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34章 年老□衰

正文 第34章 年老□衰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般的心理活动自然是不可能说给章老来听,许广陵只是对章老话末最后的说法有点好奇。

    章老说的是,“人呐,不服老不行。”

    乍听起来,这似乎是一种寻常的感叹,好多老人在好多情境下都会说这话,但是章老,这个不太寻常的老人,在刚才这样的情况下,说着这样的话,还是让许广陵捕捉到了一些东西。

    于是他就问道:“章老,年老和年轻,差别很大?”

    搁给外人听了,这绝对是一句废话,但许广陵并非是对外人而说,他也肯定,如果刚才他没领会错的话,那章老现在也绝对明白他到底问的是什么。

    果然,听了许广陵这话,章老的反应是微微一笑。

    那笑容中,很是有点意味深长的味道,接下来,他问许广陵道:“拙言,佛家有观点认为,人的身体就是一具臭皮囊,你怎么看?”

    这个许广陵还是很明白的。曾经有一段时间,佛学典籍是他心灵的避难所,在那段特别灰暗的日子里,无意间接触到佛经的许广陵,就仿佛一个行走在沙漠中并且已经焦渴将死的人,突然看到了一汪清泉,于是,便立即不管不顾地投身扑了进去。

    那段时间,许广陵遍阅佛藏,诸如《楞严经》《华严经》《法华经》《维摩诘经》等等等等,他不止是看了,而且还都看了不止一遍,但事实是,并没能很投入。

    最初很沉浸,但看多了,却总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隔阂。

    隔阂出自哪里,许广陵不知道,他只知道有。而当时许广陵看书的那个图书馆里,佛藏和道藏是靠在一起的,佛藏边上紧邻着的另一个书架,摆的就都是道藏,当佛藏看完,许广陵的目标再向左侧平移的时候,《庄子》就进入了他的视线,然后进入了他的手中……

    臭皮囊其实是通俗的话说,而且略有点极端。

    佛家真正的又或者说正统的观点是,“四大本空,五蕴非有”,这话详解起来很麻烦,因为涉及到很多,单就这一句话阐述,多少部典籍都不够用的,但简单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我,并不存在。

    组成身体的所有细胞,一个一个拎出来,没有一个是你。

    你在哪里呢?

    你仅仅是在这些细胞的反应中,进一步地说,你只是一种“反应”,一种“现象”,而并非是一种实体。这个说法似乎有点匪夷所思,因为人对自己的第一感受就是身体,而身体,是最实实在在的。

    但事实是,这身体,名义上是你的,实质上并不是,你对它拥有100%的所有权,甚至100%的处置权,但你只拥有它不到10%的控制权。它的一切新陈代谢,它的最底层、最核心、最根本的活动,你并无参予的权限,最多也只是有限地、略微地、间接地施加一些影响。

    如此而已!

    整件事,更像是天地宇宙把一具身体托管给你,你代为照看一段时间罢了,时间到了,人家要收回的。

    哥,姐,你就是个保姆!

    你是个很称职的保姆,对交给你托管的东西,你精心地照顾,细心地呵护,不忍它受凉受冻受渴受饿,不忍它受一点点伤害,让它吃好的穿好的住好的,而且定期不定期地把它清洗得干干净净,但是——

    哥,姐,你仅仅就是个保姆!

    身体不是自己的,再进一步延伸出去,自然而然就可以得出另一个结论:通过这具身体而得到的一切感知感受,自然也不是自己的。

    你喜欢吃苹果,可能仅仅只是这具身体需要,然后你就喜欢了。你以为是你喜欢,其实不是,你只是“被喜欢”。

    你天天吃苹果,然后身体不需要或至少一段时间里不需要苹果这种东西的补充了,你就对苹果提不起兴致甚至厌烦了。你以为是你厌烦,其实不是,只是你的身体在告诉你,在命令你,“拿走,我不需要!”

    然后作为一个称职的保姆,你就会说:“好的,主人,我讨厌苹果,从今天起,我们不再吃它。”

    ……

    是不是有点匪夷所思?感到很奇葩,很颠覆?

    但是单纯从理性或者说逻辑上,你找不到或者说很难找到其中的漏洞。你最多只能从感性上排斥它,认为它是荒谬的。

    许广陵当时为什么会对佛学典籍感到隔阂?这并非主要原因,但确实也算是次要原因之一。他不能说这个观点是错误的,因为以他那浅薄的见识和见解,他找不到这个观点错误在哪里,他就是单纯地不太喜欢或者说下意识地排斥。

    也因此,过了那段沉浸的时间段之后,许广陵基本很少再看任何一本佛学书籍,哪怕是相关的,再哪怕仅仅只是藉佛学之名搞心灵鸡汤的,他都不大提得起兴趣。

    反倒是《老子》《庄子》之类,直到现在还常备于他的书桌,他偶尔地就会抽一本出来,再品读品味一番。

    许广陵不知道章老对佛学知识了解有多少,事实上未必有他了解的多,在这一点上,许广陵用不着妄自菲薄,章老臭皮囊的提问,让他不自觉地回顾了一下当初的沉浸岁月,此时回想起来,竟隐隐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又或者说,那似乎已经是一段开始尘封的记忆。

    “章老,那个观点太极端,我有点不大能接受。”对于章老的提问,许广陵这般回答道。

    章老微微点头,似乎并不奇怪许广陵的回答,又或者他觉得许广陵这么回答才算是天经地义,不这么回答,那才是奇怪事呢!

    总之,对许广陵的这个问答他似乎早就有料于心,然后道:“那么我们在这个观点的基础上退一步,如果说身体只是一个架子,身体内部的气血之类的才算是根本,你怎么看呢?”

    章老以前莫非确实是一个中医师?

    这已经不是许广陵第一次这么想了。这一次,章老的这个提问,似乎还是中医的观点。当然,许广陵对中医并没有多少了解,他只是觉得,这个观点,“可能是”属于中医的。

    这个说法,许广陵要好好斟酌一下。

    但其实,也没什么好斟酌的,因为不论对中医还是对西医,许广陵都并无多少了解,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再怎么斟酌其实都是没有毛用,就如考试时对abcd四个答案不知道选哪个一样,碰到这种情况时,斟酌不管用,掷骰子才管用。

    作为曾经的好学生,在考试时,许广陵基本上是很少需要掷骰子的,甚至都可以说没有,但这时,他却掷了一遍骰子,然后道:“章老的意思是不是说,当人年老的时候,纵然身体还强壮着,但是身体内的气血却开始出现不可逆的衰减,而且这种衰减是饮食所补不回来的?”

    章老的反应是狠狠地拍了下大腿。

    ==

    感谢“龙之幽灵”的推荐票支持。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