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114章 且夫水之积也不厚

正文 第114章 且夫水之积也不厚

    从小时的情况来看,他是要比普通人聪明一点,但也就是“一点”而已。

    如果绝大多数普通人是六十分,他大概也就是六十一二分,撑死也就六十五分这样了。

    而天才呢?

    天才是八十分起步,然后九十、一百,一百一、一百二,一百五、两百、三百这样的……两者之间,根本不具备可比性。

    这是许广陵的自我认识。

    所以两位老人的话并没能让许广陵有任何飘飘然,而此生此世,他大概也不会有飘飘然的时候吧,因为心底深处永远有一个东西在那里镇着,让他心痛,也让他心定,以至于心安。

    活着,好好地活着,让生命走向充沛,是他的选择,也是他的责任,并且,无可推卸。

    转回天才的问题上,其实以昨天章老在书房里所说的话来看,所谓天才,大抵也就是天生顶窍开了,又或者接近于开,于是他们的天赋便非一般人可比。

    在最易于接受外界信息输入的时候,其天赋是一般人的数倍以至于数十倍,以至于短短几年时间,就有可能相当于一般人几十年的时间。——所以他们的天才,他们的成就,往往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比。

    这就如用两只脚走路的,和开跑车的。

    努力?正常情况下,真不关努力什么事。你再怎么努力,和人家的差距也会越拉越远。当然了,已经是步行的情况,如果还不努力,你就不是落后于开跑车的了,而是落后于其他和你一样步行的。

    所以“天道酬勤”这话对谁来说都是适用的,对步行的适用,对开跑车的,其实也适用。

    “老夫就是开顶窍实在太晚了点,不然……”这是章老的话。

    “不然你还能干啥,上天?”这是陈老先生的话。

    “不然说不定老夫就有机会尝试一下开三心、开五心了,不像某人,一大把年纪活到那啥身上去了,啧。”章老摇头着叹息。

    陈老先生无话可说。

    早饭后,看老人似乎还有话说的样子,许广陵便没有和往常一般饭后即告辞离开。

    果然,就在散步的时候,章老道:“拙言,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是以为你顶窍开了的,所以才有那般的表现。现在看来是没开,你最先打开的反而是右手心窍,这确实有点奇怪。我现在最好奇的是,你的下一个关窍会在何时打开,打开的又会是什么关窍?”

    “是左手心窍?是顶窍?甚至有可能是足窍?”

    “老师您不是说足窍会在最后打开么?”许广陵道。

    “根据我这些年来的分析和研究,是得到这个答案没错,但这只是猜想,并没有得到验证。别说没有大量的实例作为证明,事实是,连一个例子都没有。”章老先生的话语中不无遗憾。

    “陈老这些年来在足窍方面一直没有进展吗?”许广陵有点疑惑。

    陈老先生据其自言是四十四岁打通的右手心窍,四十九岁打通的左手心窍,中间隔了五年,而从其打开顶窍到打开手窍,其间也就是隔了九年而已。——然后,这都是多少年下来了?

    至少二十年应该是有了吧?

    从手窍到足窍,真的就那么难?按理来说,不应该是裹胁大势,势如破竹才对么?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章老不是在搞笑着说什么网络上的流行话,他的神情确实就是沉重着的,“虽然据我判断,有些人的顶窍天生就是开的,但绝大多数人的顶窍,包括其它几窍,却都是关闭的。”

    “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是关闭的?这已经不是锦衣夜行的问题了,而是一种绝对的浪费。造物好像是在和整个人类开玩笑。——如果所有人类天生就开了五窍,那人类现今的文明,还不知要在现在的基础上,飞跃到什么层次。”

    “这个问题我曾经想过很多次、很多年。”

    “为什么?”

    “后来经过对人体大量的研究及分析,以及结合我自己和老陈两人的例子,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当你身体的条件满足了之后,它才会顺势而开,而如果条件不满足,它便开了,身体是要付出代价的。”

    付出代价?

    许广陵想起了历史上一些或真或假的“天才而夭”的传闻。

    “还记得庄子的那句话么,‘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章老淡淡说道。

    又是庄子!

    许广陵此时心中泛起一种相当奇妙的感觉,尤其是听章老在这个时候说起了这句话,而下一刻他依惯例为章老作着补充:“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

    “就是这个道理,积之不厚,则负之无力。勉强负之,就如三岁小儿强行背百斤重物,最终只有一个结果。”章老此时是微微笑着说这话的,但那笑是苦笑。

    “曾经,老陈打开顶窍之后,其种种神异,为师心中羡慕,遂以自身所学,经过几年的精心推研,终于摸索出了一套手法。这套手法自始至终我只施展过一次,也只用在我自己身上,结果就是如拙言你所知的,为师的头顶心窍被打通了。”

    许广陵轻啊了一声。

    尽管不知其中究竟,但就凭这些天来接受的那一点人体知识,许广陵就模糊地觉得,似乎可以把“学究天人”这四个字,用在章老身上。

    “一开始的时候,为师是很自豪的,甚至自诩千年以来第一神医,而且接下来,为师也沉浸在顶窍打通所带来的种种便利中,矢志潜心研究医学,不但要做千年第一,更要做万年第一。”

    许广陵静静听着。

    “但不久为师就发现,我的头上竟然出现了一根白发。”

    章老此时的语气并无任何异常,就是那般淡淡地如同说着一件寻常小事般,但许广陵听到这里,却是心中惕然一惊!

    白发!

    许广陵猜测着,章老当时看到自己的白发,估计不止是震惊,恐怕更是惊恐!

    原因就在于,关窍打通,代谢顺畅,不要说什么出现白发,正常情况哪怕是先前满头白发,都会转白为黑。而现在,这种极违背“常理”的事情出现了,意味着什么?

    那是细思极恐的事情。

    “那一年,为师三十九岁。”章老又于此时,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

    ==

    感谢“天物一刃”的支持。

    感谢“一切随缘~~~~~~”的捧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