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103章 高山仰止

正文 第103章 高山仰止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岂无风雨。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

    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如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这是李清照的一首词,说的是春节过后的十五元宵。

    其实它适用于很多的时候,中秋也罢,春节也罢,元宵也罢,大抵都是一样的。

    很久很久以前,那是父母还在的时候,许广陵对节日其实没有什么感觉,因为也就那么回事,看不出太多的与平常有什么不同。直到这几年中,有一年,临近春节时候,许广陵走在大街上,明显地感受到大街冷清了点。

    而晚上,不知道什么地方,烟花燃放了起来,伴随着熙攘与热闹,一放就是好几个小时,真如火树银花不夜天。

    但热闹是别人的,与许广陵无关。

    那一刻,突然的,一种无法抑制的悲痛就涌上心来,但是没有泪水。

    能哭泣,其实是幸福的,因为哪怕痛苦,只要能哭泣,就代表着可以痛快地发泄。但许广陵的悲痛无法发泄,也无处发泄,更没有理由发泄。——他向谁发泄呢?发泄给谁看呢?

    没有那样的一个人,或者两个。

    所以他只能默默着。

    那天晚上,那个时候,他惯例地打开书,那是他向来的逃避方法,但那一刻,这个方法失效了。喝酒或许也可以,但许广陵并没有把自己养成一个醉鬼,所以他以睡觉来取代之。

    但是这个方法同样也不管用,睡不着。

    所以那一天晚上,他就那么静静地躺在床上,与黑暗以及清醒相伴,度过了一整个夜。

    但这样的时候其实并不多。

    是谁说的?什么都可以习惯。——悲痛也是。

    悲久了,痛久了,也就感觉不到了。生命只要在继续,伤口总会被覆盖。

    那一次之后,后面还有春节,还有元宵,还有中秋,以及还有其它的一些类似的日子,但许广陵就像得过一次天花但是没死的人一样,免疫了。

    走出阴霾之后,再次面对人间佳节,这却还是第一次。

    十五月亮十六圆,今天才只是十四,但那一轮明月其实已经既亮且圆了,此时已经是升起天边,挂在那里仿佛一块玉璧。最近的天气很好,这个城市或许也因为那个大公园的关系,所以空气质量总体来说也还是不错的。

    是以现在抬起头来,确实能看到那是一轮“明月”,而且能感受到那种晶莹。视野,和偏远郊外比起来,也不差几分。

    不像某些城市,纵然再晴好的天,晚上你抬起头来,也只能看到三两颗星,而哪怕月圆时分,天边的那一轮月,也毫无存在感,就如随便拿张画纸贴上去的一样,平扁、黯淡,连最劣质的ps都不如。

    感受着一缕缕清凉淡淡地洒向大地,许广陵的心情其实还不错,纵然再度想起了父母,也只是遗憾着,遗憾在此美好世界,值此良好佳时,一家三口,不能团聚。

    但他们两口子在一起,也可以了。

    儿子长大了,总是要独立,总是要走出,去担起自己的那一片天的,和现在这样,大体也没啥两样。

    人间天上,两处相安吧。

    许广陵就是以这样的一种思绪,走进了章老的小楼,而后,当如往常一般进入书房中时,依然是做到了澄心静虑,聚精会神,尽力汲取着章老传授的东西。

    是的,传授。

    如果说一开头的一两天、两三天只是“讲述”,章老在讲述的时候还有点遮遮掩掩,放不大开,以一种和许广陵“闲侃”的方式来说点什么东西的话,那么随着接下来一天又一天的过去,一老一小两人都习惯了,在讲述中,一点点地深入,由“讲述”,而过渡到“传授”。

    事实上,到了现在,两人已经是不言而自明、有实而无名的师生关系。

    不过章老的讲述实在很天马行空,倒也有点冲淡了传授的氛围,然而对于许广陵来说,他每天从章老这里接受的东西,真的是很多很多的,从量上来说似乎不能与梦境相比,但从质上来说……

    嗯,那还真有点不太好说。

    总之,随着讲授的深入,章老的渊博精深在许广陵的认知中也越来越具体起来。

    当初刚踏入这间书房的时候,一整个大书房的书很是把许广陵给唬了一下,然而现在,许广陵才知道,那些书不过只是背景只是陪衬而已,这个书房真正的重心,还是章老本人。

    这个书房里那些所有的书加起来,再乘上十倍一百倍,也不如章老自己本人有分量。

    得出这个结论,许广陵敬佩之余,其实也是有着不小骇异的。

    如果脑袋正常的话,许广陵多半不会想章老也有他那么一种“梦”什么的,而且从章老的讲述得知,其小时候是给地主家放羊的,多半也并未受到什么良好的幼时教育。

    其实就算从幼时开始,他的知识也渊博到过分,而至于精深么,暂时许广陵只能是高山仰止,章老的高度究竟有多高,他还看不到。

    那么问题来了,这么一种渊博精深,到底是怎么来的啊?

    许多人对此可能并没有一种太具体的概念,但许广陵不一样,他是踏踏实实地窝在图书馆中,读过几年书的。正因为有过这样的一种经验,所以他才能真切地感受到章老的渊博到底达到了一种什么样的程度。

    什么样的程度呢?

    大抵是让许广陵现在再窝在图书馆中再苦读上一百年的程度。

    当然了,这只是许广陵的大概感觉,不可能很精准。但就是这样一个大概,就很令许广陵震惊了。——还是那个问题,章老,他是怎么做到的?

    正因为对章老有着这样的一种感受,所以在章老的讲授下,他对人体的认识以一天一个高度的速度往上拔升的时候,许广陵也并未怎么感到惊奇,这一切,是应该的!

    他只是担心自己辜负了章老的期望。

    话说许广陵也不是傻子,这么多天过来,这么多晚的传授,他已经分明体会到了,章老是有一种传他衣钵的味道,传授之时,真的是他能理解多少,章老便掏出多少。

    毫无隐藏,毫无保留!

    哪怕曾经一度对学习相当的自信,但现在,面对这样一个有点不期而来的学习,许广陵也还是感受到了相当的压力。

    ==

    感谢“佚史兰”的支持。老书时我一直想感谢却未曾感谢的,未想放到新书这里来了。:)

    感谢“文官”的捧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