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61章 第七个梦

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61章 第七个梦

    早上从公园回去后,做饭吃饭,饭后,是雷打不动的一顿酣睡。

    梦中,五色花展。

    丝丝缕缕滴滴的如雾如露如雨,从彻底绽放风华绝代的红色花上,倾泻到已然渐渐变得纯净的黄色花上。虽然说是已然渐渐变得纯净,但其澄澈程度,和红色花比起来,相距仍然甚远。

    许广陵也不知道,究竟何时何日,二者才能相当。

    似乎,没有那“雾气”的推动,仅靠自身之力的运化,其速度,是近乎于停滞的慢。

    更何况,这还只是第二朵花。

    在这第二朵之后,还有第三朵、第四朵、第五朵!

    找到新的雾气来源,或者另外一种和雾气相当的推动力,似乎是应该且必须的一件事,不然的话,大概许广陵就有机会好好地体会一下何谓“阳关易破,阴锁难开”了。

    或许要十年八年的时间才能让五色花全数绽放?

    这还是太乐观的估计。

    总之,正常地习练而不靠“外力”,其进展速度,实在不太乐观。

    不过暂时而言,许广陵确实没有在这一方面有所行动。

    现在这样,进展的速度确实很慢,但与此同时,习练过程中的体验,也分外微妙。那种丝丝缕缕若有若无的倾泻和流变,让许广陵在凝滞中,仿若看到了一种永恒。

    是的,每次的酣睡中伏羲诀的习练,单纯从五色花的进展方面来说,确实不大,或者说迹近于无。

    但每次从酣睡中醒来,心境总是异常的宁静且悠远。

    醒来,站到窗边,看阳光宛转,看和风轻拂,看云朵在天外或卷或舒,许广陵总有一种站在时空之畔,看光阴之水从脚边缓缓流过的感觉。似乎蹲下身去,伸出手来,就能触摸那光阴,就能捞起那光阴。

    短暂与亘古,流动与永恒,就这般地于此交汇。

    正因为有着这样的一种体验,是以,虽然每天睡梦之中,伏羲诀习练的效果都不甚大,但许广陵仍无半点急切之心,他的心及整个意识以至于精神,都沉浸在那如雾如露如雨中,沉浸在那五色花中,沉浸在那凝滞中,沉浸在那流动与永恒中。

    而如果说这种感觉是很幽微很神妙的话,那每天下午的“特殊训练”,对许广陵来说,就是一种从极静到极动的过程。

    随着训练日程的推进,随着许广陵自身格斗体系的迅速建立,对方安排的训练力度也在逐日加大,大有一种不论你怎么进步我都必须把你给压死的感觉。

    这让许广陵在每天的训练之后,虽不至于精疲力尽,但确实也有一种九死还生的感觉。

    九死还生是心理上的感觉。

    至于身体上,以他现在的回复力,真的很难精疲力尽。总是旧力未尽,而新力又来,绵绵不绝,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哪怕刚训练完,他累到连一个小手指头都懒得动,但当坐在车上,经过约半小时左右的车程来到章老家时,便又精力满满如同酣睡过三天三夜一般了。

    然后为周青竹小姑娘针灸,针灸的同时和小姑娘交流着关于诗词的空当接龙小游戏。

    然后做饭吃饭。

    然后上课闲谈。

    然后返回。

    睡觉以及吃饭后,然后再次前往公园。

    这便是许广陵的一天。

    隔了几日之后,许广陵现在又是每天夜里都去公园。

    当然,他都再没有吸纳那雾气。冬花诚可怜,薄瘦不堪摘。

    许广陵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长椅上,面对那片虽黄犹绿的草毯,放空心神,在一种实难用言语形容的状态下,其识其神其身,与雾气交融在一起,与公园里的草木交融在一起,与这片土地交融在一起,与这片空间交融在一起。

    或许,这也算是某种程度的“天人合一”吧。

    而就在这种合一的状态下,许广陵恍若成了此间的主人,水气之变、虫鸟之动、草木之摇,如此等等,这片小天地中的一切动静,俱皆清晰如缕地呈现在许广陵的感应之中。

    许广陵清晰地感知感受着,露水是如何的从无到有,凝聚于叶底。

    许广陵清晰地感知感受着,虫鸟是如何的由动到静,栖息蛰伏于黑暗之中。

    许广陵清晰地感知感受着,公园包括后山,所有的草木之属,大叶片小叶片,包括小小的草尖,是如何的在夜风中摇动,又及,偶尔的,因季节原因而被树木剥离了的枯叶,是如何的在空中打着转儿,又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翩然落地。

    这些,皆是如诗如画,也如乐。

    值此之际,无数的旋律于许广陵的意识之中泛起,一如露水之凝,一如虫鸟的动静,一如草木之摇,一如落叶之飘,但在许广陵的心神处于空灵的情况下,这些泛起的旋律因无后续,旋起而又旋落,不成曲,不成调。

    若有任何意愿,许广陵完全可以藉此成曲一首两首,三首五首,十首八首,以至于千百首甚至更多。

    但自始至终,许广陵只是淡然或者说无任何思绪地,看着这些“天籁之音”,在他的意识天地中,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不绝如缕,扬扬纷纷。

    一片两片三四片,五六七八九十片。

    千片万片无数片,飞入梅花总不见。

    不知过了几天,不知什么时候,当许广陵于长椅上坐着,身心连接着这片天地一如既往时,某一刻,于意识中泛起的那些片断,突然地,全数消失。

    水气的凝聚消失了。

    虫鸟的蛰息消失了。

    草木的招摇消失了。

    一切的动与静,一切的感与知,全都消失了。

    许广陵其实还是有意识的,并未进入彻底的沉眠状态,但他此时的意识,仿佛被丢进了被静止或者说被冻结了的时空中,从而呈现出一种类似于“虽存在却空白”的状态。

    冥冥沓沓。

    恍恍惚惚。

    失去了一切感知,也失去了任何对于时间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这种无以名之的状态下,许广陵的意识之中,一本散发着蒙蒙青光的古书攸然出现,书页缓慢打开。

    一页开,若一世界。

    三圣法,过去。

    九成法,过去。

    二十四便宜法,伏羲诀,过去,神农诀,过去,当来到第三页的时候,书页静止。

    而呈现在书页上的,是同样散发着蒙蒙青光的字迹——

    轩辕望气诀。

    ==

    感谢“从无名到拈花”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紫雨天衣”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