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51章 山中何所有

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51章 山中何所有

    许广陵走后。手机无广告m.147xs.Cc最省流量了。

    看着门外许广陵离开的方向,陈致和久久回不过神来。

    “致和,你的这个小师弟怎么样?”陈老先生微微笑着这般问道。

    评价别人,也是在展露自己。当一个人评论其它的人事物时,反映的其实也是其自身的识见。所以陈老先生这一问,未必没有考校自己儿子的意思。

    “刚才他好像不是在分析病症,而是在陈说国家大事。”

    长长地吁了口气,似是在抒发某种情绪,然后,陈致和这么说道。

    院士,副院长,还有其它好些的职位,这些所牵涉的并不只是专业。刚才许广陵的述说,尤其是那“反”、“扶”、“袪”三字方针,从中,陈致和分明看到了国家这几十年来的某些部署。

    换言之,这不止是医案。

    更是国策。

    于是,陈院士陈副院长不得不感叹以至于震撼,心中实在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说实在的,这言论本身并谈不上如何夸张,如何了解,可是许广陵之前明明说的是医案啊,医案与国策,这种毫不搭界的共通,才是真正让陈致和感到震撼的地方。

    以一个医生且是高明医生的角度,陈致和知道这个医案是正确的,用古书中的那话来说,正是“极高明而道中庸”。

    估计哪怕是他的老师,在这大的方略上也更改不得。

    作为医案是如此。

    那么,作为国策呢?

    最为关键的是,说这话的,他的小师弟,仅仅只是一位还没什么阅历的年轻人!若让他再到世间打磨一遭……

    据说当年诸葛孔明年二十七而有三分天下之策。

    许广陵,他的这个小师弟,比之如何?

    难道天才都是这般的存在?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古已有之,这本来就是一脉相承。”

    “一个修身的大宗师,若为君,必开道之君,若为臣,必出将入相,若为佐,必一代国士,若为使,必张仪苏秦鬼谷之流。你小师弟刚才的发挥,连小试牛刀都谈不上,有什么好稀奇的。”

    章老先生淡淡说道。

    “大宗师!小师弟?”陈致和目瞪口呆。

    这简直是太惊悚了!

    他已经是把小师弟看得很高,然而……

    刚才老师的这话,他听得明白、很明白、极其明白,但此时陈致和非常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耳朵出现了问题,以至于产生了幻听?

    大宗师?

    大宗师是什么概念?

    他自己且不提,那是连边都没搭上。

    此时位于他对面的两位老人,他的父亲,他的老师。他此生惟一,不,惟二佩服以至于敬仰的两个人。圣贤皆远,圣贤皆隔世,而这两位老人,就是住在他心里的在世圣贤。

    然而。

    他的父亲,不是大宗师。

    他的老师,不是大宗师。

    他们都还距离大宗师,所差甚远。

    但是。

    但是老师刚才说什么?

    他真的没有听错?

    “你小师弟现在还不是大宗师。”陈老先生说道。

    听到老父的这话,陈致和忙不迭地喘了口气,但就在这口气才喘到一半的时候,他听到父亲接下来的那句话:“不过很快就会是了。”

    你小师弟现在还不是大宗师。——不过很快就会是了。

    这两句话连起来是这样的,陈致和听起来理解起来当然毫无问题。

    于是。

    “咳……咳咳……咳咳咳……”

    陈致和呛得满脸通红。

    许广陵从来都没有在意过大宗师意味着什么,他也根本没有这种意识。

    陈老先生及章老先生两位老人毕竟自身也算是一代大宗,而且又是亲眼看着许广陵一步一步走过来。——虽然他的这一步一步走得很是惊世骇俗。

    所以两位老人对于许广陵“即将成为大宗师”这件事,早就已经在心里接受了,视为正常,视为理所当然,然后自然而然地忽视。

    也因此,三人一直对这事很淡然。

    而现在,当陈致和这个外人而且是知道“大宗师”这三个字究竟意味着什么的外人进入了这片属于三个人的天地,大宗师,也终于发挥了它本来应有的威力。

    陈致和咳呛得简直惨绝人寰。

    章老先生摇了摇头,起身离开了客厅。

    陈老先生摇了摇头,随后,跟着起身离开了客厅。

    只留下陈致和一个人。

    无语独坐。

    “不用这样刺激你儿子吧?”后院中,章老先生轻笑着对身边的老伙计说道。

    “还不是你开的头。”陈老先生侧目,然后却是沉声道:“也好让他见识一下天有多高,地有多厚。这小子还是有那么一星半点天资的,只是沾染世事太深,我总还是希望着有一天,他能踏出那一步的。”

    章老先生轻叹一声。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

    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

    有些东西,是纵父子师徒,亦无法相授的。

    身边的老伙计还好,儿子虽然不是天资卓著之辈,但也还是这一流的人物,而他自己的子孙,走的却完全是另外一条道路。这选择虽然说不上对错,但于老人而言,心中终还是有着那么一点遗憾的。

    不过儿孙不行,还有弟子。

    想到许广陵,章老心中泛起的一点波澜也便散去,脸上重新漾起了笑容。

    许广陵是在第二天见到了他的“病人”。

    然后,目瞪口呆、一脸懵逼的,就从陈致和转到他身上了。如果不是祖孙二人当面,他怕是直接要喊了出来。

    跟老人学习了这么长时间,嗯,当然,从绝对时间上面来说不是很长,但许广陵接受的知识和信息却是极多,时至今日,许广陵自信是可以给人看病的,至少,在诊和断以及拟定治疗方案这方面当是毫无问题。

    而且这段时间以来的针灸也不是白学的,小小地实践一下,难度不大。

    许广陵也是以为章老昨晚所说的交给他一个病人是这么回事,让他从单纯的理论学习转向半实践。

    但他绝没想到,做梦都没有想到,老人所交付给他的,是这么一个病人。——他的第一位病人!

    这是要上天啊!

    这简直就是开玩笑!

    不,这根本就不是玩笑不玩笑的事,这件事,也绝容不得半点玩笑,甚至于只是轻忽。

    只是,看着章老,看到老人脸上的认真以及神情中的某种肃穆。

    推诿的话语及心思,被许广陵收了回去。

    他只能接受。

    ==

    感谢“飞旋”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秋千荡漾”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