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91章 待遇

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91章 待遇

    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

    而用章老的话来说,这就是“大”。操千曲,观千剑,就是在自己所钻研所经营的项目或体系上,广泛地汲取一切点点滴滴,从而聚土成山,聚水成海。

    然后,当你于高山远眺,当你于大海遨游,能一览众山小,能海阔凭鱼跃,那就是跨过了“大”的门槛,而获得了进入“宗”的门票了。

    从道理上来说,这很简单。

    而至于怎么汲取?

    有人从天地自然中汲取。如《易经》中所言,“仰观象于天,俯观法于地,近取诸身,远取诸物。”

    有人从“有人”中汲取。不俯仰天地,而是借鉴他人。

    有人则闭门造车。不从外界汲取,而从自身汲取。

    闭门造车从常规来说是一个贬义词,但也不是绝对。——人的身心意识,本来也是自然造物,汲取自身,从某种意义来说也是汲取天地。当然了,要做到这一点,要求很高,不是人人都可以就是了。

    关于大,关于宗,这其中的门道许广陵尽皆清楚,在许多晚上的闲话中,章老有述及,陈老有述及,而他自身也有过思虑。

    只待日后慢慢实践就是了。

    许广陵也对章老说过,他要做“药学大宗”。

    而当下的烹饪之类,算是小试牛刀。

    这一晚,论药及品药的正课之后,来到例行的闲话时间。

    许广陵先是说了那个电话号码的事,然后又当着三人嗯主要是两位老人的面,打开了那个手提箱。

    箱中的东西很简单,三件。

    一支黑黝黝的手枪及一个小盒子,装的子弹;一支灰色且黯淡无光的三棱刺;一个像是证件的小本子。

    陈致和倒吸一口冷气。

    许广陵则神色如常。

    和这些天的训练及见识相比,这个,则只能说是小玩意了。

    真正的小玩意。

    似乎也确如那位中年男子所言,聊作记念。

    两位老人又是目光交错,有顷,陈老开口道:“小许,这几件东西你都收好。另外关于那个电话号码的事,你不必太过在意,就把它当成一个……当成一个……唔,当成一个杂事的代办机构就好了。”

    许广陵点点头。

    当他离开时,陈老先生望着他的背景,目光深沉。

    晚上,陈致和已经入睡。

    两位老人却还在后院中吹风,观星,聊天。

    “老家伙,关于拙言的这个训练,你有什么要说的?”章老先生问道。

    老伙计白天的情绪略有点复杂,关于这一点,他很清楚。

    “小许在那边,又放了个大卫星啊。”陈老先生有点叹息般地说道,“而且应该是惊世骇俗级别的大卫星,就像在我们这边一样。”

    章老先生微微颔首。

    他们两人本身就有点特殊,所以对于这个弟子的表现,有震惊,有难以置信,但这也都不算什么。

    而对于那边的那些普通人来讲……

    “那边有内部的人才分级体系,五级,dcba,以及a+,正常来讲,就算a+级,也得不到这个待遇。”陈老先生解释着。

    听到这个,章老先生也感到牙疼。

    所以枪械及证件什么的不说,那个电话号码,也绝不是“不必太过在意”这么回事。

    他的这个弟子。

    哎。

    不好说,也没法说啊。

    而他们两个老家伙能做的,也就是铺路了。

    至于路怎么走,他们是管不了了。——这样的弟子,谁能管?至少他们两个老家伙是不成了。

    许广陵是空手离开小楼的。

    嗯,说空手也不对,他从章老的书房里拿了三本书,这是他今天晚上要看的。

    而至于那个手提箱及里面的东西,则被他交给了老人保管。

    他现在是租住的房子,虽然小区的安保及风气都很好,从未听说有什么偷盗之类事件发生,但从根本上来说,谈不上什么安全性。

    所以那样的东西,还是留在老人那里为好。

    而且一则他用不着这种东西,二则么,现在处处都有安全扫描的,火车站什么的地方且不说,就连他现在会去的那个省图书馆,门口都有一个。

    携带这种东西,都不够麻烦的。

    沐浴。

    看书。

    窗前静站,一边伏羲诀,一边整理白天所学所思。

    而后,许广陵躺到床上,美美睡了一觉。

    不过也就是一个多小时,他就醒了过来。

    肚子还是很饿。

    这几天,他的心跳在一百多次的基础上再次减少,每天都减少那么一小点,但是饭量却仍然一如之前,短时间内,他身为一个饭桶的事实无法改变。

    饭后。

    宜躺卧,宜纳凉,宜散步。

    许广陵步出小区,然后本能地抬头看天。

    天上闲云散淡,稀星几许,但许广陵却知道,明天上午十点左右,会下起雨来,并且一下就会下好久,至少一两天内,应该都不会放晴的。

    此刻的空气不是很好。

    而当许广陵进入公园,公园中更加稀薄的雾气,仿佛在诉说着寥落。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

    冬藏中。

    聚敛得好的,明年春来之际,生机会更加旺盛,而那些聚敛不好的,明年就不好说了,说不定今年春夏是郁郁苍苍,明年春夏却已凋零不返。

    这就是轮回。

    这也是这段时间以来伏羲诀的习练,带给许广陵的最大体验和感受感想之一。

    天明,天中。

    到了下午,一个恍然之后,许广陵才意识到今天下午没有那个特殊训练了,换言之,一天中,他终于又空出了几个小时的时间。

    不容易啊!

    窗外小雨淅淅。

    雨打芭蕉是古诗词中常见的意象,许广陵只吃过芭蕉,却没种过芭蕉树,更无缘体会过静听雨打芭蕉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念及此处,许广陵知道今天的这个下午,可以干什么了。

    下一刻,撑着前不久才买的雨伞,许广陵前往久违的图书馆而去。

    图书馆底楼,有自带书阅览室,通常人都很多,整个白天的时间说是座无余席也不为过,二三楼的借阅室,就设置在书架边上隔一个过道靠墙靠窗处的阅读处,则一般很清净。

    许广陵就在清净中,闲闲地翻阅着《全唐诗》。

    唐诗甚多,其中平庸者占绝大多数,有亮点者十不占一,优秀经典者百不占一。

    不过这其实没有什么,哪怕是许多平庸的,毫无亮点的,在悠闲的状态下去读,也能读出别样的风味。

    正可谓,书笺偶动雨随落,偷得浮生半日闲。

    此意不关书,也不在人。

    只是一股生机,一种幽意,一种萧瑟中的潜藏,随轻风,随细雨,漫漫洒洒,弥散在这整个天地间。

    于是,不需酒,也不需茶。

    而人醉,人醺。

    是日,许广陵青砖刻字,第一百零七天。

    ==

    感谢“冰点风凌”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bing涛”的月票捧场。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