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93章 医者,弈者

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93章 医者,弈者

    父母之于子女,子女之于父母。m.Shubao5200.Cc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有一个名词,叫做“至亲”。

    从血缘关系上来说,这是人世间最直接最紧密的纽带。

    但人是一种比一般动物更高级也更复杂的动物,复杂,许多时候也意味着芜杂,所以父母子女之间的实际关系,有可以为对方付出生命的,有一般亲密的,有形同陌路的,也有相怨相仇甚至不共戴天的。

    这都没什么稀奇。

    眼前,周青竹母亲的感激,那种由对女儿的爱而延伸至对医者的感激,直接、真诚而且浓烈。

    许广陵鼻子微酸。

    此情此景下,他很难不想起自己的父母。

    父母出事后,如果当时,这世间有什么神灵告诉他,可以让时间倒转,让这一切不再发生,那他真的是付出生命付出灵魂也愿意。——然而,这终只是幻想,终只是奢望。

    而对周青竹的父母及爷爷来说,他无疑就是扮演了一次神灵的角色。

    或许,这就是医者的意义所在吧。

    因为他,世间少了几位伤心人。

    “老师,你当初为什么会学医?”有一次客厅闲话中,谈到怎么为医以及古今医者的医德等问题时,许广陵这么地问章老先生。

    “拙言,为师的回答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为师那时,没有什么拯救病痛的觉悟,同样也没有什么厚德仁心。”

    “为师从医,最初,就是为了谋口饭吃。”

    老人这般回答道。

    许广陵哑然失笑,想了想,又觉理所当然。

    章老有说过他小时是为地主家放羊的,所以后来从医,直接目的,不是拯救他人,而单纯就是拯救自己?

    “但是,医生这个职业,到底和其它职业是有些不同的。”

    “拙言,你以后就会知道,也迟早会感受到,长久地和病人打交道,和生命打交道,是人都会变的,会被触动,会被牵动。”

    “所以不管从医时的心态和志向是什么,从医之后,一年两年,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在种种触动牵动下,你要么视生命如闲,呵,视别人的生命如闲,不把病人当人,要么就是把生命看得很重,为了病人,而时常很难顾及自己。”

    “没有中间状态?”许广陵问。

    “普通医生中,有的。高水平的医生中,很少。”章老淡淡说道。

    些许回忆在许广陵的脑海中闪过。

    此际,周母感激连连,周父醉意熏熏,周老先生则刚才直接就醉倒在席。

    周青竹小姑娘则挽着他的胳膊,默默不语间,表现得有点恋恋不舍。

    小姑娘的这种心情,许广陵大体能够理解,所以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她的小肩膀,然后道:“丫头,回去好好学习,争取考个清华北大,到时给我报喜。”

    小姑娘没说话,抿着嘴,只是连连点头。

    和陈致和返回章老小楼,对许广陵来说,也意味着,这件事,就此成为过去了。

    时间已经很晚,都十点多快十一点了。

    这个时间点,显然不可能再上课及闲话什么的了。所以许广陵也只是和两位老人照个面,便又返回自己的居处。

    一夜,如往常般过去。

    因为小雨依然还没停的关系,所以许广陵这一夜也没去公园,而是在窗前又站了一夜。

    他似乎越来越喜欢站着“睡”了。

    两脚轻轻点地,极舒缓极放松的状态下,却恍若不动如山,又恍若身如一棵树,深深地扎根于大地,然后,血液从心脏出发,流到手,流到头,流到脚,流淌在全身上下。

    那种安静而又汹涌的感觉,让许广陵既相当地清醒着,又深深地陶醉着。

    时间在这样的一种身心状态下,一夜,短如一瞬。

    第二天中午,许广陵又下起了象棋。

    “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这是那位图书管理员的话,很有名,也很多人都知道。

    这段时间的象棋对弈,对许广陵来说。

    将梦中的获得一点点印证落实,是一种乐趣;自身对于象棋的理解,一点点深入,是一种乐趣;在对弈中,将一个个对手斩于马下,是一种乐趣。

    围绕着对弈,棋盘上,敌我双方的棋局演绎,同样是一种乐趣。

    “酒薄不堪饮”遇到的对手,越来越高端。

    高端局,许多关键处的棋局变化,不论己方的还是对方的,都如好茶如美酒,值得品味。

    许广陵的优势在于,他可以在脑海里,将这些变化,以一种直观的方式,尽情的推演,推演它们的诸多变化,再然后,把推演所得施展于棋盘上。

    所以他这段时间的对手,事实上,都很痛苦。

    在这次参赛选手中,“酒薄不堪饮”已经是一个值得其他选手相当重视的黑马了,获得了很多的拥趸且不说,不少人也都开始仔细研究他的对局。

    此人棋风极其多变,而且经常扮猪吃老虎,不像是软件,甚至连人机都不大像,是其一。

    此人水平极高,绝对大师水平,是其二。

    因为这两点,所以很多人都猜测这位是现实中的某个大师,然后穿上马甲,放飞自我,玩得很嗨。——这么一来,其棋风多变的原因也得到了解释。

    许多大师棋风都是固定的,譬如有人擅攻,有人擅守,有人喜欢屏风马,有人喜欢士角马。

    但这并不就意味着他们不懂其它的路子。

    穿上马甲后,没有身份及名声的束缚,他们尽可以放开了玩,比如说,玩自己老对手的套路?

    你以为他是廉颇,实际上他可能是蔺相如。

    你以为她是西施,实际上她可能是赵飞燕。

    猜“酒薄不堪饮”到底是哪位大师,甚至都成了不少人的乐趣。

    许广陵今天的第一个对手,id叫做“醉里流年”。

    “老酒碰上老醉,有得看了!”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痛快痛快,你们应该大战三百回合。”

    “决战到天亮,不要走!”

    看底下的评论,许广陵知道他应该是碰上了一个硬茬。

    不过事实上,他现在的对手,就没有一个是软的。

    许广陵先手,他才平了个中炮,不期然间,电话响了,接过一看,却是大傻的电话。

    ==

    感谢“太空漂流瓶”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clx3899”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