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42章 小桥流水,铁板琵琶

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42章 小桥流水,铁板琵琶

    一番神农式的分析之后,许广陵的饮食结构,正在发生着极大的变化。

    譬如水果,以前他基本是不吃的,正常来讲什么水果都不吃,也想不起吃,但现在,他把猕猴桃和火龙果列入了日常食单。

    什么叫“日常”?

    比经常更经常。

    就算达不到必定每天都吃的程度,大抵也差不多了。

    换言之,这两种水果,成为身边常备。

    而除了水果,其它的五大类食材更不用说,每一类,许广陵都择选出其中最优的那些。当然,这些最优,只是许广陵暂时接触和分析到的最优,还有更多的食材,他还没有接触到。

    价值上的最优并不意味着价格上的最高。

    这很有意思。

    就如猕猴桃和火龙果,价格都不高,单价都在十元以下,相比起几十甚至几百的蓝莓黑莓之类的,其实,论对身体的综合效能,火龙果完全可以吊打它们。

    燕窝价格不菲,但在价值上,被鸡蛋完全吊打。

    海参价格不菲,但在价值上,被银耳甩了十八条街。

    还有主食上的玉米,其实,以前许广陵是从来不吃玉米的,但现在,他的冰箱里堆了一大堆的嫩玉米棒子。

    说来真有意思,许广陵现在吃的,基本都是以前不吃的。

    不论是主食类还是配菜类还是水果类。

    主食方面,人参红薯山药粉条、银耳、土豆、嫩玉米棒子,这四样,现在被他列为常备。

    配菜方面,蘑菇莴笋生菜空心菜冬瓜小番茄莲藕紫茄黑鱼马鲛鱼鸡蛋鸡肉,这几样,被列为常备。

    蘑菇几乎每一种都很好,包括木耳等菌类,但许广陵能买到的相当有限。

    菜类中,菜花其实是很好的,但许广陵发现很难买到干净的菜花,只能遗憾放弃,胡萝卜也不错,但有了嫩玉米,就不需要它了,嫩玉米比它更好。

    鱼类中,许广陵暂时能接触到的很有限,这一类还有待开拓,而能接触到的之中,泥鳅黄鳝都很好,但它们比菜花更不干净,许广陵不得不放弃。

    豆类和肉类,其实都好。

    但基于某些不确定性,许广陵把豆腐列为二类食材,最多一周吃一次,肉类么,许广陵则只选了鸡肉,一方面,它对身体的效能是最高的,超过猪肉牛肉等,另一方面,它对血液的负作用,也不是那么的混浊。

    还有牛奶。

    品尝分析之后,许广陵才发现它远不如鸡蛋,是远不如!

    所以和鸡肉一起,鸡蛋也被许广陵列为常备食材。

    至于两样水果,则不用再说。

    综而言之,这些现在被许广陵列为常备的食材中,除了极个别的一两样,其它基本都是他以前所不吃,或极少吃的。待得出这个结果之后,许广陵简直是晕。

    有点无语的感觉。

    应该说,神农诀的分析及身体的感受,几乎是完全颠覆了他的日常饮食。

    而在这个过程中,许广陵也对植物学以至生物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还是那话,这个兴趣,暂时被许广陵所搁置着,留待以后。他的现在,还是以清净为主。

    伏羲诀是主体。

    晚上在章老家的正课与闲话是必要。

    其它一切,都需要为这两者让位。

    而除此之外,早上,公园中,本来让许广陵已经兴趣乏乏的打拳,现在是让他兴趣满满。

    一天新学一套拳,在学习的过程中和陈老及章老就拳理切磋及印证着,然后再和陈老过招几次,这个项目,简直让许广陵如同小孩获得了新玩具。

    武不离医,医不离武。

    武和医并非是孪生兄弟或姊妹,而是它们都是基于对身体的研究及利用。

    章老不太懂武,但他的拳理很精湛,时有绝妙之言。

    陈老不太懂医,但他的举手抬足,处处都是医理。

    许广陵既不太懂武,也不太懂医,至少暂时阶段,相比起两位老人来说是这样。但论起对身体的了解和掌握,他现在,已经远超两位老人,别说只开了顶窍的章老了,就是已经打通了三心的陈老先生,也同样是望尘莫及。

    所以,在所谓的“武学”上,许广陵的进步是骇人的。

    他骇的对象不是普通人,而是二老。

    开始两三天,两位老人还对许广陵的反应快捷表示称赞,尤其是全程压制兼虐打许广陵的陈老先生,神清气爽之余,实不吝称赞之辞,也可以说,这位老人把以前许多对许广陵的称赞,压抑着,积攒着,直到现在才统统地一股脑丢给许广陵。

    但是从第四天起,过招之后,这位老人就沉默了。

    望着许广陵离去的身影,两位老人相对站立,默然无语,好一会儿,陈老先生这般咕哝了一句:“老不以筋骨为能。”

    看着身边整个精气神昂扬绝无半点老态的老伙计,章老先生摇摇头之后,忽地莫名而笑。

    “老家伙,你也别笑。每天晚上我可也是在书房里的,我估计连三年都不要,拙言这孩子就能在你的看家本领上,全面超越你了。”陈老先生说着,顿了顿后,又强调着:“我说的是全面!”

    章老先生却很淡然:

    “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

    “对于那一天,我早已有心理准备了。”

    “你是老不以筋骨为能,我是老不以术业为能了。老夫现在惟一的期盼,就是能不能托弟子的福,把手心窍给开了。”

    听得这话,陈老先生没说话,只是不经意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

    眼睛离脚的距离不到两米,手离脚的距离更是不到一米。

    但就是这不到两米、不到一米的距离,倾老先生半个世纪还多的光阴,也没能“抵达”。不过也正如老伙计所说的,一股新的力量,又灌注到了身上。

    足心窍,难道还真的打不通了?

    老子不信那个邪!

    陈老先生伸手摸着挂在脖子上的那串长长的玉石珠串,目光悠远,也坚定。

    对于一个曾经赤足趟雪、单衣卧雪诸多类似行为如等闲的老人来说,意志这种东西,是向来不缺的。

    何以能开天门?

    靠的其实不是功法,或者说不止是功法,更多的,还是整个的精气神凝聚在一起,所形成的那种意志。而这种意志,老人差不多已经贯彻一生,贯彻到,都已经成为本能了。

    只要生命在,这意志就会在。

    ==

    感谢“元熙宝宝”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房子杰”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