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109章 烂柯

正文 第109章 烂柯

    这一章为特别加更,晚上两章正常依旧。

    祝书友“iv小夕”生日快乐!

    ==

    从章老家回去的路上,许广陵的心情一直沉浸在一种相当奇妙的状态中。

    树木、道路、街上的霓虹、往来的行人与汽车,这些等等等等,外景的一切,好像都变得有点虚幻而不实,又或者说,这一刻,许广陵感到自己,犹如身处梦中。

    这是哪怕那天晚上的异变发生之后,许广陵都未曾产生过的感觉。

    毫无疑问地,今天晚上,他的世界观又一次地被刷新了,他又大开了一次眼界,世界又一次在他的面前打开了一扇新窗口。只是这扇窗口似乎也忒大了点,以至于窗口骤然打开,狂风突然卷进,吹得他有点不稳。

    没有达到世界破碎的地步。

    但确实地,这一刻,许广陵感觉许多东西都有点迷离。

    好在,他的脚步还算稳定,而且非常稳定。不论是早上的太极拳习练,还是每天不定时的那四招一式散手的习练,都让他现在身体的平衡性达到一种相当的地步。稳健,再加上身体内气血的畅通,让他的步伐,散淡中透露着随意,而在随意的底子下,却是一种“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坚实。

    大概也只有这一点,才能证明他现在不是一个酒鬼,不是颠颠倒倒地神智不清,也不是迷迷糊糊地身处梦中。

    于是,就在坚定有序的步伐下,许广陵一点点地向着租住的小区靠近,意识中的那种迷离虚幻也渐渐被轻轻的夜风吹散,呈现如同现在外界的皓月晴空一般的状态。

    但迷离散去,某种情绪却仍在。

    许广陵现在已经知道如何处理类似的这种情绪冲动了,进屋,拿出稿纸,在书桌前坐下,许广陵下笔恣意,毫不加拘束,于是,几分钟之后,又一首曲子在他的笔下诞生。

    说是一首,其实也是两首。

    因为这两首是在一种对立而又统一的情绪下产生的,对许广陵自己来说,不可分割。

    在这首写好的曲子上方,许广陵题写了它的标题,《灼灼其华》,语出诗经,“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也就是取了这一句,后面的就全不相干了。

    春天,桃花开得灿烂,既灿且烂,如霞似锦。

    其中意象,大概还可以用另一首诗中的前两句来作为衬托,“天上碧桃和露种,日边红杏倚云栽。”——这是一棵正开得肆意开得烂漫的,在彩云环绕与阳光照耀下的桃花树。

    这也是一种灿烂的、绚丽的、热烈的人生。

    许广陵在灼灼其华之后标了一个3,然后移开这一页稿纸,又开始了第四首曲子的创作,其实在刚才第三首的创作过程中,第四首也已经同时完成大半,这时则只是进行正式的整体性处理而已。

    不久之后,这第四首也宣告完毕,但在拟写这一首标题的时候许广陵遇到了一点点小的障碍。

    真人。

    这是写完曲子后许广陵顺手写在页首的标题,但是才刚刚写完,许广陵就微皱了下眉,然后把它划掉了,将之改为“仙人”,然而下一刻,许广陵发现还是不妥,将这两个字也划掉了,又题上“道人”。

    但是接下来,看着这两个字,许广陵依然是皱起了眉头,这两个字依然是不妥,而且是很不妥!

    他这一首写的,非真,非仙,非道。

    再说了,截至目前,截至现在,他其实也并不知道何为真人,何为仙人,何为道人。

    细究起来,他只是写一个人,站在那棵“灼灼其华”的桃花树边,看着那开得灿烂的桃花,有喜爱,有欣赏,但更多的还是欣赏,而欣赏完了,他坐在桃花树下,取出一卷书,静静地读了起来。

    那灿烂的桃花树,渐渐地淡化为背景,而在桃花树旁,有小溪曲曲,流水悠悠,载着桃花,载着那个读书人的淡淡心绪,也载着流光岁月年华,就那么缓缓地,流向远方……

    该怎么来为这首曲子命名呢?

    在连否了三个命名之后,许广陵细究起这首曲子本身,然后打算直接将之命名为“桃花流水”,但还未等题写到稿纸上,这个名字便又被他给否决了。

    太直白。

    直白本身不是问题,问题是这个命名并不能代表这首曲子本身,只得其表,未见其意。

    又或者,“岁月”?

    但这个名字又太沧桑了点,也太含糊了点,并且,不止沧桑,也不止含糊,同样是和前面的命名一样,未能准确地抓住许广陵创作这首曲子的心绪。

    将思绪彻底从这首曲子上放开,许广陵一时间神骛八极,良久之后,他终于再次落笔,在那已经连划了三次的标题之旁,缓缓地写了下两个字:“烂柯。”

    有一人,上山砍柴,见有人弈棋,便上前观看,待一局棋毕,被人提醒道:“你该回去了。”这人才恍然,于是伸手拿刚才放在身边的斧子,却发现,斧柄已经烂了。

    《烂柯》,这就是许广陵第四首曲子的标题。

    是标题,也是主题。

    关乎平静,关乎时间,关乎永恒,也关乎沧海桑田,关乎人世,也关乎非人世,很复杂,便是许广陵自己,也难以定位这首曲子中寄托的真正的想法,大概真正的想法,也就是很多种期望、设想与矛盾,交织在一起。

    但无论如何,两首曲子创作完毕,许广陵那积蓄于心中的情绪冲动,也已经消耗大半,剩下的还有一些,但已经无碍其平静了,然后就在这种平静状态下,许广陵收好稿纸,走向房间中间,再一次地开始了那四招一式散手的习练。

    没有期待,没有妄想。

    有的只是专注,一如既往。

    更因为刚才那第四首曲子的关系,许广陵在练这四招一式的时候,不知不觉地就进入了一种相当平静而又深远的境界,总的来说,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看看时间,已经是十点过半了。

    其实大概是九点半的时候,他练完了最后一招,然后收起了架子。

    然后就那么站在那里,甚至也不是金鸡的开式姿势,而就是两脚立地,坚实而又松缓地站在那里,任气血在身体的上下内外,奔腾,周流,然后又一点一点地过渡到和缓,过渡到细微,过渡到让他忘了身内身外的一切。

    恰如刚才那首曲子的后半段。

    桃花流水,渐去渐悄,但不是流向遥远,而是栖在心间。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