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76章 第二朵花开

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76章 第二朵花开

    在许广陵的感觉中,就像是天地之间,由一场小雪,变成一场大雨。

    而那黄色花的位置,就像是一片小小的沙漠。

    雨水恣肆淋漓地从天而降,向沙漠倾泻而去,而沙漠则无比贪婪地汲取着那雨水,分毫不拒,然后在汲取的同时,让自身从上到下、从外到内,尽皆被冲刷着。

    这种冲刷,带给许广陵的是一种难以形容的体验。

    飒飒然。

    飘飘然。

    可以用很多种感觉来形容,但都不全面,不尽数相像,惟一能确定的是,很“酥”,很淋漓,很轻快。

    身心沉浸于此中,时间便成为多余。

    彻底失去了时间的概念。

    不知过了多久,似很长,也似很短,很长是理性上的判断,很短则是感受上的留恋。

    许广陵醒了过来。

    而醒后的第一感觉,是很轻快。

    真的很轻快,全身也真的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似乎大地引力都不存在一般。

    许广陵微微屈膝,脚尖轻点床板,整个人并没有就此从床上立起来,这让他知道这种“飘飘然”纯粹是身心系统内的体验,而在外界,他仍然是一个一百多斤的重物。

    脚尖由轻点变成着力。

    然后下一刻,许广陵也终于站起身来。

    趿着拖鞋,许广陵于房中漫步。

    一步,两步,三步……很快地,更进一步的身体数据,也渐渐明晰起来。

    许广陵的第一发现,是心跳变缓了。

    由原来的两百四左右骤然下降了将近一半,现在只有一百三十五的样子。这虽然还是很高,但单纯从下降幅度来讲,却已经很大了。

    与此同时,出入心脏的血液,似乎也有了不小的变化。

    好像变轻了一点,也变“清”了一点。

    脚步不知不觉中停下,默默体会了半晌,许广陵确定了这个判断,血液确实变轻也变清了。

    伴随着的,是整个心脏似乎都变得很轻快。

    像是如释重负?

    下一刻,许广陵对身体的感觉,由心脏转到脾脏。

    这是此时此刻,许广陵身体内第二个“透明”的地方。

    不是真的在视觉上透明,而是在身体的体验和感觉上,彻彻底底,一目了然。

    和心脏一样,血液同样地同时出入于脾脏。

    在许广陵此时的感觉中,脾脏像是一个小湖,又像是一块大海绵,血液从入口缓缓地注入其中,又从出口缓缓地流出,但注入与流出的,却并不是同一批血液。

    有很多复杂而微妙的变化,在其中发生着。

    但不论复杂还是微妙,许广陵的感觉,首先是美妙。

    一种轻盈,一种妙曼,这是许广陵此时所感受到的,而沉浸于这种感觉中,不知不知觉地,许广陵的意识进入冥杳之境,下一刻,熟悉的五色花境再次浮现。

    然后,许广陵所看到的是。

    五色花中,继红色花之后,黄色花也完成了绽放。

    绽放的前提是纯净,是一尘无染,所以许广陵此时看到的,是一朵盛绽着的、美丽无匹的黄色花朵,明艳若霞,流丽似锦,而其澄澈晶莹处,则似无物能比。

    那是一种明明存在着,却似乎很难于世间具现的质感与颜色。

    哪怕之前有了红色花的体验。

    此番,黄色花开,许广陵依然识为之牵,神为之醉。

    待不知多久之后心神感觉终于从这里偏移开,紧接着许广陵就发现,之前从红色花流泻向黄色花的那些如雾如露如雨,此时,被分成了两道。

    一道仍然是从红色花流向黄色花,但是变得极其稀薄,若有若无,是真的如纱似雾。

    而另一道,则是从红色花,流向青色花。

    此时的青色花,嗯,青色花苞,和以前的黄色花苞,是一样的黯淡,一样的芜杂,就像是一朵劣质的青玉雕花。

    其实其本身也并没有这么不堪,但谁叫其边上,就是哪怕倾世间一切言语也难真正形容的璀璨与艳丽呢。在对比之下,不黯淡,也黯淡了,不芜杂,也芜杂了。

    清露披洒,静待花开。

    离开五色花境,许广陵睁开眼来。

    五就其二,道路尚长。惟有点滴不缀的浇灌,才有淋漓尽致的花开。

    拿过手机,许广陵看了下时间。

    凌晨三点二十五分!

    又是新的一天开始,洗涮过后,许广陵下楼,行出小区,漫步于道旁。

    今天的天气并不是很好。

    无星,无月,有云。

    从时间节点来说,已然是进入了冬季,早上要到六点左右才算是正式的天亮。

    所以此刻,算是黑夜。

    路灯尽职地为城市提供着光明,许广陵在道边的人行道上行走,六角形的小方砖堆砌成的花园式小道,弯弯曲曲,除了许广陵的脚步声,没有其它声响。

    天地在这一刻,是静寂的,也是清冷的,甚至透着些淡漠。

    但于许广陵而言,却仿若正行走于一个春风骀荡的旷野,而放眼处,尽是万紫千红盛开。

    这是感觉。

    也是向往。

    旷野,大山,河流,以至于哪怕是荒漠,那些属于“自然”的地方,于此时,不期然地再次对许广陵发出了召唤。

    为什么呢?

    许广陵有点好奇地自问。

    但是没有答案。

    下午,许广陵为周青竹进行了第三次回天针的针灸。

    而这段时间以来,她的身体健康指数,也已经来到了五十二分。虽然爬升得相对“缓慢”,而且较常人来说这分数仍然相当低,但整个过程,却无丝毫滞碍。

    换言之,许广陵的冶疗方案,很理想。

    也是这一天,临走的时候,周老先生双手郑重递给许广陵一个手提袋,说是小礼物。

    在章老的示意下,许广陵收下了。

    许广陵本以为真的是小礼物,所以也没当回事,回到居处后,晚间功课完毕,睡觉之前随手拆开包装,打开看了一下,才发现这“小礼物”有两个。

    一个是腕表。

    一个是一张银行卡。

    许广陵从来就没戴过手表,以前没戴,现在及以后就更不会戴。以前且不说,现在及以后么,对一个“武者”来说,身上佩戴这些累赘的东西是难以想象的。

    许广陵对腕表的认识也基本是没有。

    他现在的知识相对普通人来说已经勉强能算是“渊博”了,或者至少算得上是丰富。

    但不包括这一块。

    上网查了之后,许广陵才发现这是一块卡地亚名表,价格大约是四百万人民币左右。——这当然不可能是假货。

    表是这样。

    卡呢?

    卡背后就附有密码,六个八。

    小区边上就有atm,许广陵出去查了下,金额是一千万人民币。

    第二天早上在公园里,许广陵把这事给章老说了。

    老人笑了笑,然后道:“不多,但是过了。拙言,表你就留下,权当是个记念,至于卡,让你师兄给退回去吧。”

    许广陵当然说好。

    ==

    感谢“奈何桥前奈何兮”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虚空赛场”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