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73章 人参

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73章 人参

    一节课,一千八百六十二种药草。www.147xs.Cc 更新快无广告。

    讲者毫无顾忌,听者全神沉醉。

    面对这样的一种讲课与听课,身为“旁听”的陈致和张口结舌,一脸懵逼。

    看师徒两人这种习以为常理所当然的样子,他们以前,经常这样来?

    陈致和还真猜对了,章老一开始给许广陵讲课,内容量并不大,但自从发现许广陵领悟力超常之后,其讲授的速度也在不断加速,而当后来确证了许广陵的过目不忘之后,章老再讲课,许多时候,那一节课的内容量就很惊人了。

    至少,是能够称得上惊世骇俗的。

    就如此刻,不怎么“俗”的陈致和,一样出离震惊,然后满怀惘然。——看人家这师徒!

    书房课后,客厅闲话。

    话的是药草在国内的人工种植情况,这一次,陈致和倒是找到了用武之地,侃侃而谈。陈副院长的风采,在这一刻终于有了些微的展示,不然,怕是要一直憋屈下去了。

    其实也不是憋屈。

    而是。

    在他们这个四人的小团体中。

    论医,章老一代大宗,论武,陈老一代大宗,论学习以及成长进度,这里有个外星人。

    身为“普通人”的陈致和完全顶不住。

    只感觉自己渺小如尘埃。

    而且最要命的是,这种渺小还随着时日的推进,一直加剧下去。陈致和感觉自己越来越渺小,渺小得都快要找不到了。

    真的,如果不是被老父勒令留下,陈副院长最多只待个三五天,必定会返回的。

    这个小楼,不是他可以呆的地方。

    闲话结束,回去的时候,许广陵手中拿上了一本《神农本草经》。

    章老的最新批注本。

    这一天的课程,算是对药的总论,或者说绪论、概论,反正就是那个么意思,而自第二天起,章老开始了对单个的药草的具体讲述。

    而第一味药草,便是人参。

    因为人参红薯山药粉条的原因,也因为以前受过佳公子的普及,许广陵对人参还是了解那么一些的。

    尤其是对人参的性能了解上,就更不是“一些”可以定义的了。

    不过章老又是何人?

    老人虽然说自己擅长的是针而不是药,但就从昨天许广陵看到的神农本草经中的相关批注来看,老人所谓的不擅长,估计是不像是针那般,冠绝千年?

    又或者仅仅只是,自己输给了自己?

    反正今天。

    老人从人参讲起,从长白山讲起。

    先是讲长白山的地理环境,轮廓及海拔,以及气候及温湿度等,随后从山水气候来到草木,简而言之,老人就是先讲《长白山地理学》,后讲《长白山植物学》。

    而待这两者之后,才来到了“人参”这一味特殊的植物。

    然后,道具上场。

    老人曾经亲手挖掘的一支六百六十年份的老山参。

    这倒不是事。

    问题是,讲述之后,老人就拿这支老山参作为样本,带着许广陵了解人参的药性。

    别说陈致和了,就连许广陵都很吃惊,“老师,用不着这个吧?”

    倒不是这人参很珍贵。

    嗯,它确实很珍贵,但对于老人来说,应该是不值一提的,然而这明显是带有相当记念性质的一株人参。把它用在寻常的教学展示中?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浪费两字可以形容的了。

    “迟早要用的,难道要让我老头子把它带到地下去?”

    “你是我的关门弟子,不用在你的身上,又用在哪里?”

    老人淡淡的两句话,结束了关于这一点的异议。

    也让陈致和这个“非关门弟子”肚子里酸水直冒。

    老师,同样都是弟子,这待遇的差别咋就可以大成这样涅?不过看着身边的小师弟,这个未来的“大宗师”,陈致和心中的不平衡,很快重新平衡。

    于是,接下来。

    就在后院中。

    头、尾、须,上部中部下部,表皮、外侧、内侧、核心,切片、磨粉、整块。

    水浸、水煮、水蒸,酒浸、酒煮、酒蒸,干烘、蜜炙……

    许广陵就这般,上了第一堂的药材初步处理课。

    当然,作为药材来说,这人参倒也没有浪费,最终是被四人分而食之。

    对于普通人来说,药材的吸收是很慢的,因为药材的有效成份很多都属于大分子,“难消化”是其特点之一,也就在讲到这一点的时候,老人给许广陵附带讲及了药材处理中的“九蒸九制”。

    “最初,应该是有大医发现某些药材经过寻常的蒸煮,其药效难以被有效吸收。所以或会尝试在只蒸一次的基础上,多蒸一次。”

    “这种尝试,就打开了药材处理的新天地。”

    “所谓九蒸九制,这个‘九’,不代表确切的数字九,而只是代表多、不止一次,具体而言,可能是两次三次四次,也可能是五六七八次,当然也可能是不多不少,就是九次。”

    “九蒸法应用于两个方面。”

    “一是某些难消化药性的降解,二是某些大毒类药性的去灭。”

    “这是一种理论上很简单但实际掌握上很复杂的药材处理方法,有很多具体的讲究,非大医不能为。”

    “若非大医,则要么刻舟求剑,要么胶柱鼓瑟,又要么,沦为装神弄鬼之流,或徒劳无功,或适得其反,或误己误人。”

    许广陵点头表示理解。

    老人这里的“大医”,大抵就是掌握了神农诀之后的他,又或是老人与陈老这样的,总之是,品尝之后,能知药效。

    只有在这个基础上,才能真正地把握这个方法。

    而在讲完了这个之后,老人开始为几人及自己针灸,为的是,让刚才喝下的参液,快速吸收。

    这是一套特别的针法。

    作为针灸一道的继往开来者,又兼作为从“养”这一道而晋为一代医学大宗者,老人的这一套针法,被老人自己称为是“比较有心得的小玩意之一”。

    在之前,老人已有传授给许广陵。

    不过今天的下针,又稍微有点不一样。

    “拙言,看了你这两天的针法,为师对这套针法也有了点小改动,你给为师提提意见?”

    陈致和再次目瞪口呆。

    老师让小师弟给他提意见?

    这……

    这!

    针灸之后,三人于院中开天步走起,而许广陵则练起了那八式散手,然后被结束了开天步的三人围观。

    练习完毕后,许广陵对陈致和道:“师兄,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也来教你一式散手,可能对你现在稍微有点用处。”

    ==

    感谢“醉里舞步”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唐风汉服”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