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110章 焕然一新

正文 第110章 焕然一新

    十点半,许广陵遵循现在的正常作息,睡觉。

    其实才刚刚练过这个散手,尤其是收架后那差不多整整一个小时的静站时间,不论是活动气血,还是“休养生息”,都兼顾到了,许广陵哪怕是这一夜不睡,都不可能有一点点的乏。

    而且按理来说,不睡才正好。

    睡的话,怎么看都有点过犹不及,静养太繁也太过了。——睡太多则神乏。

    并不是一般人想象的那样,睡得越多则精神越好。这点身体知识,许广陵以前就知道,而最近在章老的传授下,对于这些方面的知识则更是不知累知了多少。

    但是!

    许广陵还是躺了下来。

    躺下,未必就要睡去,只是静静地躺着本身就是休息。许广陵现在还是比较珍惜一天那两个正点的时间段的,中午,以及这个夜里的“中午”。不过事实上许广陵也知道,既然上了床,又躺下了,究竟睡不睡,就不是他说了算了。

    而躺下之后,因为之前在章老那里得悉五心通的缘故,许广陵特意地略微把口鼻呼吸变得和缓细沉了些,心神稍微放了一点在体表之上,同时,也集中一部分在右手那里。

    也因为这个缘故,许广陵特意把右手放在了背子外面,而不是如左手一般放在被子里。——秋天了,夜里还是稍有点显凉的。

    刚开始的时候,许广陵也没感觉有哪里不一样,但慢慢地,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他就发现了异常。

    右手心传来一种轻微的凉爽的感觉,就如有和风在那里轻轻地吹拂过一样,再然后,许广陵感觉这种凉爽,从手心,一点点地,循整个手臂内外,向上漫延,一直漫延到胸前,心肺位置。

    具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麻麻的,酥酥的,但不管麻还是酥,都是极其的轻微,如和风吹拂,如雪水融化,就那么一点点地,“草色遥看近却无”般地,渗透着。

    而就在这种感觉中,不知不觉地,许广陵酣酣睡去。

    一觉过去,依然无梦。

    从沉睡中醒来,许广陵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自己的右手,准确地说是整个右手臂。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一刻,许广陵总感觉自己的左右手臂似乎有点不太协调,轻重不一,更甚至有点连大小都不一的样子,当然,这只是感觉。——但这种感觉是那么的清晰。

    而当下床之后,这种感觉更明显了。

    右手,右手臂,似乎没有变化,仿佛和往常一样。

    但是左手、左手臂,左腿、左脚,右腿,右脚,以至于整个身体,都有一种僵化的、沉重的感觉。经过简单的挥拳踢腿,许广陵确认,不是身体的其它部分集体变得僵化沉重了,而是他的右手、右手臂,变得轻灵了。

    仿佛有一种轻若无物的感觉。

    但同时,他又感觉整个右手臂,有一点微麻,尤其是外侧部分,像是被蒙了一层“灰”一样,亟待擦试,而且不擦试不舒服。

    许广陵把右手凑近眼前看了看,但一时间也没看出什么来,而后,在那种感觉的驱使下,他进入了浴室中,开始洗澡,先是整个身体,而后重点关照右手及右手臂,而这一洗,许广陵立即就感觉到了异常。

    最近因为天天洗澡,他的身上还是较为干净的,但此时,右手臂,也不像是脏,但就有一种一周又或者说好几天没洗的感觉,以至于许广陵冲了好久,又用毛巾把整个右手臂一点点地按摩擦洗过,才感觉它真正地干净起来。

    待洗完,来到客厅中的时候,许广陵把左右两手并排在一起放到眼前观看,而这一看,立即就发现了异常!——不是错觉,他的右手,包括整个右手臂,都比左边的,要白净了一些。

    也不是白净吧,或者说,细致了一些?

    总之,给许广陵的感觉是,这右手,包括右手臂,经过之前一觉的自主性“呼吸”或者说代谢,有一种沉积尽去,焕然一新的样子,而这种感觉是否正确,很快地,许广陵便得到了验证。

    洗过澡后许广陵看了下时间,现在是凌晨一点二十四分。

    还早,也因此,许广陵来到书桌前,打开一本书,看了起来,《庄子》!

    庄子这本书是和老子那本一起买的,当时许广陵主要是买老子,庄子这本只是一时兴起的搭头,买来之后,其实也没怎么看,因为这本书里好多东西都看不懂,而且有一种神神怪怪的感觉,总之整体来说,给许广陵一种很“怪诞”的印象。

    而事实上这也恰是这本书,给整个世人的印象。

    既然如此,许广陵当时又为什么要搭上这本书呢?就因为它在整体的怪诞之中,还有很多相当精彩的片断,是那些片断,让许广陵选择了这本书。

    然而事实证明,片断还是不敌整体。

    老子这本书,买来后他常常翻阅,但是庄子这本书,自始至终,他翻阅的次数,加起来也不超过五指之数,而且在那极其有限的几次翻阅过程中,也没有一次是真正地沉浸。

    都是一种浮光掠影的感觉。

    但今天再看,不论是看待此书的心境,还是对此书内容的理解,都注定是不可能和往常一样的,而且是大不一样!

    许广陵首先看的,是《大宗师》那一篇。为什么选择这一篇,那简直没有任何疑问。

    “真人之息以踵,众人之息以喉。”

    这句话是在这篇文章的开篇部分的,如果是之前许广陵自然是不理解,经过章老的解释之后他才明白其中究竟,也明白庄子为什么会把这一句放在开篇。

    那就是在为“大宗师”下注脚,告诉阅读者,究竟何为大宗师。——当然,你能不能看懂,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

    许广陵以前是看不懂的,而且当时的阅读经过是,看到这句话后,他几乎是直接地跳了过去。那样的阅读,其实也注定了他当时不可能理解这篇文章。

    一点点的理解都不可能有!

    但这时是不是就理解了呢?

    还不是。

    因为他还不是大宗师,章老的解释,只是为他揭去了这篇文章的一层面纱。但是面纱下,还有面纱。——好几层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阅读起来,总体的感觉,终究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

    感谢“亻扌”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徐徐雨下”的月票捧场。其实我都想用你的这个id来作为这一章标题的,但终究是有那么一点不合适。意对上了,但是形对不上。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