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59章 棘手

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59章 棘手

    小姑娘祖孙还是自晚饭后离开。m.147xs.Cc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书房正课后,到了客厅闲话时。

    陈致和似乎已经憋了好长时间了,这时再也忍不住地问道:“小师弟,你早上给我的这玉石,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一边说着,一边摸着手腕上的珠串,神情那是相当的不平静。

    两位老人都只是淡淡笑着。

    “这就是普通的玉石珠串啊,师兄你为什么这么问?”许广陵道。

    陈致和用一种“你当我是傻子吗”的眼神看着许广陵,又看看两位老人,但是发现二老根本视若不见,就当没有他这个人,于是不得不颇为气闷地对许广陵道:“小师弟,我和你说正经的。”

    “师兄,我也和你说正经的。”许广陵道。

    看着许广陵那一本正经的神情,陈致和真想把这家伙抓过来暴打一顿,但这个想法很难成立,别的啥都不说,就说一条,那就是他有很大可能打不过这个家伙!

    “那这个东西,我还要几条!”

    知道一时半会从许广陵这里是得不到答案了,至于两位老人那里他更是什么都没有问出来,陈致和毕竟不是真的傻子,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不要紧,要紧的是,他也要像两位老爷子一样,两手两脚加脖子,都戴上这个东西!

    “师兄开口,那自然是没问题。”许广陵答得异常爽快。

    这让陈致和也不知是该感到高兴还是感到郁闷,嗯,就是那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吧。

    祸福茫茫不可期,大都早退似先知。

    当君白首同归日,是我青山独往时。

    顾索素琴应不暇,忆牵黄犬定难追。

    麒麟作脯龙为醢,何似泥中曳尾龟。

    陈老先生却是在此时,开口念诵着一首诗,这首诗是白居易写的,题目是《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感事而作》,也正是之前,许广陵给周青竹小姑娘提示的那首诗。

    小姑娘编排的第十首,题目是《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

    一个是十一月四日,一个是十一月二十一日,这自然是对得上的,而且追究内容,一个是为国,一个是退隐,两者间也是有着脉络可寻的,所以把这两首诗关联在一起,是没有问题的。

    陈老先生念完这首诗,章老先生便紧接着跟了一首。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这是李商隐的无题系列诗之一,为了方便区分,后世也有人根据诗的前两字把这诗干脆命名为《锦瑟》,而章老念这首诗,毫无疑问是承接了上一首中的“琴”。

    古代关于音乐的,有个成语叫“琴瑟和鸣”。

    这由上一首的“琴”而过渡到这一首的“瑟”,是天衣无缝的,而且在诗的体裁上,二者也都是七律,也就是七字八句。

    章老念完之后,两位老人都把目光转向许广陵。

    许广陵微微苦笑。

    这个小游戏,玩法是他提出来的,但也只是当时量体裁衣地为周青竹小姑娘安排的一个项目,而他自己,可是不擅长的啊。——在两位老人面前玩这个?

    就那两个字。

    呵呵。

    不过此时,两位老人明显是对他发出邀请,许广陵也只能献丑了,嗯,是真正的献丑。

    略微沉吟了几秒之后,许广陵也念了一首。

    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

    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襦。

    妾家高楼连苑起,良人执戟明光里。

    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拟同生死。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这是承接上一首“沧海月明珠有泪”中的“明珠”。

    接下来,三人便这般一人接一首地串了起来,其间沉吟及思考绝不超过五秒,或者也可以说是行云流水毫无间断,过了几个来回后,一旁的陈致和也饶有兴致地加入进来,但没几个回合,便败下阵来,被两位老人给驱逐了出去。

    陈副院长无比悲催地发现,素来也算是“博雅”的自己,在这里成了彻底的文盲。

    不过许广陵其实也好不了多少。

    他现在的诗词储量,也只是两千首不到,在两位老人面前,太不够看了。真若想和两位老人分庭抗礼,估计得把这个存量提升两个数量级,嗯,两万首肯定依然不够看,二十万首还差不多。

    陈致和败退离场后,三人承接的速度越来越快。

    而很快地,把整首诗都给念完,毫无疑问是不符合快速这个宗旨的,太累赘了。

    所以三人开始只念诗名及作者名,遇到偶尔必要的,最多再加上诗中的开头一句用以标明是同名诗中的哪一首。

    章老:“《秋日》,秦观,霜落邗沟积水清。”

    陈老:“《江上》,王安石。”

    许广陵:“《游山西村》,陆游。”

    陈致和:“……”

    章老:“《过故人庄》,孟浩然。”

    陈老:“《赠卫八处士》,杜甫。”

    许广陵:“《长歌行》,汉乐府。”

    陈致和:“……”

    很快地,几百个回合过去,许广陵这里,拿了五百一十二首诗出来,而三人的接龙游戏,也发展到了一千六百多首。

    章老:“《归园田居》,陶渊明,种豆南山下。”

    陈老:“《晚饭罢小立门外有作》,陆游。”

    许广陵:“……”

    许广陵沉吟三秒。

    许广陵沉吟六秒。

    许广陵沉吟九秒。

    大约到了第十秒的时候,许广陵两手一摊:“弟子不敌,无以为继,待回去进修,日后再战。”

    陈致和:“哈哈!”

    章老先生横了陈致和一眼。

    陈老先生横了陈致和一眼。

    陈致和摸摸鼻子,去后院中仰首看天去了。

    不过事实上,此时,也基本上到了许广陵告辞回去的时候了。不过在回去之前,还有一件小事要做,那就是为陈致和这位老师兄再准备四副珠串。

    这对许广陵来说,已经是熟门熟路了。

    嗯,许广陵现在已经是一个相当熟练的玉石加工师。

    要不是最近阶段实在太忙,抽不出多少时间,他都真的会钻研一下玉石雕刻的,因为他发现这似乎也颇有些意思。

    回去之后,许广陵惯例地把今天的所学再回顾及总结一下,而后,又一次地推敲及思索着周青竹小姑娘的病情。

    其间当然也没放过白天他忽然想到的《易经》“坤”卦中的内容。

    履霜,坚冰至。

    直方大,不习,无不利。

    含章可贞,或从王事,无成有终。

    括囊,无咎无誉。

    黄裳,元吉。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利永贞。

    许广陵再次思索这个坤卦内容的结果是,没有结果,然后摇摇头,无奈放弃。

    时光如流水,忽忽便是三五日过去。

    经过这几日的针灸之后,周青竹小姑娘的脸上也终于多了些血色,整个人似乎也多了几斤,总之,不像是刚来这边时一阵风就能轻易吹走的样子,周老先生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至于周青竹小姑娘的轻快,也是。

    然而许广陵的心里,沉重却一如当初。

    这点效果,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小改变!甚至连治疗都谈不上。

    至于小姑娘身体上的改变,只是因为其本来的身体状况太差了,所以稍有改善,就显出效果,有些给点阳光就灿烂的意思。

    但换个角度来看,这也正说明,小姑娘的身体,禁不起任何折腾!

    任何稍大一点的风吹草动,都可能带来一系列不可测的后果。

    ==

    感谢“血曦雪飘”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月獅”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