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70章 一针可抵三年之功

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70章 一针可抵三年之功

    “小许,给我也来个。”没待章老先生说更多,陈老先生直接伸出了手。

    于是许广陵第四次施针。

    陈老先生和前面三人都不一样,因为他的手心处不需针灸而“自带漩涡”,只是针灸之后,这漩涡的流速一下子加剧了很多,而同样握于其手心处的木片,其中的雾气,几乎不需许广陵引导,便被吸纳进了身体之内。

    “咝!”

    身体一样地微微颤抖着,与此同时,陈老先生龇牙咧嘴,像是被冰扎或者说身体过电一样。

    “小许,老夫服了,你这是逆天手段啊!”过了半晌,气血平静下来的陈老先生开口第一句,便是这般说道。

    “是的,拙言,了不得。”章老先生接着。

    如何了不得,如何逆天,两位老人是最清楚不过的。

    一个是武学大宗,开了三窍,一个是医学大宗,对身体有极深入的了解和感受。

    许广陵笑了笑。

    这不是逆天。

    而是“回天”。

    不过两者,好像也差不多?

    “老师,陈老,这针法直入根本,针和灸配合起来效果比较显著,但是属于对身体的强行改变。因为是初次尝试,究竟有没有负作用还不清楚,需要进一步观察。”

    “而就算没有负作用,这个手段,我也总觉得不宜多用。”

    许广陵语气有点凝重地缓缓说道。

    所谓针和灸,针不用说,那灸自然就是指在针的同时配合着导入雾气。

    这和灸的性质是一样的,但从层次上来说,自然是极高甚至是最高层次上的灸,绝非寻常的所谓灸能比的。

    对于这一点,两位老人自是了然。

    不过陈老先生却笑道:“你小子是被这效果吓着了吧,功效太大,以至于让你觉得它近‘妖’而不正常?”

    这确实是许广陵的心思。

    所以他老实地点头。

    章老先生接过话题:“拙言,慎重是有必要的。但在慎重之外,同时也要大胆。有个词叫‘有破有立’,立,你已经有了,而下一步,你需要做的,就是‘破’了。”

    “破出为师的窠臼,在医之一道上,建立起属于你自己的体系。”

    “不妨,就从这个针法开始吧。”

    章老先生的这话,让站在一边的陈致和目瞪口呆。

    曾经的时候,老师对他,最多也就是“将就”、“可以”、“还行”,而这已经是极难得的赞许了。每得到老师一句这样的评语,都能让他高兴好久。

    但是现在,老师对这位小师弟,是怎么说的?

    如果没理解错的话,老师的意思是,小师弟已然……超过了他?

    是这个意思吧?

    知道他的这位小师弟很了不起,之前就知道,而通过刚才的针灸,更知道了。但再怎么样,陈致和也难以置信,他的这位小师弟现在居然就已经……

    他现在真的不是在做梦?

    还真不是!

    “弟子哪敢,老师,弟子现在和您相比还差得远呢。”

    陈致和听着小师弟这么说道。

    嘿,你这话倒还中肯。

    陈致和在心里这么说着。

    但紧接着,他就听到老师郑重且认真地说道:“是差得多,不是差得远。拙言,为师的许多杂学,是你目前还欠缺的。但在医道的根本体系上,为师已经没有什么好教你的了。”

    “你现在不超越为师,尚待何时?”

    许广陵默然,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

    嗯,权当是老师对他的激励吧。

    “老师,我希望能够超越你,但那真的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沉默良久之后,许广陵这般说道,然后想起一件事,“老师,对于小周的这个病情,我之前提出过‘反’、‘扶’、‘袪’这三个方针。”

    “之前只有‘反’而没有‘扶’,所以这个‘袪’我也不敢施用。”

    “现在,这最后一个方针也可以上场了。”

    怎么袪?

    用药。

    或者说用药是其中之一。

    在学习针灸的时候,章老第一课就给他讲过针和药。

    针能调济全身,但也只能调济,真正意义来讲,谈不上补也谈不上袪,其一切效果,都是通过对身体的调济来产生的,通过身体的自身作用,来产生补或者袪等方面的效果。

    它没有负作用,用到位了,效果也极其显著。

    但是。

    有它自身的局限。

    而药恰好相反。

    是药三分毒。

    药有负作用,但它是一种外来力量,可以强有力地对身体造成干涉。

    针药互补。

    而“针”和“药”也正是中医的两大根本流派。

    目前来说,针派式微而药派发扬。当然这绝不是针不如药,而是药好学而针不好学,三岁孩童即能口诵汤药歌诀,而想学针,不是学个皮毛的那种……

    就一句话,先成为半个或者至少小半个宗师再提这事吧。

    若没有这个前提条件,哪怕有名医手把手地言传身教,也最多只能做到固步自封式的继承,而若想在这个基础上往前踏出半步,那基本是绝无可能。

    擅针者一人,擅药者万人。

    这是章老先生曾经说过的话。

    许广陵的话,章老先生自然是听得明白,然后颔首道:“好,这个我来安排。另外,从明天开始,拙言,我来给你讲一讲‘药’。”

    讨论完这些,章老先生和陈老先生两人都不再理许广陵,而是径直在院中走起了开天步。

    陈致和也跟上。

    许广陵倒是在一边看着。

    这种锻炼对他现在是一点效用都没有。

    不过看着看着,许广陵却是有了一点新的发现。

    在天眼视野下,三人才转了大半个圈,然后每次落脚,身周的光环便都稍为剧烈地膨胀和收缩一下。

    这个情况,是开天步本身引起的,还是因为之前雾气引入,然后经由开天步的活动而造成的?

    不过不论是哪一种,许广陵都可以确定,这个开天步,对身体确实有不小的作用。

    整整踏了将近一个半小时,三人才意犹未尽地终止。

    陈老先生兴致盎然地对许广陵道:“小许,你刚才的那一针,足抵我三年之功。”

    “等弟子再潜心研究探索一段时间,如果确证它没有负作用,到时,为你和老师一天针一次都行。”许广陵微笑说道。

    “小师弟,还有我呢。”

    陈致和在一边嚷嚷,像是抢糖吃一样。

    如同怕被遗忘的小孩。

    ==

    感谢“”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元水圣王”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