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40章 过招

全知全能者 第三卷 神农之路 第240章 过招

    作为一代武学大宗,陈老先生会的拳法有多少?

    恐怕老人自己也说不清。

    这当然不是因为老年痴呆,这是开玩笑,老人的记忆好着呢,可能比绝大多数小孩的记忆都要好,而且还要好很多。说不清的原因在于,许多种拳法交错在一起,“边界”已经很模糊了。

    一种,两种,三种,这没问题。

    十种,二十种,三十种,这也没问题。

    但假如是几百种甚至更多的拳法集于一人之身呢?那肯定会形成某种程度上的杂糅,如乱麻一般,聚集在一起。

    陈老先生就是这样的情况。

    中国的拳法,中国古代的拳法,中国近现代的拳法,亚洲的拳法,东方的拳法,世界的拳法……

    章老给许广陵讲“大、宗、师”这三个字的时候,虽然没有明说,但许广陵很明确地知道,“大”,是走向“宗”的必由之路,而所谓大,事实上就是博、广。

    所以不管是源于自觉还是非自觉,收集拳法,饱览国内外各种拳法,对陈老先生来说,都是一种必须及必然。

    他所会的拳法及类拳法,是不可能完全传授给任何一个人的。

    包括他自己的儿子。

    在以前是这样。

    这与藏私什么的毫无关系,而是接受者,需要在“本体”上达到和他一样或者至少相近的高度,比如说,打开了几个关窍,五心中至少通了顶心。

    然而这样的人,可遇而不可求。

    不,是不可遇更不可求。

    陈老先生的老伙计章老先生是一个,但这一个的顶心开得并不太正宗,而且章老先生别有所宗,不可能把主要精力及心神用在武学上。而除了章老先生之外,陈老先生这大几十年中,没有遇到其他任何一个同类。

    世界很大,世界也很小。

    小到某些性质的存在,不说独一无二,其实也差不了多少。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用这句话来形容他们,是恰当的。

    直到,被老伙计召唤,然后,一个叫许广陵的小子进入他的生活。

    过去的这段时间,陈老先生仍然没有传授许广陵很多,一者,许广陵正在打基础的阶段,不需要,不必要,也不能够学那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学之徒扰心神,二者,许广陵的目标,好像也并不是武学。

    而现在么,这些都不需要考虑。

    在陈老先生看来,以前的许广陵是一杯水,现在么,不说变成大海,至少也是晋身为一个烟波浩淼的湖泊了,就如同所谓的八百里洞庭那样的,已经有足够的能耐或者说涵养,来接纳许多零碎了。

    于是,在发现许广陵又对早上的打拳生发了别样的兴致之后,陈老先生便顺水推舟地把他所会的拳法,教给许广陵。

    也不是一股脑地教,老人很有耐心,一天就教一套。

    许广陵也学得悠闲,学得安然。

    半师渐渐成为师,师徒两人每天教学及切磋印证一套拳法,相当的不亦乐乎。

    拳法用来干什么?

    一为养生,二为攻防。

    这二者并非毫不相关,更非对立。反正在身为一代武学大宗的陈老先生看来,是这样的。在老人的过往经历中,正是在攻防方面的进益,推动了在养生方面的进展。

    所以,此际,老人开始有意识地引导及锻炼许广陵在攻防方面的意识。

    而在这一方面,许广陵就差远了。

    这也并不奇怪,这个方面,许广陵本来就是一片空白。

    过往的二十年,不论是家庭环境还是学校环境,以及出学校后许广陵所接触的社会环境,都与“拳法”这种东西毫不相关。

    教许广陵第十四套拳法的那一天。

    教学之后,陈老先生拉许广陵“比划拳脚”。

    许广陵莫名惊诧之余,心中也是升起了一些兴奋的。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从一开始接触太极拳开始,他就在不断地挥拳动脚,太极拳是这样,其后的八式散手、开天步是这样,后来的“一苇渡江”拳法及现在所学的十几套拳法也还是这样。

    挥拳动脚多了,而且他现在身体的气力可谓是绵绵不绝,久而久之,还是一个人地挥拳动脚,实可谓是锦衣夜行。

    许广陵之前没有多少这方面的意识和感觉,但被陈老先生一提议,星星之火,顿时燎原,心中的某种冲动,一下子就风起云涌,酿成波澜,难以扼制。

    两人对阵,分开四五步各自站立。

    在许广陵假模假样地提神戒备着的时候,陈老先生已是毫无作势地直接就冲了过来。

    那姿态,绝不是老人的姿态。

    甚至也不是年轻人的姿态。

    许广陵仿佛看到了一头猛虎,而且是疾冲下山正扑向猎物的猛虎。

    然后就在极短的几秒时间里,嗯,都可以用电光火石来形容了,许广陵的大脑完全反应不过来,他的两手两脚无意识地乱挥动着,随陈老先生的手脚而动,本能地作着对自己身体的防护。

    但这样的防护,毫无疑问地很拙劣。

    就那短短的几秒,许广陵极深刻地体会到了,何为仓皇,何为狼狈,何为手忙脚乱,何为左支右绌。

    几秒钟后。

    许广陵已由一株玉树临风的小白杨,变成了被暴雨打梨花后的,嗯,梨花。

    外表上没啥变化。

    但许广陵的心里,是那个崩溃的。

    然而。

    “果然,打通了手脚关窍,就是不一样。”陈老先生赞叹着,脸上甚至有羡慕神色。

    嗯,他赞叹着。

    而作为观战的章老先生,一样是对许广陵表示出赞许,“拙言,你的反应真的很快,可谓是一触即应。就老陈刚才的那几下,一般人遇到肯定会被暴打的,而你却只是后退就化解了。”

    是这样么?

    许广陵听得茫然。

    刚才他确实后退了,不过后退得很零乱,几乎是左闪右避式地后退,甚至两脚都出现了交叉的现象,至于两只手臂,上下左右无意识地挥动格挡,用象棋里的回合来说,就刚才那短短几秒,许广陵感觉他已经和陈老对阵了几十甚至上百个回合!

    嗯,他没有喘粗气,这点时间还无法让他现在的身体表现出这种状况。

    但许广陵分明感到他的气息很乱。

    陈老先生没有多说,过了两三分钟后,他只是这般对许广陵道:“小许,再来!”

    ==

    感谢“九部职”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风神伴月01”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