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全知全能者正文 第229章 日常诸事

正文 第229章 日常诸事

    一本书看完,在脑海里形成一个真实的镜像。

    这是刚开始的时候。

    但是没多久,许广陵的强迫症或者说完美病便又发作了,他感觉这样的图书并不是很合他意,不论是从内容还是从版式。于是,慢慢地,在他的脑海里,许广陵对这些书籍作着再一次的加工。

    加工后的“净本”,或者“自我注释本”,取代了原本的版式。

    而且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一本书的有些内容,对许广陵来说并不需要或并不为当下的他所喜欢,而那些内容自然是被“删去”。

    于是,就这样,从初始的一本又一本,到渐渐地一个小图书馆开始出现,许广陵每日意识留连于这小图书馆中,感受着这小小的馆藏从无到有,从少到多,每一天都比前天多一点,这种逐渐逐渐的增加和扩展,带给他一种相当的愉悦。

    这导致许广陵就像松鼠为自己存藏口粮一样,从外界向脑海里搬书,搬得不亦乐乎。

    当然,不可能是那种单纯程序式的“搬”,慢读、思考以至于深度思考,仍然是许广陵当下不变的阅读方式。不过,精神充沛的另一个结果,就是思考很容易变得漫无边际。

    或者说,发散性思维变得很离谱,很恐怖。

    这倒是小细节了,许广陵是顺之随之,自然而然。

    让他着意以及好奇的是,脑海里的图书馆能扩展到什么地步?极限在哪里?

    这个问题当下当然是没有答案,也只能是有待时间来验证了。

    双双瓦雀行书案,点点杨花入砚池。闲坐小窗读周易,不知春去几多时。有一首小诗如此说道。

    此时并非是春夏而是深秋,许广陵的读书环境,没有瓦雀,没有杨花,同样也没有砚池,而且他读的也不是周易,那玩意儿根本看不懂,但当他捧着书,静静阅读着的时候,确也很容易地就不知时间之流逝。

    只要有书,似乎就可以这样,一读三百年。

    但这当然是奢望,或者说妄想。

    无论如何,读书,也只是许广陵当下日常生活中的几分之一,而且并不占据重心的位置。

    读书不是重心,下象棋就更不是了。

    许广陵以六十连胜的成绩,顺利通过第一轮的海选,而且他也发现,通过海选的,都是六十连胜。——别说五十九胜负一把了,就连和一把,都会出局,需要再次来过。

    这让许广陵颇为感叹着,才只是第一轮的海选或者说预选,要求就如此之高?

    不过想及国内这么多的人,他也就释然了。同样的比赛,如果是韩国或者日本什么的,大抵就是另一个样子了吧。

    因为音乐信息搜集的关系,许广陵翻墙去过它们的网络,和国内比起来,它们的人气简直都堪称荒芜。

    单论互联网人气,国内绝对地球第一,太阳系第一。这一点没有任何疑问!

    第一轮后的第二轮,就是六十连胜过关后的种子选手们,同台轮战,仍然是排位赛。而这第二轮的比赛,质量就高多了,许广陵哪怕是挟“绝技”在身,也不可能做到像第一轮那样,眼都不眨地一路杀杀杀,势如破竹。

    对手过半都很顽强。

    当然,菜鸟或者说不那么顽强的对手也还是有,许广陵都有点诧异他们是怎么通过第一轮的。

    时间很漫长,这一轮,有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来打比赛,所以许广陵也并不急,一天打上两三局、三五局,权当消遣,目前为止还没有负过,但被对手迫和了几次。

    没办法,这就是象棋的局限了。

    水平高到一定程度,又持先手优势,只要不想赢,是有相当机率可以守和的。你哪怕水平更高,高不止一层楼,也无济于事。

    好在这样的对手,并不太多。

    不然,许广陵怕是要怀疑人生了。

    当然,因为遇到“酒薄不堪饮”而怀疑人生的棋手,估计就有相当的那么一些了。

    一天天地打着,许广陵的这个id居然也积累了相当不少的拥趸,每次他一开局,不到片刻,房间里就呼啦啦地挤进一大群人,而且其中好多,都是固定观众,伴随着棋局的进行,棋盘底下的刷屏以及讨论好不热闹。

    “大神你好,大神再见。”这是为酒薄不堪饮的对手默哀的。

    “横刀立马,唯我酒哥。”这是为酒薄不堪饮唱赞歌的。

    “这孩子又废了,换号重来吧,一周后又是条好汉!”这是安慰对手的,嗯,算是“安慰”吧?

    ……

    类似这样的发言,简直都成了每次开场后的保留节目。

    然后一大批吃瓜群众嘻嘻哈哈,诸如“haha”、“hhhh”、“2333333”此类,飞快刷屏,滚动如雨线。

    而于许广陵而言,只是默默下棋。

    高质量的对手,带来高质量的对局。许多对局,种种变招,不论是变得拙劣还是变得高明,都是颇有可观之处的,而且往往那些拙劣的变招更有看点,更值得挖掘。

    许广陵的脑海里,也开始储存了不少的精妙对局。

    “棋谱库”,被他在脑海的小图书馆里,单独地列了一个书架。

    而这样的结果就是,短短的十数日过去,许广陵感觉自己的象棋水平,似乎又提高了那么半级。能迫和他的对手,变得越来越少。

    读书及象棋之外,做粉条,是许广陵这段时间需要持续进行的一件事。

    这次大傻佳公子两人发过来的原料很多,光是人参,就装了三大麻袋,两个家伙简直疯了,收货时都要把许广陵给吓呆,这次他也直接是让物流方用大卡车给送的货。

    做粉条的地点还是老地方,许广陵一个电话搞定。

    人手么,这次就更不缺了。

    这一次,甚至都不需房东大婶招呼,大卡车停在院门口,许广陵在送货司机及房东大叔的帮忙下往院里搬货的时候,左邻右舍,上次过来帮忙及没帮忙的好多大婶们,以及大叔们,还有老头老太太们,当然,还有小盆友们,便把这里挤得那叫一个拥堵。

    “小许,这次还是做那个粉条么?”

    而待得到肯定后:

    “小许,这次给我多留几斤。”

    “小许,你这个粉条是不是能止咳?我上次咳嗽得不行,用这个粉条一顿吃好了!”

    “小许,这粉条有劲,好吃!”

    ……

    一片赞不绝口。

    其实上次除了房东大婶家,其他人那里许广陵也只是一人给了两斤,这点量估计什么也吃不出来吧?这些赞誉及猜测,许广陵估摸着还是因为原料的关系。

    毕竟,不论是人参还是野山药,对于做粉条来说,都算得上是稀罕物儿。

    就连那薯粉,上次,也有几个识货的大婶,给了相当高的评价。

    而这么好的原料做出来的粉条,能不好?——这应该是他们的本能想法。

    其实,如果真发现并肯定这粉条的效用,许广陵估计早就有人打电话给他了,房东这里是有他电话的。而既没有电话,那他们对这粉条的赞誉和高评价,也只是,嗯,怎么说呢?

    ==

    感谢“zx星辰”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hidden.quark”的月票捧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