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56章 三个领域

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56章 三个领域

    半部论语治天下。手机无广告 m.147xs.Cc 最省流量了。

    宋朝宰相赵普曾经这么说过。

    后人对这话评议纷纷,从多种角度进行解读,赞的有,贬的有,借题发挥的一样有。

    而对于方天而言,他只从这句话中看出了一个观点,那就是,书是书,人是人,书是一样的,人不一样,于是,书+人,最终导致的结果也不一样。

    一只鸟从田里飞起。

    诗人会说,漠漠水田飞白鹭。

    农人会说,今年这鸟成灾了,麻烦!

    农人的孩子,手里拿着弹弓跃跃欲试,满心的喜悦,这田野地里,遍是诱惑。

    农学家会由此分析生态种植及养殖的可行性。

    数学家想的是这鸟飞行的曲线。

    画家一样可能想到曲线,但想得更多的,还是这曲线之外的美。

    ……

    曾经的许广陵也阅读,并且阅览甚多,但那时的阅读只是阅读,而现在,他正式地把自己作为一个主体,以自身在医学领域及生命体验上的积蕴作为载体,来接纳以及吸收自己需要的营养。

    必须说,这样的一种阅读,在感受上,很新鲜,也很奇妙。

    举例而言。

    这阶段,许广陵一直阅读的仍然是图书管理员的著作,他的“读圣贤书”计划,也正是由这一位开始。

    农村包围城市,是这一位很有名以至于极知名的观点或者说战略。

    许广陵没有从事斗争,也未经略江山。

    所以读着这个战略的时候,他想的是,这个战略在人体上的应用,这个战略在伏羲诀上的应用。

    许广陵推断或者说合理判断过伏羲诀的进展情况,大抵是由“伏”而聚敛根本,然后由这个根本灌溉五脏,而待五脏完了呢,伏羲诀是就此大功告成,还是由脏而转腑,以至于转及四肢百骸?

    其中的总体脉络是什么?

    农村包围城市的出发点是什么?依据是什么?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反过来,由城市而辐射农村?

    伏羲诀对人体的效应,是由上而下还是由下而上?是由内而外还是由外而内?上下及内外两种程序,是否有可能同时存在并运行?

    这样的思考,让他在身心的体验及医学体系的构建上,获益极大。

    而这种思考本身,所收获的不止是身心方面及医学方面,还有其它零零碎碎的方面,比如说音乐方面,比如说菜式设计方面,等等等等,只是并不成体系。

    然而量上却是极多。

    于是慢慢地,也就成了他的第三片“林地”。

    医学,身心,阅读及思考,这三片林地,或者说三个领域,以许广陵自身都能察觉到的方式,在日新月异着,并且它们之间,并不是隔绝的,而是有着千丝万缕的相互渗透。

    许多由这渗透交融而产生的果实,当在谈话中许广陵将之拿出来与两位老人共同品尝的时候,哪怕以两位老人的见识和积蕴,有时,也都难免惊异。

    至于昨今两日,三人组之外的第四人,陈致和,作为旁观者,基本上是全程的一脸懵逼。

    因为三人所谈话题的广度及深度,已然有些惊世骇俗,至少对陈院士陈副院长而言,自忖哪怕加入进去,绝大多数时候,也都是很难跟得上趟的。

    他的父亲到底有多厉害?

    他的老师到底有多厉害?

    陈致和以前不知道,现在也依然不知道。

    但他很沮丧又或者说很悲哀地发现,这原本只有两个人的名单,现在可能需要加入第三个人了……

    于许广陵而言,场中的这位,陈老的儿子,章老的弟子,他的名正言顺的师兄,而且是双重师兄,自然不是外人,所以他既无炫耀之心,亦无收敛之意,而是在闲谈过程中,一如寻常,一如往日。

    但就是这“寻常往日”,让陈致和有点受伤了。

    不过在快要到点时,闲谈的最后,话题也落到了他的这位师兄身上。

    “拙言,你师兄昨天过来时,对我们两个老家伙现在的打扮感到很好奇。”陈老先生说着,顺便扬起手腕,露出了手上的那珠串,“你来给他解释一下?”

    或许是师兄当面,陈老先生这两天一直叫他“拙言”。

    刚开始还没觉得,一直听下来,让许广陵听得怪瘆人的,他还是觉得这位老先生叫他“小许”以至于“小子”更中听些。——明明是个老不修老怪物嘛,你装什么绅士?

    你又不是章老!

    许广陵的这个心理活动若让陈老先生知道,老先生就算再怎么“老不以筋骨为能”,也肯定绝对必须要拉许广陵切磋一下的。

    嗯,切磋。

    保证不打死他!

    而此时,许广陵是微笑着道:“那就让师兄自己体会一下好了。我等会去后院给师兄也制上几串。还有,老师,陈老,你们身上的这些估计也需要充电了,我今晚一起拿过去吧。”

    充电?

    陈致和又是一脸的懵逼。

    而看到他脸上的神情,许广陵便知道,二老并未将个中详情告诉他。

    这样也好,什么都不知道,没有任何心理层面的暗示和诱导,许广陵也想看看,戴上这种珠串后,他的这位师兄会是什么反应。

    至少他自己戴上,是任何感觉都没有的。

    不过这也正常。

    和他吸纳的雾气比起来,这珠串中的那么一点点,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微不足道到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返回,洗涮之后,许广陵惯例是把今晚的所学与所谈在脑海中整理消化和吸收。

    以往他信奉的是“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所以还会记在小本子上,同时在电脑里也立档一份,而现在,这个工序却是可以免了。

    并非许广陵偷懒或者说朝令夕改,而是对现在的他来说,这真的是不需要了,完全是浪费时间,虽然那所需的时间并不多。

    他现在的“好记性”,确实是已经好到不需要任何外在的备案与提醒了。

    只是,在完成日常的功课之后,今晚的许广陵,却是神情凝重的。

    这自然是和周青竹有关。

    别看之前在章老家,许广陵一副胸有成竹挥洒自如甚至是大师姿态的样子,但当现在,小姑娘没有当面,许广陵的忧虑与凝重便全都现于脸上了。

    这毕竟不是简单的病症。

    这甚至还是他的第一位病人!

    他的思虑与诊治若有所不当……

    有生以来,许广陵第一次体会到,当一个生命托系于他手,到底是什么滋味。

    也是在今天,或者说此时。

    许广陵深深想着的,是两个字。

    何为“医者”。

    ==

    感谢“阜东的甘木”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幻影初音”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