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47章 谈什么都好

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47章 谈什么都好

    作为一个有较深造诣的武者,看普通人,走路的脚步基本上是飘的。

    浮而浊。

    步伐的大小不一、轻重不一,步伐主人的气息不一,甚至于落点也就是脚落到地面上的支点都不一,有人是脚尖点地,有人是脚根触地,也有人是整只脚平平地一起落地。

    这些,都可以看出很多东西。

    而如果再配合走动时两臂及身体的姿态,就可以看出更多的东西了。

    陈致和对许广陵的好奇来自于初见二老。

    见面,聊述此行事宜之后,陈致和原本担心的来自二老的责骂并未到来,反而是他的老父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憨仔,我和你老师新收了一个弟子,晚上会过来,你们见见面。”

    就这一句话,其中未涉半点关于许广陵的评价。

    但就是这话,却直接让陈致和震惊甚至是出离震惊了!

    他的老师是什么人?成就无需多说,影响无需多说,在某个圈子里的名声也无需多说,但就这样一个人,在三十年前,急流勇退,截然断然地卸下一身事务及荣名,飘然而去,其留下的,是五个列名弟子。

    他是其中最不成器的那一个。

    他的父亲是什么人?

    关于这个,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比陈致和更清楚了。

    孤高绝尘,目无余子。

    他的父亲不是表面上的冷,而是一种彻头彻尾的谁都看不进眼里。反正作为儿子,而且还是唯一的亲儿子,陈致和自己知道,他是没在父亲眼中的,至于家里的那个不肖子,就更不用说。

    老师一生好歹还有五个列名弟子,而他的父亲一个都没有,硬要说有,也就是他。

    而现在,这样的两位老人,居然有了一个共同的弟子?

    或者换个说法,有一个人,被这样的两个人同时看中?

    两位老人这是老糊涂了,又或者年老了,开始感情用事?这样的想法闪过陈致和的脑海,但随后不经意间看了下两位老人的眼睛,他瞬即把这想法抛到九霄云外。

    三十年未见老师,老师斩断一切,根本不允许他的弟子拜见,就不要说其他人了,这时再见,他只看到老师的眸子深沉如海,不可测度。

    至于他的老父,好像……好像修为又精进了……

    撇除对两位老人的些许不敬,陈致和对那个“小师弟”,好奇有之,震惊有之,羡慕有之,嫉妒也有之。

    何德何能!

    区区一个小子,何德何能,能让两位老人共同收为弟子!而且这弟子,显然不是列名的那种!

    用古时的话说,这根本就是亲传弟子!

    尤其是在得知那小子只有二十来岁的时候,陈致和的那些感觉,更是爆炸。

    而所有这些复杂的感觉,在他见到许广陵之后,瞬间消散,所有的感觉全都汇合成一种,那就是不可置信。

    对面的年轻人是什么修为?

    陈致和看不出来。

    其眸子,如若点漆,清清纯纯,若一汪清水,但是稍稍向里看去,却是深沉如渊,其中未透出半点情绪。所谓眼睛是心灵的窗口,这话是世俗的说法,而在武者看来,眼睛更是人一身精气神的集蕴。

    但是现在,透过这双眼睛,陈致和只感觉自己看到了一个汪洋无量的大海,又或者看到了夜晚的星空,星辰灿烂,但是星空深邃。

    太深邃!

    其步伐,既沉稳又清灵,沉如山,稳如岳,清如泉,灵如瀑,甚至,行走之间,陈致和居然都看不出对面的这个人走路时到底是脚部的哪一点落地,更甚至,离谱到极点的是,陈致和都不知道这年轻人走路时脚是否有真的落地!

    勉强形容的话,这个年轻人,他好像不是踩踏在地面,而是行走在云端。

    而当步伐停止,当这个年轻人立于身前,陈致和感觉自己好像在面对着一株静静的草木,这个一身光华既内蕴也外显的年轻人瞬间失去了存在感,但同时,陈致和却又好像面对着一只上古巨兽,而且是特狰狞的那种,似乎随时的一个下一刻,这巨兽就会暴然而起,然后把他撕成粉碎。

    极矛盾的两种感觉,但确实是同时存在着。

    这是年轻人?

    这是一位年仅二十刚出头的年轻人?

    陈致和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只感觉这世界太过滑稽,这造物太让人无言。

    他仿佛看到一位大宗师而且是绝代的大宗师,他仿佛看到一位隐士,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凶人杀手,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博学者,他仿佛……

    他仿佛看到了很多。

    但事实上他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反而,对面的人好像在一瞬之间,就把他给看穿,陈致和有一种被人看尽了身心内外的感觉。

    “小师弟,你现在是什么修为?”陈致和实在忍不住地这般问道。

    “我现在才刚刚起步,还谈不上什么修为,师兄以后还请多多指教。”许广陵微微笑着说道。

    这其实是大实话。

    在梦中呈现出《青华宝篆》之后,在见识到里面的“三圣法”、“九成法”、“二十四便宜法”之后,在得知自己现在所习练的仅仅是“便宜法”而且哪怕是这个便宜法也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之后,许广陵便知道,前方的世界,到底有多广大。

    他现在,估计连井底之蛙都谈不上。

    只是,听了他的这话之后,或者说,听了两个人的这个对话之后。

    章老先生摇摇头。

    陈老先生摇摇头。

    “小子,以后和你的这位师弟谈什么都好,就是不要谈修为。那不是你能谈的东西。”下一刻,陈老先生这般地对自己的儿子说道。

    陈致和一脸懵逼。

    陈致和一脸懵逼。

    陈致和一脸懵逼。

    嗯,重要的话说三遍。

    然后他就看到对面的年轻人露出了一个纯纯的带着点腼腆的微笑,似乎是在向他表示些许歉意?

    一个巨人踩到了一只蚂蚁,然后抬起脚对已经被踩得粉身碎骨的蚂蚁说道:“不好意思,我真是无意的,对不住了。”

    陈致和现在就是这感觉。

    那只蚂蚁的感觉。——如果它还有感觉的话。

    事实上,陈致和感觉自己现在已经麻木了,所有的好奇震惊羡慕嫉妒以及不可置信现在全都远去,剩下的惟有无语以及无言。

    这世界太冷漠。

    我需要安慰。

    ==

    感谢“风落雪飘”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木金为名”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