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43章 训练,病人

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43章 训练,病人

    第二天晚上,章老家客厅。

    闲话后,当着许广陵的面,陈老先生拨打了一个号码,明显超过了十一位,而且超过甚多,然后大约一分钟后,才被接通。

    “首长您好,请吩咐。”

    听筒中传来这样的声音。

    除了话的内容略有怪异之外,这声音一如某公司的客服,甜美且动人。

    “我有一位小朋友,想体验一下无限制格斗,麻烦为之安排一个a级训练。”陈老先生淡淡说道。

    通话被搁置。

    又过了大约半分钟后,是另一个女声响起:“a级训练,您确定?”

    “确定。”

    陈老先生说着,然后侧头看向许广陵:“拙言,你的手机号码?”

    许广陵报了,然后陈老先生重复了一遍。

    “任务已记录。首长,您是否还有别的吩咐?”

    “就这个,没有其它的了。”

    “好的,首长请保重。”

    电话被挂断。

    许广陵略有点懵。

    陈老先生却是笑着道:“好了小许,稍后会有人和你联系的。”

    有人。

    谁?

    许广陵心中其实有所猜测,而这也是他懵的原因之一。陈老的身份及能量,当然也包括章老,显然是他过往的经历及视野所无法确切评估的。

    不过此时,他却只是笑问道:“a级训练,什么意思?陈老,a级上面还有没有更高的级别,比如说s级什么的?”

    “确实有s级,不过准确的说法应该是特a级。”陈老先生点点头,“只是那是针对体系内特别身份者的,单纯从内容上来说,两者差别并不大。”

    许广陵点点头,也不再多问。

    而就在许广陵返回居处后约摸半小时,电话响起。

    接通后,对面并没有任何询问之类的,而只是问了许广陵每天可以空出的时间,许广陵的回答是,下午一点到四点。然后就在第二天下午,几乎是一点刚过,许广陵的电话响起,接通后:

    “是许先生么,我在您小区门外。”

    带着些惊讶,也带着点新奇,许广陵下了楼,出了小区,上了车,一辆很普通的越野,但许广陵看不出牌子,而后,一路行驶,车上两个人都很安静。

    约摸半小时后,车辆驶入一处绿树荫浓的花园式小区,小区门口内侧有武警站岗,此外并无任何标识。

    来到门口时,车辆略微减速,却并没有停止,而后,径直驶入了进去……

    同一时间,鄂省,省人民医院副院长室。

    一个看起来五十左右的男子,一个看起来六十左右的男子,还有一个正值花样年华的少女。

    “陈院长。”

    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人放下手中厚厚的病历,六十左右的老年男子开口说着,但只说出这三个字,就有点哽咽了起来,同时,眼睛也红了。坐在他身旁的少女神情倒是很平静,只是紧紧握着老者的手。

    “老周,不要太生分,还是叫我老陈吧。”五十左右的男子说着,接下来却是长长叹息了下,“唉,这么年青的孩子,怎么会……”

    你们身为长辈的,怎么搞的?

    早先就没有任何发现么,怎么能一直拖到现在的?

    ……

    有好多话可以说,关于医生对病人家长的。

    但对面的这位并不是普通的病人家长,而是陈副院长的老友,并且是曾经的关系很好的那种。所以所有的闲话和废话都不需要说,包括责怪,也包括同情什么的。

    对面的小女孩,十七岁,刚升高三,成绩很好,清华北大的苗子。

    病症是,胃癌。

    进展期。

    也就是所谓的中晚期。

    癌症可怕的地方不仅仅是它的救治困难,更在于它的早期无症状,或者说无疼痛表现。

    感冒,会发烧,会头晕头痛。

    胃不好,心脏不好,等等,患者自己都是有数的,更不用说皮肤类的疾病了,比如说脚气什么的,如果你不知道,它会痒到一直让你知道。

    但是癌症不一样。

    这种当前阶段对人类来说简直就是闻之而色变的重大疾患,在早期,甚至是中期,多数时候,居然是无明显症状表现的。

    患者很难知道自己患上了这种疾患。

    在医院,经常不乏这样的例子,比如说某病人感冒好了之后,脖子却是一直疼,有时甚至发展到转颈都困难,尤其是对身体了解一星半点的病人,会特别担心地问:“医生,我这是不是得肿瘤(癌症)了啊?”

    其实绝大多数,仅仅只是发炎,或者说炎症感染。

    当然作个检查肯定是必要的。

    而真正的癌症,是潜藏型的,它的到来,多是无声无息。如果是癌症引起的身体疼痛,当病人感受到疼痛的时候,基本上,都已经是进入中晚期了。

    癌症多病发于四十岁之后的中老年人身上。

    但是……

    看着坐在对面的老朋友及其孙女,陈副院长心里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碰上这种情况,对任何一个家庭来说,都是难以承受之痛。更何况是这样一个明显受到全家宠爱的少女?她的人生甚至都可以说还没有正式起步……

    “从医这一行,心一要慈,二要狠。”

    “不慈,很容易不把病人当人,不狠,很容易不把自己当人。”

    陈副院长想起了一句话,也想起了一个人。

    作为医生身份的陈副院长,其求医求学经历很丰富,但他真正意义上的老师只有一个,而这话,也正是当年出师之时,老师对他所说的话。

    其后从医几十年,陈医生对这话感受很深。

    不把病人当人的医生,包括同事,他见过,被病人病况拖累到不把自己当人的医生,他同样见过。

    医生是一个较为特殊的职业,但从事这份职业的人,并不特殊,也分三六九等。其中,大仁大义大慈大悲的有,小仁小义小慈小悲的有,一般的有,医德较为不堪的同样也有。

    陈医生渐渐地成了陈副院长。

    退离医生的一线岗位也有好些年。

    国内是人情社会,找上他的人自然还是有,而且还很多,对这些人,陈副院长能关照的尽量还是会关照,事实上这对他来说也只是举手之劳。但面前的这一位,并不是“关照”的事。

    若是旁人,哪怕身份不菲的,在安慰之余,陈副院长会做的也不过就是安排一个相关方面水平最精湛的主治医师,又或者介绍及牵线一下省内外及国内外其它医院的主治医师。

    但此时……

    沉吟了好一会儿,也思量了好一会儿,陈副院长才叹息了一声,然后道:“老周,带上你家的宝贝,跟我去一个地方吧。”

    ==

    感谢“邋遢小贩”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纯白gyg”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