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64章 新的境界

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64章 新的境界

    小师弟,你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许广陵微微笑了笑,他的这位师兄功力不值一提,但是眼力倒还不错。

    当然这并不是说两位老人的眼力就差了,而是他们一路见证了他的成长与变化,对今天这样的“小变化”,估计已是无动于衷了。

    而事实也正如许广陵所言。

    不过稍微有点不一样的是,两位老人不是无动于衷,而完全就是麻木了!

    “师兄你眼力真好,今天这不是天气爽朗么,所以我的精神也便昂扬了些。”许广陵回道。

    天气爽朗。

    然后精神昂扬?

    在陈致和不自觉地仰首看天的时候,章老先生笑着道:“拙言,你的眼睛……”

    陈老先生则没有说话,而是一直盯着许广陵看。

    许广陵再笑,然后很调皮般地眨眨眼,接着两手一摊,对两位老人道:“章老,陈老,现在呢?”

    陈老先生摇摇头,然后像是叹气般地甩出三个字。

    “你小子!”

    够了,已经无须多说,这一眨眼间的细微变化,已经足够两位老人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什么事了。——就如前面所说的,他一路走来的历程,两位老人也是一路见证的。

    接下来没什么好说,就是打拳。

    不过在三人打拳的时候,和往常不一样的是,旁观的时候,许广陵启动了天眼。

    于是,他就看到了往日所没有看到的东西。

    最先是陈老先生。

    拳打到一半的时候,他身上的光环开始流转,出现了和草木基本相似的状态。

    光环流转,漩涡也加速,脖颈处,两手腕处,珠串内的雾气散溢受到影响,被更大幅度地牵引了出来,然后循顶上及两手心的漩涡,被其吸纳进了身体之内。

    公园内的雾气也有些许被吸纳了,但含量却极其之少,嗯,可以忽略不计的那种。

    其两脚腕处同样各有一个珠串,但基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许广陵也由此而第一次明确地知道或者说看到,陈老两足心窍的打通,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至少目前,还没有任何迹象。

    在许广陵的观察中,半个小时渐渐过去。

    陈老先生的打拳也宣告完毕。

    许广陵当然是继续观察着。

    而他的发现是,打拳停止之后,陈老身上光环的流转也渐渐缓慢了下来,待其定气凝神三分钟之后,举步向着这边过道走时,其身上的光环,已然回复到和之前来时差不多,也就是趋向于静止。

    接着是章老先生。

    如果说陈老先生是正当劲的夏天的草木,那章老先生就恍如初秋的草木。

    未现凋零,但是已然清减。

    且不说其两手腕处无丝毫动静,就是其顶心处,那漩涡的流转,也是颤颤巍巍的。

    许广陵心里微微叹息了一声,老师身体的虚损,还是存在的。

    虽然老师有讲过,因为自身的状况,通过“补”之一道成就了一代大宗,但事实是,他补得还不够,又或者说,也是老人自己曾经说过的那句话,“人力有时而穷。”

    得想个办法,为老师好好地补一下。

    当然,陈老也包括在内。

    调集雾气为两位老人“灌顶”?

    一是需要换个地方,这公园里的雾气已然不堪使用,二是,这种灌注是否可行?两位老人能否吸纳,能吸纳多少?

    在许广陵的观察及思索中,章老先生结束,陈致和上场。

    若以一个普通人的视角来看,他的这位陈师兄还是颇有架式的,架子工稳,气韵连绵。

    但在天眼视角下,许广陵看到的是,其身上光环的流转,颇为勉强,而后很自然地得到的结论是,这位陈师兄,工夫有,但是功夫尚有欠缺,积累有,但是沉淀尚有欠缺。

    沉淀略有,但是提炼几无。

    怎么提炼?

    陈致和结束打拳之后,许广陵并没有开始他的表演,而是对陈致和道:“师兄,我们来切磋一下吧。”

    两位老人在过道上目光交错,脸色怪异。

    陈致和饶有兴致地和他的这位师弟开启切磋模式,但很快地他就知道,这尼玛绝逼不是切磋,他的这位师弟很无耻非常无耻极其无耻地欺骗了他。

    切磋?

    不存在的!

    存在的只是单方面虐打,而且是百般变换花样的花式虐打。

    陈致和手忙脚乱,陈致和狼狈不堪,陈致和气喘吁吁,陈致和心跳如雷,陈致和神色仓皇,陈致和瘫倒在地。

    虐打过程持续了五分钟。

    五分钟的时间内,前一分钟,陈致和经历了从人间到地狱的历程,后四分钟,陈致和经历了从地狱第一层,到地狱第十八层的历程。

    五分钟的时间内,陈致和极深刻地体验了一番相对论。

    就是爱因斯坦说的那啥啥,在美女边坐一小时,像是只过了一分钟,而在火炉边坐一分钟,像是过了一小时。

    陈致和不是坐在火炉边。

    而是坐在一辆驶向地狱的高速列车上。

    这五分钟,在他的感受中,何止是五小时?

    “师兄,你是一个很好的切磋对象,明天,我们接着来?”

    正从地上瞪脚起来的陈致和,听到许广陵的这话,两脚一软,又差点栽倒在地。

    “师兄,你其实缺少的就是切磋。我估计,你只要和我切磋一段时间,一定会有所进展的。”许广陵道。

    陈致和还没来得及说话。

    他老子就拍板了。

    “那就切磋,天天切磋!拙言,你费点心,这小子就交给你了!”陈老先生用铁一般地语气说道。

    陈致和只感觉眼前一黑,瞬间天昏地暗。

    不管他是院士,还是副院长,又或是其它一些什么什么的,也不管他是五十六十还是七十八十什么的,在老父面前,他就是“这小子”。

    接下来是许广陵的活动时间。

    到得今日,他早已是不再固定地打哪一套拳,太极拳又或八极拳什么的。

    这当然不是轻浮,更不是炫技什么的,而是固定的套路,对他来说,已不再有任何效用,哪怕是一点点的!所以此时,在老松树下,许广陵是随心所欲地挥拳动脚。

    他现在的身体素质或者说条件,为他提供了随心所欲的资本。

    陈老所授的那诸多拳法,则为他提供了随心所欲的素材。

    所以此时,许广陵或由极动到极静,或由极慢到极快,其招式,也经常在极繁与极简间切换。总而言之,那真的是静若山岳,动如奔雷,飘若浮云,沉如怒海。

    哪怕此时仍然气息未定,陈致和还是看得心醉神驰。

    至于两位老人,目不转睛之余,激赞有之,感叹有之,无法扼制的些许沮丧也有之。

    尤其是陈老先生。

    再过不久,在他们三人中,他的“武学大宗”的身份,大概就要易主了。

    ==

    感谢“东野晓”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a秋风熙日”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