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53章 正心

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53章 正心

    “许大哥,我的病,真的能治好吗?”小姑娘这么问道,带着些急切,带着些孱弱,带着期待也带着担忧,就如一朵被风雨侵袭着的小白花。m.147xs.Cc手机最省流量的站点。

    这是见面之后,许广陵第一次听到小姑娘讲话,之前一直就像个小哑巴一样,当然,说是木头人或许更恰当些。

    而现在,木头人的那眸子里,有了明显的生动。

    这其实也很正常,再怎么心如死灰,到底也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而一旦看到了希望,那所有的心如死灰,就如冬日的原野,被春风拂过,一下子,便有遍地生机与绿意从中冒出。

    许广陵的心中,却愈为沉重。

    信心,是他给予小姑娘的,但他自己却没有信心。

    许广陵坚信“心”或者说“信念”可以影响、改变以及决定很多东西,但那也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有物质层面的条件,作为辅助和支撑。换言之,在物质的土壤里,才能开出精神的花来。

    若离了这物质土壤,是花皆败,是草皆枯。

    绝不会有任何例外!

    而现在实际的情况是,小姑娘的“物质土壤”,确实就存在着问题,而且是很大的问题。

    所以,许广陵的心中是忧虑的。

    只是这一点自然是绝不可能表露出来。

    “小周,你知道你的病,病根在何处吗?”许广陵面上是轻松的,是微笑的,然后这般地问道。

    “许大哥,我叫周青竹。”小姑娘先介绍着自己,然后才道:“许大哥,我的心脏不怎么好,以前中考体检的时候,都差点没能过。”

    “谷口春残黄鸟稀,辛夷花尽杏花飞。始怜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阴待我归。青竹,很不错的名字。”许广陵笑着道。

    事实上许广陵一点都不觉得这名字好,小姑娘瘦得跟稻草人一样,未必就没有这个名字的关系。——作为一个人最常用的随身标识和符号,名字对人的心理无疑是有强大影响及诱导作用的。

    华夏自古以来就很重给孩子起名,当然古代除了名还有字,这些并非完全无因。

    许广陵不过是随口这么一说。

    不意小姑娘听到这话,却是极其的惊喜,那眼眸比之前更是又亮了不少:“许大哥,你也知道这首诗啊,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

    许广陵略感意外。

    这并非是中小学生在课堂内外会接触到的诗词,而且其流行传唱度也并不是很高。

    不过再想到小姑娘的名字和竹有关,也就可以理解了。

    “小周,小青,唔,小竹,”许广陵轻笑着,“小竹你喜欢诗词?”

    “嗯!”小姑娘猛点头,“不过最喜欢的,就是这一首了。”

    “辛夷花尽杏花飞。”许广陵重念了下刚才那首诗中的一句,然后道:“小竹,你见过辛夷花没有?”

    “在网络上看过图片,现实里没见过。”小姑娘略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现实里见过什么花?三个字的。”许广陵问道。

    “嗯……”小姑娘沉思着,微嘟着嘴,倒是很有些小可爱的样子,“桅子花,许大哥,我见过栀子花!”

    栀子花开,一首歌的名字。

    许广陵微动念间,这首歌的整首歌词及曲谱便直接呈现在脑海中,不过下一刻,这影像散去,换成了两首和栀子花有关的古典诗词,而紧接着,他缓缓把其中的一首念诵了出来:

    “雨里鸡鸣一两家,竹溪村路板桥斜。妇姑相唤浴蚕去,闲着中庭栀子花。”

    “这是唐朝诗人王建的《雨过山村》,小竹,你有读过没有?”

    小姑娘微带点小沮丧地摇头。

    许广陵便笑,“你还是学生,经常早上披星出,晚上戴月归的学生狗,空余时间本就不多,没读过太正常不过了。”

    可能是被学生狗这三字引发了情绪,小姑娘扑哧一笑,然后却又皱着眉头道:“许大哥,你说得太难听了。”

    许广陵微笑着:“没读过这首诗不要紧,根据这首诗,你能不能想到其它的另一首诗,比如说这句‘竹溪村路板桥斜’……”

    “竹石,郑板桥,郑板桥的竹石!”

    还没待许广陵把这句话完全说完,小姑娘便抢着这般说道。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许广陵念诵着,然后道:“嗯,不错,又一首咏竹的诗。那么,小竹,根据这一首诗呢,你能不能想到另一首相关的诗?”

    这次小姑娘想了快一分钟,也没想出来。

    “其实这首诗如果不看名字,我们很容易把它误会成写松树的,而就算知道它是咏竹的,把它用来形容松树,依然很恰当,半点都不违和。高山上的松树,可不就是这个样子?”

    “所以我们可以根据第一句‘咬定青山不放松’里的这个‘松’,来作为字眼,引导出相关的诗。”

    许广陵微顿了顿,然后道:“在古诗里,有两首很不错的写松树的诗,一首写小松,一首写老松。”

    “自小刺头深草里,而今渐觉出蓬蒿。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

    “这是唐朝诗人杜荀鹤的《小松》。”

    “森森直干百余寻,高入青冥不附林。万壑风生成夜响,千山月照挂秋阴。岂因粪壤栽培力,自得乾坤造化心。廊庙乏材应见取,世无良匠勿相侵。”

    “这是宋朝诗人王安石的《古松》。”

    “一二三四五,你看,一转眼五首诗就出来了,首首相关,只要根据第一首,就可以毫无障碍地进行到第五首。这便是记忆法中最简单的关联记忆法。”许广陵说道。

    “治疗可能会持续不短的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小竹,如果你无聊的话,就可以用这个方法来记诵一下诗词,这附近就有省图书馆可供查阅,我有时也会在那里看书。”

    “一天记上十首二十首这样,还是很轻松的。等你记到一千首的时候,我相信到时,你的身体一定会有可喜的变化。”

    许广陵说着。

    “许大哥,你记得有多少诗词?”小姑娘眨巴着眼睛,好奇地问道。

    “等你记到一千首的时候,我再告诉你。”许广陵笑着道。

    “哦,对了,差点把正题忘了。”许广陵呵呵着,“小竹你的问题,从根本上来讲,确实是由心脏引起的。不过恰好……”

    “在这方面,我是行家。”

    说完这话,许广陵把手伸给小姑娘,示意她把一下脉。

    任何一个普通人,找到手腕上的脉博都是很容易的,这不会比一个小学五年级的小盆友做一加一更困难,而周青竹小姑娘在把手指按到许广陵的脉博上之后,瞬间就是吃了一惊。

    嘴巴微微张开,眼睛也不自觉地瞪大了。

    约摸一分钟后,许广陵把左手抽出来,换成了右手,让小姑娘再把着。

    然后换来的是小姑娘又一次的极度吃惊。

    “嘘,不要对别人说,记得保密哦!”右手也抽过来后,许广陵竖指在唇,这么地说道,“小竹,现在,对我有没有信心?”

    ==

    感谢“xxxan”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2016年11月”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