才一直在竖着耳朵听着呢,此时问道:“爸,刚才打电话过来的,是许学长吗?”

    “鬼丫头,就你耳朵尖!”这当然不是周老师说的话,而是周师母,“人家毕业的时候你还在小学,连初中都不是,根本没在一个学校待过,怎么就学长了?”

    “就是学长嘛!”小姑娘扑她母亲身上一顿不依地纠缠,然后又对父亲说道:“爸,你把学长的电话给我。”

    “你要干嘛?”周老师瞥了一眼女儿。

    “学校过段时间不是有晚会么,我们小组也有节目的,我想向学长邀歌呢。哎呀你不懂的,你把电话给我就是了!”小姑娘道。

    这话可把周老师给气着了:“我不懂?我是学校班主任,我不懂?”

    “你当然不懂,又不是你负责晚会!”小姑娘理直气壮,“哎呀,好啰嗦,我自己来!”然后她就跑到电话边,按呀按,把刚才的来电号码给弄出来了。

    再接着,就跑房间里去了,顺便也带上了门。

    客厅里,夫妻两人对望一眼,都是好笑地摇摇头,然后周师母如做贼一般地蹑手蹑脚来到房门前,把耳朵靠在房门边,想听女儿怎么打这个电话。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