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40章 梦如彩虹分七缕

正文 第40章 梦如彩虹分七缕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是一片莽莽苍苍的山林。【愛↑去△小↓說△網wqu  】

    大约是上午时分,晨光初露不久,但是没有太阳,因为整个天际下着蒙蒙的小雨,很小的那种似雨似雾风一吹会飘荡起来的雨滴,落到身上介于湿衣与不湿衣之间。

    视野在向着山林中行进。

    那似乎就是一个人在这雾雨迷离的天气,向着大山中走去。

    山,是由低到高,从地平线一点点拔起的,山林,是由疏到密,从一大片地方只有三丛两丛的野草、灌木,到一点点丰茂起来的,视野就在这里晃动着,进行着山野漫步的动作。

    不久后,动作停止。

    因为就在视野的前方,出现了一棵倾折的大树,那可能是在暴风雨天气下被雷打折的大树,从树根起还好好地生长在地上,但是向上三米处,一片焦黑,大树在此折而未断,其上半部分垂散在地上以及半空中。

    之前停止的动作在这里缓缓移动着上前,然后在这棵大树倾倒的树干上采摘了一些东西,放入一个竹制的大背篓中。

    蘑菇!

    一种白色的,像小白帽子一样的蘑菇,整体只有小手指头大小,一整丛白嫩嫩、脆生生地生长在一起,很招人喜欢。这丛蘑菇,只被采取了约摸一小半,那些过大、过小的,都被留了下来。

    过大,帽子已经绽开,或将绽未绽,部分虽然尚能食用,但其鲜美之味已十去其八,其嫩滑之质已十去其九。将之留下,作为繁殖,是最好的选择。

    过小,有形无质,有质无味,采之殊嫌浪费。

    这一次的采集宣告完毕,视野也继续移动。

    其后,就在这片山野里,或草丛中,或树根下,或树干上,或山岩中,还有水溪边,在各种环境中,各种各样的蘑菇出现在视野里,而其中的大部分,都被放过,视野毫无停滞地继续移动。

    前前后后,继之前的那一种小白蘑菇之后,后续遇到的至少几十种蘑菇,其中只有九种,被采摘下来,一齐扔到了竹制的背篓中。

    再然后,视野回转,向着山下漫漫而行。

    一个大铁锅,里面放了约摸一半的清水,底下是被劈成整齐小木段的松木缓缓燃烧着。

    之前采摘的几种蘑菇,已经各各处理过,有的是仔细刷洗,有的是简单冲洗,有的连冲洗都没有,根本没过水,在形体上,有的保持原样,有的对拆两半,有的析成细丝,有的伞柄分开,或只取伞帽,或只取柄梗,然后这些整好待用的蘑菇,被先后不一地按照特定的顺序放入锅中。

    较为奇特的是,有的蘑菇放入不久,即被捞起。

    水沸前,八种蘑菇被放入,三种蘑菇被取出,水沸后,一种蘑菇被放入,旋即,五种蘑菇被取出,包括才加入的这一种,再然后,最后一种蘑菇被放入,接着,锅中仅剩的两种蘑菇都被取出。

    锅中,还剩下的,就是微沸的水色清汤。

    下一刻,一小撮细盐被洒入其中。

    一碗煮好已经盛入大白瓷碗中的米线被端了过来,然后,一勺锅里的清汤被倒入大白瓷碗中,只装了约摸三分之一的米线被清汤释放,在大白瓷碗中舒展开来。

    雪白的米线,水色的清汤。

    除此之外,无一点油星,无一点搭配。

    “十菌清汤米线!”

    上好的羊骨,被煮、蒸,煮、蒸,如此不断反复,待坚硬的骨架不断松软,最后一次,水蒸之后是干蒸,干蒸之后,不带半点水分的蓬松软酥羊骨,被放入之前的水色清汤中。

    清汤瞬间浸没入羊骨中。

    然后浸满了清汤的羊骨被取出,慢蒸,直至干透,研磨成粉。

    “十菌清汤粉包!”

    依然是一个大白瓷碗,盛入沸水,一包细粉被倒入,微微搅拌,然后,还是约摸三分之一的米线被放入。

    再然后,是并列在一起的,两个一样的大白瓷碗,两碗差相仿佛的米线,一份是清汤,一份是被“封存”起来随时待用的清汤……

    梦境就在此时变得虚幻迷离起来,待其再一次地变得清晰,却是已然进入了又一段新的梦境。

    这是一截缓缓流淌的江水。

    江边,一些大小石头零乱堆放着,然后其中的一些石头被取走。

    被取走的石头,先被敲碎,后被碾碎,再然后,这些被碾碎的粉末,像是被面粉一样地用水淘洗着,其中的部分粗渣被淘洗去,细腻的那些则留了下来,成为面团,不,泥团。

    再然后,泥团被反复不断地揉打撕拉,千锤百炼,直至成为一种“绕指柔”般的细腻。

    而其后,这些泥团,就真正开始了“绕指”的工作,在一个不断旋转的转盘上,在细致耐心的牵引中,渐渐成形,成为圆状,成为椭圆状……最终,成为一个既简单又复杂的类圆质形体——

    一个高颈的泥瓶。

    再然后,一样又一样的工序在这个泥瓶上不断添加,而泥瓶,也在渐渐地脱去粗陋,脱去朴素,其间,有扫,有浇,有画,有烧,而最终,再次出现于视野里的,已是一只优美如白天鹅般的细腻长颈天青瓷瓶。

    瓷瓶上,一只真正的白天鹅画像,站在江水边,单翅微展,长颈向天,姿态绰约,美不胜收。

    再其后,这只瓷瓶被轻轻地放于架上……

    梦境于此,再次转换。

    这一次,再出现于视野里的,却是一个木质方盘,盘上横竖地刻画了一些线条,而标着红黑两色字体的同为木质的小圆饼,就在这个方盘上被缓缓地移动着,不时有一两个小圆饼被拿下。

    车马相士炮,帅兵将卒。

    象棋!

    车行直,炮翻山,马走日,象走田,小卒只能朝前去,双士不离将身边。随着一点点规则的展示,再然后,当头炮、象字局、屏风马、铁滑车,一个又一个的布局与对阵,就在棋盘上,由浅入深,由简单到复杂地铺展开……

    一个梦境的结束,是又一个梦境的开始。

    一个,一个,又一个,连接七个梦境,先后上演,然后淡去。当第七个梦境也是最后的一个梦境再次淡去的时候,许广陵身形微微一动,然后苏醒了过来。

    但醒过来的第一时间,他只是睁着眼,躺在床上发呆。

    ==

    感谢“hzj012”的推荐票支持。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