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48章 暴击

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48章 暴击

    美食安慰了陈致和。

    其实也谈不上美食,就是以人参红薯山药粉条为主的大烩菜。

    都说熟能生巧,又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每天都只做这一味饭菜,让许广陵在本就已经堪称为“精湛”的水平上更进无数个小步,现在,单论这一味菜的水平,其实已经不太好评价了。

    不过两位老人是每天都吃,感觉不大,而且纵然有所察觉,他们也不会在意。——许广陵值得他们在意的东西太多,过一万年也轮不到做菜这方面。

    但陈致和就不一样了。

    才第一口,这位仁兄,不,这位老先生,就瞪大了眼睛。

    而后,和第一口的随意与漫不经心完全不同,这位老先生的第二口,就如同在品鉴一道绝世奇珍,甚至闭目仔细感受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睁开眼来,看着桌上三人,迹近于语无伦次地道:“这汤……这粉条……”

    汤鲜美,鲜是其次,最主要是美,一种说不出的美好的感受。

    粉条,粉条无法评价,入腹之后,一种相当明显的暖洋洋的感觉在整个身体里滋生,明明是秋冬时分,却好像瞬变为阳春三月。

    身为医生,身为副院长及无数个乱七八糟头衔的拥有者,更兼其曾师事于眼前曾拥有绝高名望的老人,陈致和不论论专业,论能力,还是论地位,在国内,这一行中都处于绝对的百人之列。

    说百人之列是谦虚,也是应有之义。

    毕竟这是华夏,拥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及十数亿人口的华夏,用“泱泱”两字来形容,是绝不为过的。明面上的能人异士已是数不胜数,至于暗面上的……

    所以哪怕真的只是“百人之列”,也足以自豪。

    要知道,哪怕只是医药卫生工程学部的院士,都不止一百人。

    说这么多,只是说明和强调陈致和绝不是一个孤陋寡闻的人,非但不孤陋寡闻,相反,在其专业领域内,绝对是响当当的旗帜性人物。

    陈致和不是美食家。

    但若论药膳……

    什么药膳,他没有品尝过?

    然而。

    嗯,然而。

    就如同一个人,见过了西施,见过了王昭君,见过了貂蝉,见过了杨玉环,见过了无数的国色天香与小家碧玉,但忽然地,随意地见到了一个没有打扮不施粉黛的浣纱女,却一下子,被迷得失魂落魄了。

    “这汤……这粉条……”

    失魂落魄的陈致和这般地说道。

    “食不言,寝不语,好好吃饭!这么大个人,毛毛躁躁的,一点定性没有!”坐在其侧对面的陈老先生,手中的筷子敲了敲碗沿,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之后,这般说道。

    陈致和的失魂落魄被打断,对这饭菜的震惊也被打断。

    然而。

    他的震惊注定要继续,失魂落魄也注定要继续。

    那是饭后,开天步的活动后,书房的课程开始之时。

    书房里只有三把椅子,过去是三把,现在还是三把。

    章老先生坐一把,陈老先生坐一把,许广陵坐一把,至于尊敬的陈致和先生,不好意思,这书房中没有他的位置,或者说,他的位置是垂手侍立于章老先生身侧。

    在外间,也许他大名鼎鼎,在外间,也许他是响当当的人物。

    但在这里,在这间书房里,他只是一个人的儿子,另一个人的学生,而且是不成器的儿子,和不成器的学生。——至少,和这书房里的另一个人比起来是这样。

    嗯,在两位老人看来。

    许广陵是天上星,陈致和是地上草。

    草荣枯一夏,星璀璨万古。

    所以,在之前许广陵还想给他的这位师兄让座的时候,章老先生发话了:“拙言,你坐好,你师兄站着就行。”

    然后陈老先生这位亲爹补刀:“小许,你安心坐着就行,你师兄没有资格坐,能旁听就是他的福分了。”

    陈致和内心泪流满面。

    话说,他这趟过来,就是为了承受两位至亲老人的暴击的么?

    但其实,他错了。

    很快,陈致和也知道,他错了,真正给他造成暴击伤害的,不是两位老人,而是那个笑起来很纯纯的很腼腆的年轻人,这个房间里的第四个人,他的小师弟。

    课程开始。

    “拙言,今天我们来谈谈癌症。”章老先生这般开头道。

    陈致和一愣。

    “我曾经给你略讲过这个东西,现在,用你的理解来给它下一个定义。”

    章老先生是给许广陵讲过不假,但那是很久以前了,唔,也就是“学前班”阶段,这段时间的真正的正课上,是没有讲过的。

    所以听得章老这么说,许广陵也是一愣。

    不过也只是一愣而已,愣了下之后,前前后后的所有的课程,俱于许广陵脑海中闪电般流过,聚集、分析、理解、提炼也只是片刻间的事,大约一分半钟之后,许广陵开口。

    “癌症不是病。”

    “是身体不堪重负,自内而反。”

    “若国之将亡,起义丛生。所有的‘暴民’,原都是良民。当良民不得活,便揭竿而起,欲要翻天。”

    自内而反。

    自内而反!

    关于癌症,现代医学有极清楚的原因及论断,但从医几十年间,陈致和从来也没有遇到一个人能用这么“中医式”的词语,把癌症形容得这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明白到什么程度?

    把这四个字呈给国内外所有肿瘤癌症方面的研究专家来看,都会瞬间秒懂,然后和他一般,心中生出一种“恰如其分”的感觉。

    这四个字,带给陈致和的感觉,就如之前的汤羹一般。

    不可思议。

    尤其,说这话的,是一个“乳臭未干”、“毛都还没怎么长齐”的年轻人。

    嗯,他的小师弟。

    还有,除了这四个字之外,后面的形容……

    这形容,这比喻,若给不懂行的外人看了,也就那么回事,但如果是专家来看这话……

    只能说,看到这话之前,对于癌症,可以有各种形容,看到这话之后,所有的形容都会变得不恰当,恰当的,则只剩下这一种。

    陈致和直想拍桌激赞。

    但当然没有桌子给他拍,事实是,他依然静静地垂立于大书桌边,惟有两手曲指成拳,暴露了他的心中激动。

    只是书房里的其他三人都很平静。

    许广陵不觉得他的这话有什么,两位老人一样不觉得这话有什么。

    就如正常的端起茶杯,随意地啜了口茶一般。

    “那如果你是国之主宰,面对国之将亡的局面,会怎么做?”章老淡淡问道。

    陈致和不自觉地屏起了呼吸。

    ==

    感谢“修心000”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婉兮清扬夜未央”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