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230章 知雨

正文 第230章 知雨

    秋色渐深,秋意渐浓。

    或许是打通了几个关窍的原因,又或者和整个身体的感觉提升也有关系,许广陵发现自己渐渐地能用身体触摸季节,他的身体,好像正在成为外界环境的测量器。

    早上,天气清肃,空气的水分明显多了不少,整体来说,可以用“清”、“明”这两个字来形容。

    而这个时候,也似乎正是他一天中身体感觉最为灵敏的时候。

    中午,随着太阳的照耀,空气中水分不是渐渐而是迅速减少,在眼睛看不到的情况下,整个空气,也都开始升腾,太阳越好,天气越朗,许广陵越能感觉到无处不在的微风,带着点点滴滴的水气,从地面升起,翻卷着升腾到上空。

    于是许广陵突然就明白了。

    无数个这样“微观”的微风叠加,一点点地累积,就会在外界酿成风,酿成云,然后风云耦合,化而为雨水,降落于大地。

    形成一个升与降的循环。

    太阳极盛之日,正是微风极多之时。

    是以,数个旺盛晴好的日子之后,外界必有风云。而地面水多的地方,炎热之季也必然多雨。

    这其实是很简单也很浅显的道理,但这个道理,此时此际,许广陵不是从外界的知识中学得,而是从自身的身体感受中,获得。而这一获得之后,一下子,他就明白了很多东西,对许多方面的理解,也得到深入。

    譬如说,由微而渐的生成过程。

    譬如说,关于阴和阳的依存和转化。

    同样的,这些道理其实以前他也都懂,但懂和懂,是不一样的,同样是懂,其间可能隔着天与地般的差距。对这些道理,以前,许广陵是知道,是理解,而现在,他是切身地体会着。

    无形的知识化而为有形的感受,一点点地渗入身心,融入生命。

    早晨来公园里锻炼的人,不少人身上的衣着都厚了起来,有的加穿了外套,有的加穿了背心,有的甚至穿上了毛衣。

    公园里由于栽植的大都是常绿草木,所以季节的变化对其影响并不甚大,但是同处一地,公园的后山就不一样了。有感于季节变化,许广陵特意又上了一次后山。

    然后放目四顾,一片红黄。

    至于凋零枯叶,则是积满了山坡,风一吹来,颇见萧瑟。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

    叶落归根。

    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

    木有根则荣,根坏则枯。鱼有水则活,水涸则死。灯有膏则明,膏尽则灭。人有真精,保之则寿,戕之则夭。

    ……

    一系列相关的言语与意象,俱在彼时,浮现在许广陵的脑海之中。

    然后就那么站在那里,依稀间不动如山,许广陵再次进入梦中,伏羲诀自行启动。到了现在,早已没有了液滴的下落,许广陵看到的,只是一片深沉黑暗的渊面,而渊面之上,水气升腾,化而为上面的激荡。

    不知过了多久,激荡之中,通向红色花的第三个节点,被冲开。

    离目标又进了一步。

    但除此之外,许广陵基本没有什么感觉。

    身体上没有,心理上也没有。

    身体上没有,很可能是打通一个节点三个节点五个节点八个节点都一样,必待九个节点全数打通,才可能出现不一样的感觉和效验,当然,这还需要进一步的验证。

    心理上没有,则是对这种变化,许广陵早已了然于心。

    九层之台,起于垒土。伏羲诀的习练,从一开始一滴一滴液滴的积聚,积少成多,聚多成变,终于到了现在,静水中生出微澜,微澜中酿出云气,云气中冲出激荡。

    惊蛰至,阴锁开。

    梦中所见,诚不虚言。

    这从前到后的整个过程,自外界公园的草木环境中看到雾气并大规模地吸纳那雾气,是惟一的变数,而就是这个变数,千百倍地加速了伏羲诀的习练过程。

    而这对于许广陵来说,所要做的莫过就是宜将剩勇追穷寇。

    不,不是剩勇,每个夜晚在公园中的吸纳,给了他越来越多的底气。

    不过,这相当于整个公园无数的草木以某种目前他所不知道的方式来哺育他一个人,纵然如此,他也是隔好几天才能打通一个节点。这其中所需要的“能量”,让许广陵真的咋舌。

    以一域供一人。

    这真的是太过夸张了。

    而再思及章老及陈老两位老人,许广陵暗暗叹息。以他们当下的方式,纵然能够触摸到那阴锁的存在,估计也永远都无法打开哪怕任何一个节点吧?

    但两位老人却是很满意。

    嗯,相当满意。

    整个精气神儿,都提升了一大截不说,便连走路都开始带风的。

    而待许广陵确认了那雾气对身体确实有益之后,两位老人便彻底放开了,从之前的身上四个串,变成五个串。脖子上又挂上了一个串,而且是大串。

    然后,枕头也开始就位,玉枕!

    章老家小楼后面的院子,也就是许广陵每天下午做饭的那个院落,早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型的木料及玉石加工点,各种各样的木料堆积成,便连玉石,都堆积了好多。

    其中花费,必然甚巨。

    不过对于这一点许广陵倒是不以为异,陈老先生且不说,就说章老,作为曾经的一代御医,不论是金钱方面还是人手及关系方面,应该都是不缺的吧。

    这等层次的花费,对老人来说估计不值一提。

    两位老人时不时地兼职木工,又兼职玉石雕刻师,不过显然地,他们在这方面的手艺让人无法赞赏。

    许广陵有意学一学雕刻,但当下还抽不出时间。

    一日又一日,天气多半晴好,但其间下了几次雨。

    最后一次的时候,许广陵突然地,就知道了将要下雨。晚上在章老家客厅闲谈之后,许广陵临走时对两位老人道:“老师,陈老,明天早上估计会下雨,我就不去公园了。”

    听到这话,两位老人都是一愣。

    自下午时三人都在一起,自然没有什么看天气预报之说,而此际外面的天气相当晴好,根本就看不出将要下雨的样子。

    “小许,你怎么知道明早要下雨?”陈老先生很直接地问了。

    “空气中温度增加了,好像气压也有所变化。”许广陵举起手臂,把手掌摊开,但是展示的是手背,表示是用手背感受到的,“根据前几次下雨时的感觉,大概在明早五点左右,达到临界。”

    看两位老人有点瞠目结舌的样子,许广陵赧然一笑,道:“第一次做这样的判断,弟子也不知道准不准。”

    ==

    感谢“从头再来ls”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读书流浪”的月票捧场。(未完待续……)r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