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79章 天下无双

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79章 天下无双

    挂掉了和宋老板的电话后,许广陵重新打开电脑,查了下相关信息,然后拨通了郑女士的电话。

    “郑姐,刚才宋老板电话我,说了关于电影的事,然后托我问一下,你是怎么想的?”许广陵开门见山,但是语气很温和。

    对一个对自己有好感的女子,不论是这位郑女士还是公园里碰到的那位妹子,以至于同时于图书馆和公园中见到的那位,不论许广陵的态度怎么样,心总是柔软的。

    当然了,这也可以说是人之常情吧,并不奇怪。

    “许先生……”

    那边就说了这三个字,然后就顿住了。

    “郑姐,这么说吧,你有没有兴趣到电影里参演体验一下?”许广陵径直问道。

    “有,可我不是专业演员……”

    “这不是事,你只要本色表现就可以了。”许广陵道,“至于其它方面,我觉得没有必要考虑太多。再说了,也就是一部电演的女配,演完后,生活该怎样还是怎样,你自己有决定权的。”

    “所以,我的意思是,郑姐,如果有兴趣,那就不妨体验一下。”

    “如果兴趣不大,那就作罢。”

    许广陵道。

    “好。”顿了有两三秒后,那边这么说道。

    下楼,上车,训练,去往章老那里。

    生活的节奏一如既往。

    随着病情的大为好转,也或者缘于熟络的关系,周青竹对许广陵表现得是越来越亲近起来,就如今日,大老远地就迎了出来,然后挽着他的胳膊,蹦蹦跳跳地回到小楼中。

    不像是医生和病人,倒像是哥哥和妹妹。

    今天还是常规针灸。

    吃饭的时候,给周青竹小姑娘准备的,也早已由小半碗变成了一中碗。

    不过今天许广陵多问了一句:“小竹,每天吃这个会不会有点厌,要不我明天给你加个菜,红烧鱼怎么样?”

    开头之所以留祖孙两人晚餐,第一天是因为要查验针灸效果的缘故,其后就变成顺理成章,而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外间不可能有更好的,对小姑娘的身体有这般全面且温和补益作用的食物。

    不过天天都是这一道汤。

    许广陵自己,以及两位老人,对饮食是没有什么高要求的,别说几个月只吃这一样,就是几年甚至几十年只吃这一样,也无不可。

    但其他人就未必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治疗,小姑娘的总体身体状况固然是大为好转,其肠胃部分,也是一样。

    可以略微小小地放开一下了。

    所以许广陵才有此问。

    “许大哥,这个汤很好喝的,我一点都不厌!”

    这是小姑娘的第一句话,然后第二句是:“鱼我也喜欢吃的!”

    一桌人都是微笑。

    “小师弟,我还以为你只会做这一样呢,鱼你也会做?”陈致和问道。

    陈致和是真正喜欢吃鱼的,不论是热汤中翻滚着的酸菜鱼片还是红通通一片的剁椒鱼头什么的,都是心头最爱,平常时候,基本上一周最少必吃一次鱼的,而多的时候三四五次都不止。

    刚来时候第一次尝到许广陵做的这粉条汤,就差点让他把舌头都给馋掉了。

    而现在提到鱼,他最喜欢吃的鱼,经许广陵之手做出来……

    只些微一想,陈致和就有点忍不住了,舌腔中口水大量地分泌。

    “将就。”许广陵点头道。

    他没说的话是,不会可以学嘛。

    章老以前给了他一份菜单,这菜单在他手中一直蒙尘着,现在应该是让它出世的时候了。——身为弟子,这也是他为老师,以及陈老,可以做的小事之一。

    这个殷勤,是可以献的。

    两位老人对饮食是没有太多讲究。

    但不讲究并不意味着不喜欢,真若不喜欢,章老手中也不可能有那份御厨菜单了。

    一般老人,随年龄增长,眼耳口鼻舌都会有不同程度的衰退,比如年轻时候喜欢音乐而且是动感的,年老后很可能一听就烦,年轻时候什么美食都喜欢的,年老后有可能口味很淡,对大多数食单都无所谓。

    于两位老人而言,却完全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

    所以许广陵可以安心无虑地,把那份菜单从头到尾地尝试,然后呈现给两位老人。

    饭后,祖孙二人离开,两位老人和陈致和开始院中习练。

    往日三人是开天步走起。

    今日则是陈致和练起了许广陵教他的那个散手,两位老人也是一样,练起了许广陵所教的针对心脏的锻炼,但还是很勉强,有些地方做不到位。

    而许广陵则只是身体随意曲伸。

    说随意,是真随意,但在随意之下,却一举手一抬足都大有讲究。

    大宗师或者说大半个大宗师的层次,终究不是虚设的。现在的许广陵,对身体的了解早已远逾两位老人,他教给陈致和及两位老人的招式也正是由此而来。

    不过说起大宗师这事也有点奇怪。

    两位老人对大宗师的定义是五心皆通,许广陵也基本上认可这个定义。但自手足四心通后,这么长时间以来,他的顶心,毫无打通的迹象。

    要说他没有进步倒也好说。

    问题是,这段时间以来,以自我感觉或者说体验来看,他的进步是相当之大的。

    或者,所有的进益和提升,都用在五色花上面了?

    不过这也只是许广陵的些许不解。

    并未放在心上。

    一念即过。

    锻炼后,就在院中,晚课开始。

    这些天,章老给许广陵讲药,从地理上的北方开始,也是从滋补之药开始,不论是人参还是甘草,不论是枸杞还是肉苁蓉,都是如此,而讲述之后,便是当天所讲药材的单味实验。

    而经由老人“一代大宗”级别的传授,许广陵在这个领域的积累,一样是一日千里。

    就这样,老人还有话说。

    “拙言,为师擅长的终究是针而不是药,由为师来教你,耽搁你了。”

    “为师也想过找些药学方面厉害的来教你,一者人不好找,二者就算把那些人找来,为师也怕他们教起来不用心,会委屈你。”

    这话听得许广陵既感动又好笑。

    “老师,你别的话我都信,偏这话不信。”

    “我不相信这世间还有人比你对药草理解更全面更深刻的。”

    “退一步来讲,就算有,老师,不是有那句话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说到这里,许广陵呵呵一笑,“有事弟子服其劳,老师你擅针,那弟子就努力做到擅药吧,咱们师徒二人,一针一药,天下无双。”

    “好,那就天下无双!”老人也是意气慷慨,神情飞扬。

    ==

    感谢“tqf”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永无尽头”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