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231章 春雷九响,陌上花开

正文 第231章 春雷九响,陌上花开

    许广陵走后。

    两位老人来到后院,不约而同地都是仰首看天。

    天高云淡,星辰灿烂。

    “格老子的,这天也会下雨?小许是不是在瞎说啊?”陈老先生嘟囔了一句。

    “在一起相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觉得拙言这孩子会是个随口瞎说的人?”章老先生笑着说道,“明天早上,必定有雨!”不过下一刻,他的话语一转,和陈老先生站到了同一战线:“娘的,老夫也很好奇,这雨到底会怎么下。”

    两位老人还真倔强起来了,干脆搬了椅子,坐守于后院中,当起了气象观察员。

    当然,他们其实也是在休憩。

    对于打通了顶窍的人来说,睡眠不再需要那么“程式化”,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姿态,只要心意安静、精神内守,那就是身心的大休憩,其效果远胜于普通人的睡眠,或者说和所谓的深度睡眠差不多?

    时间从晚上渐渐步入深夜。

    中国古时把一夜分为五更,一更其实根本不是夜,而只是昏,不过既然把一更定在这里,就是意味着日和夜的更替,预示着一天的活动到此可以收尾了,然后到了二更的时候,也就是晚上九点左右,“寂寂人定初”,上床睡觉。

    一更,章老给许广陵上课。

    二更,两位老人坐守院中。

    三更,天高云淡。

    四更,星辰灿烂。

    似乎是坐得久了,陈老先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径自在院中再次走起了开天步,开天步走完,他又仰首看天,看了好一会儿,才呵呵笑着说道:“小许怕是要失算了。”

    “还早呢。”章老先生睁开眼,淡淡说道。

    “不早了,也就剩个把时辰了。”陈老先生说着。一个时辰就是两个小时。

    但就在他说完这句话,便忽地一愣。

    “这是……起风了?”这位老先生有点呆愣愣地举起自己的手臂,其动作和之前许广陵的动作差不多。如石雕般凝滞在那儿好一会儿,老先生忽地转首对章老先生说道:“老章,你快起来看看,这是不是起风了?”

    “我不用起来也知道,天变了!”说是这么说,但章老先生也还是站了起来,并且同样把手臂举向空中,手指在空气中前后左右地晃动。

    其实这时天气仍然还很晴朗的样子。

    也根本没有风。

    至少院落附近边上的树叶根本就没有摇动。

    但这只是开始。

    约摸二十分钟后,树叶开始摆动。

    一小时后,天上的星辰俱都隐没,仰首看去,黑夜里能够依稀感觉到天上有大量的云气聚集。

    一个半小时后,乌云出现,大片地。

    两小时后,一滴豆大的雨点滴落在陈老先生那仰首望天的脸上,同时,另一滴雨水滴落在章老先生平摊着的手心上。

    “去看看几点了?”陈老先生忽然这般提议着。

    回到客厅。

    “四点五十三。”章老先生看了眼座机。

    “哈哈,也不是很准嘛,差了整整七分钟!”

    之前许广陵说是五点左右,此时陈老先生很调皮地把那个“左右”给吃了,然后得到了不是很准的结论,但说是这么说着,他脸上的神色却是极其精彩。

    “都说修行到深处,能通鬼神。老伙计,小许这孩子,将来,可怖可畏啊!”半晌后,陈老先生凝重地叹息道。

    “拙言确实是比我们两个老家伙都走得远了,他的未来,我很期待。”章老先生只是微笑。

    当窗外挂满雨帘,瓢泼般大雨降临大地的时候,许广陵定定看了一会儿,然后收回视线。

    这雨如期而至,许广陵心中的感觉很奇妙,颇有一点淡淡的喜悦和激动。

    不过也只是片刻,这喜悦和激动淡去,重归平和与宁静,许广陵隔窗四五步,垂手静静站于房间中,双目微阖,未几,心神渐渐步入寂而又幽的境地。

    寂,心内无物。

    幽,神接天地。

    房间好像虚化,不再存在。

    许广陵感觉自己化身大地,而瓢泼般大雨,从天而落,漫天漫野,都是一片茫茫。

    茫茫中所惟一能感受到的,便是那不尽之雨,汇聚成洼,汇聚成池,汇聚成溪,汇聚成河,汇聚成海,汇聚成渊。黑暗的渊面,聚八方之水,纳六合之气。

    不知过了多久,第四个节点被冲开。

    然后,许广陵醒了过来。

    外面瓢泼般的大雨不知何时已经变成细雨绵绵,被风吹拂着,有那么一些,荡漾如柳丝,但更多的,却还是垂直下落。

    这景象,宛如画图,充溢着刚柔之姿,阴阳之变。

    许广陵仿佛看到了舞蹈,看到了无数的音符在天空中飘荡,也仿佛看到了有一位书法大家,正持如椽大笔,却极轻灵地落下,写下一个个既清丽而又飘逸的簪花小楷。

    天地在这一刻,呈现给许广陵以不可思议之美。

    我哀,世界随之而哀。

    我寂,世界随之而寂。

    我笑,世界随之而笑。

    我高歌,世界化而为蝴蝶,展翅飞翔。

    许广陵口中轻轻诵念着以前曾经写过的句子,而后淡淡一笑。——他的世界,确确实实地,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许广陵想研究舞蹈,想研究音乐,想研究书法,想研究雕刻,想研究美食,想研究草木……无数的想法和课题,在这一刻,俱都如雨后山野间的蘑菇一样,一簇一簇地冒了出来。

    但这些想法,在一个淋漓尽致的沐浴后,尽皆被冲刷在心底。

    瞽者善听,聋者善视。绝利一源,用师十倍。

    《阴符经》中如是说道。

    至少暂时阶段,许广陵只想清净身心,以最凝聚的心神和最充沛的状态,一鼓作气冲开那所有的节点。至于读书也罢,下棋也罢,做粉条也罢,都不过只是调济。

    而在这些调济之外,暂时许广陵并不想别开门径,扰乱身心。

    过了几天,章老曾经包揽过去的麻鞋到了。

    不知道是不是老先生有所交待,这麻鞋制作的相当精致和时尚,而至于其功能和穿着体验,许广陵穿在脚上,只感觉很柔和,很清爽,也很透气。

    简而言之,很满意。

    但却不只是许广陵一人穿,便连两位老人,也都跟风般换上他们自己的麻鞋。——章老给三人都订制了,而且是一股脑地每人二十双,哪怕一月废弃一双,也都够穿好久的了!

    但这当然只是小事。

    换上麻鞋的第二天,许广陵在梦中,冲开了第五个节点。

    当章老给许广陵彻底讲完了关于五脏的课程后,许广陵冲开了第六个节点。

    “这就是《黄帝内经》中所提及的‘九针’。”这一天的书房中,章老开启了新的课程,把九种不同的针炙用具,给许广陵展示并一一详细讲述。

    许广陵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针炙用的针居然也有这么多种,而且,那好几样都不能用“针”来形容吧?

    当晚,许广陵冲开了第七个节点。

    “许先生,请指教!”这天早饭后,许广陵从公园返回住处正想睡觉的时候,收到了郑女士的短信。

    在笔记本上把短信后的链接打开,是一个视频。

    一个着一身类汉服古衣,清丽如水的女子,侧对镜头,坐在钢琴前,两手舞动间,琴键如精灵般跳跃,是《世界扉页》。

    “不错。这一首能弹么?”

    看完视频后,许广陵把《命运》的曲谱发了过去。

    就在其后的睡梦中,许广陵冲开了第八个节点。

    九去其八,只剩下最后一个节点,在许广陵以为还需要再过几天时间的时候,就在这一天的夜里,公园,无声中,惊雷起,那最后的“堤坝”,就如一层薄纸般,被激荡洪流,彻然冲开。

    ==

    感谢“正值深秋”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雲淏”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